search
盟軍災難:從樟宜俘虜營出發的地域航船

盟軍災難:從樟宜俘虜營出發的地域航船

盟軍災難:從樟宜俘虜營出發的地域航船

格雷戈里·米奇諾

季我努學社翻譯整理

新加坡陷落之後,英國和澳大利亞的戰俘被送到處於島最北端——樟宜的各個戰俘營。印度戰俘被分開看管,通過勸說,他們背叛了原來與英國的聯盟,倒戈加入了親日的印度國民軍。45000名印度士兵中的40000人搖身一變成了看守,看管自己的舊主英國人,或者直接在緬甸與英軍作戰。194244日,1125名英軍俘虜在中校胡國尼(Hugonin)的帶領下,被日軍沿著馬來亞半島的鐵路運到曼谷以及法屬印度支那西貢東部。他們在該地區工作了1年,然後一半戰俘被送到泰國修建鐵路。

(泰緬鐵路)

另一部分北上的戰俘部隊是大約3000名澳大利亞士兵,大多數來自49歲的旅長亞瑟·瓦力(Arthur L. Varley)指揮的第22步兵旅。他們在514日來到碼頭,開始裝船。這支部隊被分成3個營,每個營約1000人。第1營指揮官是來自艦艇西里伯斯丸的第182營中校拉姆齊(G. E. Ramsay)。第2營指揮官是第10野戰團第2營的少校科爾(D. R. Kerr),第3營指揮官是來自7031噸貨船豐橋丸的第4團第2機槍營少校查理·格林(Charles B. Green)。

27旅的下士肯·威廉姆斯(Ken Williams)也在其中,他已經36歲了,有妻子和2個孩子,本不應該參軍。可是經濟大蕭條讓他的生活非常艱辛,當鐵匠每周48先令的收入實在難以為繼。1940年,機動卡車的數量愈來愈多,威廉姆斯認為做鐵匠沒有前途,於是他參加了澳大利亞皇家部隊,而部隊需要的居然是鐵匠!被告知向北遷移的隊伍不是去工作,不需要醫療補給和相關裝備。他等待上船時,曾看到過成百上千的鎬頭、鐵鍬被裝上船,遂開始認為之前所接到的命令不實。

一名士兵曾經在弗里曼托爾碼頭工作過,對西里伯斯丸頗為了解,看到這眼前的景象脫口吼道:「老天啊。」西里伯斯丸是一艘單螺旋槳貨船,重5824噸,1917年由川崎重工株式會社建造,長117. 3米,最高航速13節,可以載重2000噸。這位士兵把該船稱為「老舊藍瓶子」,他抱怨說:「如果我們乘坐這艘船出海,那就跟住在羊圈裡一樣。戰前,我曾經往這艘舊桶一樣的船上裝過成千上萬隻羊,那些可憐的羊幾乎沒有地方放蹄子。」

這艘「木桶」後來成了他們的新家,在等待上船的幾個小時里,幾名澳大利亞人在附近的倉庫里偷到了一些食物。日本兵用槍托狠狠地打了他們一頓,有幾個人拇指被縛在繩上吊了起來。戰俘登船花了1天時間,他們用繩梯緩緩爬上船,直到515日凌晨1點才登船完畢。有1個人從甲板上摔了下來,摔斷了一條腿。這位斷腿的戰俘非常幸運,日軍把他送回了樟宜。

正如那名曾經在碼頭上工作過的士兵所言,西里伯斯丸上有羊圈。大約640人被安置在後貨艙,剩下的360人被關在前貨艙。空氣中瀰漫著惡臭,上層甲板上的人流下的汗水直接滴落在下層戰俘的米飯里。那些患了痢疾的人控制不住排泄,身上骯髒不堪。拉姆齊中校懇求日軍允許這些人使用僅僅是兩三個窟窿的「廁所」。儘管如此,廁所卻並不夠用,甲板上污穢滿地,糞便橫流。下層甲板酷熱異常,拉姆齊再次請求艦長裝上通風裝置,讓空氣流動,進入艙中。戰俘們就在這樣的條件下挨到了蘇門答臘島。

59日,蘇門答臘島的盟軍戰俘在南海岸的巴東集合。英國蘇門答臘營的達德利·奧普斯若普(Dudley Apthrope)少校,以及手下498名英國士兵和2名澳大利亞軍官與1200名荷蘭士兵會合后,開始了旅程。他們通過公路和鐵路向北行進,穿過重山,經過美麗的多巴湖區。12日,卡車載著這些戰俘來到北海岸的棉蘭,把戰俘安置到聯合甘邦戰俘營,這一戰俘營後來用作安置荷蘭平民之用。15日,這些戰俘步行走完了最後一段路程,來到勿拉灣港口,登上了頗具諷刺意味的英格蘭丸——這是一艘5036噸的貨船,1919年由山下汽船公司建造。在船體周圍還建造了1. 2米高的木質階梯,供軍隊使用。荷蘭戰俘登上了1920年加拿大建造的船隻,5493噸的極星丸。

這幾艘船出發不利,而後返回勿拉灣等待兩艘從新加坡來的船隻。16日,350名日本士兵登上了滿載的西里伯斯丸,一艘掃雷艇加入。這支由5艘船組成的船隊向北穿過馬六甲海峽,其間始終炎熱,下層甲板上的戰俘境況悲慘,而且很多人暈船。軍官們不斷抗議,最終戰俘可一次以每組50人為單位到甲板上透氣。戰俘能呼吸到涼爽的空氣,可以用膠皮管引上海水簡短沖洗,對他們來說這種待遇如同到了天堂。在英格蘭丸上,軍官與士兵被分開安置,但是奧普斯若普少校到下層甲板去看望士兵時,卻把偷到的日本香煙送給皮爾斯(Pearce)中士。第二天,他因為偷煙遭到了毆打,皮爾斯找到少校,對所發生的事情表示遺憾。

奧普斯若普卻問道:「中士,煙好抽嗎?」

儘管皮爾斯認為不值得為偷煙挨打,但他仍回答道:「當然,棒極了。」

奧普斯若普說:「那就好。我很享受偷煙的過程,只不過不走運被抓住了。」

520日,經過了被稱作「駭人聽聞」的旅途后,船隊在緬甸南端的維多利亞角停泊,代號為「格林部隊」的1017名澳大利亞士兵被帶下豐橋丸,通過小舟運到岸邊,極星丸上的荷蘭士兵也被帶下了船。他們在維多利亞角的碼頭和附近機場工作。524日到達了下一站,丹老。西里伯斯丸上拉姆齊的部隊、英格蘭丸上的英國蘇門答臘營被帶下船,他們在當地建設飛機跑道。豐橋丸則載著科爾少校和剩下的983名澳大利亞士兵,於526日到達土瓦,在那裡他們聽命於資深軍官查理·安德森(Charles Anderson)中校的指揮,這支隊伍後來被稱作「安德森部隊」。

船隊卸下了戰俘以後在土瓦一直停留到61日,然後在沒有護航的情況下返回新加坡。鮑爾斯頓(Balston)船長指揮下的英國皇家潛艇忠誠者號在馬六甲海峽北部執行了第3次巡邏任務。64日黎明前,在距離馬來亞普吉西南部約112千米處,忠誠者號發現了向南方行駛的4艘輪船,這幾艘船毫無防備,忠誠者號便選擇了其中最大的一個目標發射了一波魚雷。凌晨336分,魚雷擊中了豐橋丸。1枚擊中船艙,7枚擊中右舷。大規模的爆炸讓豐橋丸劇烈晃動,很快進水。這艘川崎重工株式會社1915年建造,日本郵船株式會社擁有的船隻最終在凌晨4點沉沒,船上有35名船舶工程師。16名炮兵和1名船員死亡,倖存者被極星丸救走。剩下的3條船迅速向馬來亞的檳榔嶼駛去。豐橋丸是地獄船中第1艘被擊沉的船隻。儘管忠誠者號發現了地獄船隊的航程,但是地獄船對盟軍來說仍然是一場災難。(季我努學社翻譯整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