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被稱為「民謠界方文山」,是《理想三旬》和《兒時》的填詞人

他被稱為「民謠界方文山」,是《理想三旬》和《兒時》的填詞人

他是唐映楓。

《魚乾鋪里》每一首歌都是以回憶為主題,而《縫紉機》里有句歌詞,「要等青春不復才恍悟人生,不知何處被落下。」唐映楓的這句詞,很能概括我們當前這一輩人,每個人都極為焦慮,害怕一事無成,害怕落後於人。而唐映楓不是這樣,他應該是我見過的同齡人中,最為淡定的一個。

——今日編輯阿庚

點擊聽朗讀版‖閉著眼睛也能看民謠與詩啦

1、

因為被劉昊霖新專輯《魚乾鋪里》中的《landing guy》所驚艷,就去知乎搜關於這張專輯的信息,看見一個相關問題:「如何評價唐映楓?」

唐映楓何許人也?如果你聽過劉昊霖的《兒時》或陳鴻宇的《理想三旬》,應該就能循著歌詞找到他。他是陳鴻宇的專輯《濃煙下的詩歌電台》7首歌的填詞人,也是劉昊霖的轉型之作《魚乾鋪里》專輯的詞作者。去年年底,唐映楓又受邀為易烊千璽的新單曲《你說》填詞。

在「如何評價唐映楓」的問題下,有一條來自唐映楓自己的回答:「自幼習武。咬肌發達。喜歡吃土豆。虛榮且振作。不是文人。」

唐映楓本是醫學生,從國中開始喜歡自己寫歌詞玩,且因歌詞風格分裂、對立、暗黑而被賜外號「唐魔」。唐魔的魔性在學生時代就體現得淋漓盡致,看過德國禁片《困惑的浪漫》就寫戀屍癖;上完解剖課就寫了《我在你的大腸上盪鞦韆》……他的創作欲和閱讀量同樣驚人,有時候一個禮拜要寫3-4首歌詞,且各種風格都寫,無拘無束地寫,寫了這麼多年。

長期幾乎毫無回報的寫作,在不知不覺中滋養了唐映楓。「目的是自由的敵人。」對唐映楓來說,寫歌詞是與自己、與外界對話的一種方式,不是文人,也沒有靠一支筆行走江湖的志向,反而能樂在其中。

就是這麼一個隨性的人,常年混跡在貼吧論壇知乎天涯,並因為在原創歌詞吧寫一些風格詭異的歌詞,而被劉昊霖發現。

說起倆人不打不相識的過程,劉昊霖很歡樂:「05年我逛原創歌詞貼吧時,看到了唐映楓的詞,他的詞有很獨特的思路,用詞很奇怪,當時我剛接觸作曲,對音樂也是一知半解,也沒什麼版權意識,擅自就拿了他的詞來譜曲,後來做出了demo發在網上后並加他QQ,表示很欣賞他,他聽完demo后毅然決然地把我拉黑了。」

唐魔則是一臉高冷地表示,那時候劉昊霖譜的曲子是真不怎麼樣,還老不打招呼用自己的詞,就拉黑了。

2、

2012年,劉昊霖參加完《好聲音》,來到北京準備製作自己的個人專輯。劉昊霖意識到,他需要一個得力的填詞人來幫助自己,於是再次想到了唐映楓。這次他不敢再冒昧,而是非常鄭重地邀請唐映楓來北京做自己的搭檔。此時唐映楓剛好結束醫學生的實習,閑著也是閑著,就「不計前嫌」地去了。

從這一年開始,兩個歡喜冤家開始了漫長的磨合期。

到北京后,劉昊霖與唐映楓一起成立了「枯魚肆」音樂工作室。至於為什麼叫枯魚肆,是因為唐映楓希望他們產出的內容都是「乾貨」。

雖然成為合伙人,但在枯魚肆第一張專輯《魚乾鋪里》完成之前,長達四年的時間裡,他們倆人對音樂的理解存在著很大的分歧。劉昊霖想做的音樂雜而多,且更喜歡律動和表現力很強的東西;唐映楓因為填詞的緣故,從聽感上更鐘情港樂和民謠。這種巨大的分歧直到《兒時》錄完才慢慢走向一致。

日子總慢得不像話

葉落滿池塘搬新家

二十寸彩電皮沙發

五點半大風車動畫

晚飯後納涼星夜下

螢火蟲微風彎月牙

大人聊聽不懂的話

鬼怪都躲在床底下

——《兒時》

《兒時》的製作充滿著戲劇性。在又一個沒有什麼收穫的日子,劉昊霖漫不經心地彈出一個和旋,唐映楓一激靈:「停停,倒回去,再彈一遍。」憑著兩段旋律,唐映楓寫出這首長達39行的歌詞,細膩地勾勒出80、90一代的童年時光。歌詞寫好后,劉昊霖在錄音棚里唱,唐映楓在棚外錄,一句一句地磨,終於完成。有了《兒時》,後面幾首歌就順暢多了。

細心的人會發現,劉昊霖的《魚乾鋪里》整張專輯,與此前他參加好聲音時的風格大相徑庭。他之前的風格雜亂且多變,沒有自己的標籤和準確定位。而《魚乾鋪里》這張專輯,劉昊霖的風格統一、穩定下來。

劉昊霖把這歸功於唐映楓:「唐映楓是個溫和又包容的人。他好像是我的主心骨,不緊不慢地拽著我前行。」

3、

唐映楓博聞強識,且品位刁鑽。例如他愛聽鄧麗君、陳百強,也愛科恩、迪倫;收集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曲調,如紀錄片《紐約災星》的片頭曲,《愛情是狗糧》里的西班牙說唱,飛船過土星環時的自然聲採樣……

或許正是因為見證了作品的多元,他對音樂抱有相對包容、開放的態度。作為填詞人,唐映楓極少以風格去劃分音樂或歌詞。在他看來,歌詞本身是一定要結合音樂才會有表現力。「風格說起來很虛,因為合作的是民謠音樂人,就算寫成朋克,聽歌的人也只會覺得這就是民謠,反之亦然。」

「當然了,這裡說『民謠音樂』的時候得打個引號,因為我的創作和我所聽的民謠音樂幾乎是兩碼事,本質上已經不太一樣了。」

唐映楓心目中的民謠音樂,是胡嗎個,是林生祥,是鮑勃·迪倫和萊昂納多·科恩。他的聽歌口味或許雜而刁鑽,但在這刁鑽之外,他有一個高懸於心的創作標準,這個標準,他認為自己並沒有達到。

唐魔在「如何看待近幾年民謠的大熱」這個問題下,非常耿直地回答:符合「民謠」這個概念的音樂類型,從來沒有大熱過。熱起來的只是抱著吉他唱歌這麼一種創作和表演形式。這其中不乏好的作品,但與民謠無關。

至於唐映楓與《理想三旬》,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陳鴻宇的專輯《濃煙下的詩歌電台》7首歌都是由唐映楓填詞,最受歡迎的便是《理想三旬》,但唐映楓表示,填《理想三旬》其實很快,只花了不到半個小時。

雨季一過,門檻前吐新芽是我

隆冬時節,壁爐煙塵是我

枝椏伸往,更遠處的蘆邊湖泊

鳥兒驚起,便將葉子抖落

——《早春的樹》

而在這張專輯里,我更鐘情《早春的樹》這一首。詩性的歌詞,勾勒出四季變換的大自然圖景,頗有田園詩人王維的風範。歌詞不著一個「愛」字,含蓄而又深沉的愛意卻還滿將溢。沒有深厚的文學功力,沒有細緻的對生活的體察,是填不出這樣的詞的。

「很多朋友因為《理想三旬》知道了鴻宇,因為鴻宇認識了我,因為我知道了昊霖。我時常覺得有意思的是,這私下的因果卻恰好可以反過來。沒有昊霖我不會來北京,不會填詞,不會有枯魚肆,沒有《兒時》,眾樂紀還是眾樂紀,鴻宇還是會走到現在,但不會有《理想三旬》。世上的人事千絲萬縷,有時想想也覺得奇妙。」

4、

許多人稱唐映楓為民謠界的方文山,可能在大家眼中,他的歌詞浪漫寫意,的確與方文山的詞有相似的氣質吧。在我問及他對此事的看法時,他反問我:一定要提方文山嗎?

我說是的。他停了一下說,悄悄地告訴你一個事兒,在已知知名詞作者裡面,最欣賞不來的就是方文山老師。

哈?

「從小我媽就拍我頭,別人誇你的時候謙虛點。我回答說,可是他們說的都是實話啊。」

實話大王唐映楓,常年混跡知乎,吭哧吭哧地碼字答題,不知道因為耿直,不自覺地得罪了多少人。與一些自稱「毒舌」的人不同的是,唐映楓的「毒舌」沒有分別心,更不存在優越感,他只是十足坦誠。

最近劉昊霖的「十城有魚」全國巡演即將開啟,同時這也是為工作室的第二張專輯《無人島的製作方法》收集創作內容。在此之前,《魚乾鋪里》實體專輯眾籌的項目已近尾聲。

而在眾籌參與者的回饋里,包含了一樣我個人非常心水的東西——唐映楓的文字雜選《沒品集》,是由他平時隨手寫下的一些長短句收錄而成,透過這個集子,得以窺探他豐饒的內心。

瞧那些毫無生氣地倒向春天的酒瓶,

瓶中半升是秘密。

我們一起探討某些事物的成因,

靠一個吻,

縫補時間必經的河谷。

—— 《沒品集》

對於枯魚肆的未來,劉昊霖希望「枯魚肆」成為一個廠牌,有更多優秀的作品;唐映楓的態度則相當無謂:「自由生長,沒有明確的方向。如果我們給出的東西不足以支撐我們持續產出,說明可能根本上我們就不合適干這個。就我來說,不寫了也是無所謂的。生活歸生活。」

主編 / 易小婉

編輯 / 阿庚

如果你對劉昊霖「十城有魚」全國巡演感興趣,閱讀原文,去劉昊霖和唐映楓的無人島捕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