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行路漫談--1、讓世界變得更好

行路漫談--1、讓世界變得更好

行路漫談--1、讓世界變得更好

蘇克呂貝特走在路上,一個妖怪跳了出來。

妖怪:「我是一個講道理的妖怪,現在我要和你講道理,如果你說不上來,我就把你吃掉!」

蘇:「好吧。」

妖怪「你從哪來,到哪裡去?」

蘇:「我在春秋之時生於雅典之處,以先賢之名為名,以未來之道為道,我遊學於宇宙之間,行經此處,遇汝攔路。」

妖怪:「你為什麼四處遊學?」

蘇:「為了收穫和傳播知識,讓這世界變得更好。」

妖怪:「這話說的假大空!有誰真的需要你的那些知識!更何況所謂'讓世界變得更好'只不過是你們人類用來自欺欺人的謊言,其實質不過是你們人類作為群居動物相互之間釋放善意,好讓族群得以凝聚,你們人類所謂的『崇高理想』只不過是動物生存本能的社會化表現而已,說到底你們人類也只是高級一些的群居動物罷了。」

蘇:「你說的不對!」

妖怪:「哪裡不對!」

蘇:「第一,人類作為智慧生命與動物相比有著本質的區別。」

妖怪:「具體有什麼不同?」

蘇:「首先,智慧生命具有遠超動物的智力,在這裡我簡單的把智力概括為模式識別能力和記憶力:比如面對非洲草原上一條遍布鱷魚的湍急河流時,角馬會在本能的驅使下成群結隊的跳入河中涉水過河;而我們人類則可以在發達的記憶中找到類似『落葉漂浮在水中』、『倒伏的樹木跨過溝壑』這樣的模式與現狀進行匹配,進而製造出船隻和橋樑渡過河流,或者在對模式蘊含的風險進行評估后,尋找其他途徑在河的這一邊繼續生存下去。

與此同時,我們人類還具有足夠強大的語言交流能力,能夠把一個個體的經驗向整個種群傳播,這使得我們人類具有了不斷積累進步的潛質,而後來出現的文字、印刷術、網路更是大大強化了我們這種積累進步的能力。」

妖怪:「動物不也同樣具有智力和交流能力嗎?」

蘇:「當然,動物們同樣具有智力和交流能力,但它們的智力和交流能力仍不夠強大,不足以支撐模式識別-》做出決定-》傳播經驗-》接收經驗-》根據經驗改進智力和交流能力-》模式識別這整個積累進步循環。進化本就是一個量變產生質變的過程,對於我們人類來說,我們的生命形態能夠穩定維持上述循環的那一刻,也就是人猿相揖別的里程碑。」

妖怪:「自大的人類。」

蘇:「不,不只是人類,這就是我要說的你的第二點誤解:所謂『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世界』並不只是我們人類族群內部的『人界』,而是包含山川河流、花草樹木、飛禽走獸以及像你這樣的其他智慧生命的整個世界,讓整個世界共同發展進步才是真正的『崇高理想』。」

妖怪:「哈哈,笑死我了,你們人類自詡為世界的統治者,在對外界進行掠奪和破壞時可曾考慮過其他存在的感受?現在你說要一同進步,不光我不信,你的同類們也不會願意吧。」

蘇:「確實,大部分人類,包括人類中的很多智者都是高傲的,認為他們所在的或大或小的群體優於其他存在,是宇宙的中心。但事實上,站在宇宙的角度來看,人類並不是所謂世界統治者,而只是世界中孤獨的求知者而已。

在我們人類的『積累進步』模式中,我們的「進步變數」是依靠外部豐富多彩的多樣性世界產生的,如果我們過於以自身種群為中心,為能夠接觸到的一切事物打上自己的烙印,將會破壞『我們所接觸到的世界』的多樣性,並最終反過來限制我們的發展,所以真正可持續性的發展必須是包含『我們所能接觸到的世界』的整體發展。」

妖怪:「確實,你們人類的積累進步模式還存在很多不足,特別是在存在多個信息源時,你們人類要不就是進退失據無所適從,要不就是只挑選適合自己胃口的信息接受,最終走進死路。」

蘇:「所以,如何能在人類現有的發展模式下,使用人類現有的知識和資源來把發展模式本身變得更好,一直是我所思考的一個難題。」

妖怪:「你說的『更好』究竟是什麼意思?就拿你們人類來說,你們經常認為達到了某種既定的目標就是『好』,但你們人類每個個體都各有各的想法,對『好』的定位也各不相同」,你如何能讓自己所定義的『更好』對所有存在都是『好』?另外,如果『好』只是達到目標,那麼降低人類的見識,進而降低既定目標,豈不就可以很容易的達到'更好'?你四處遊學傳播知識豈非是在做錯事?」

蘇:「你說的很合理,但不是正確的道。事實上,在人類歷史中很多『資源掌控者』對付底層民眾的手段便是如此:通過把某種制式的、局部合理的價值觀灌輸給民眾從而局限民眾的視野、降低民眾的期望,同時又創造出各種普適性強(相應的深度較低)的『娛樂產品』廉價提供給民眾,讓民眾感覺到目標達成的感覺,這也便是所謂『牧民』。」

妖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們妖怪都是很珍惜自己的靈智的!但你們人類的資源掌控者竟然成天想著怎麼降低同類的靈智,你們人類真可怕!」

蘇:「我也無法完全說清智慧生命究竟為什麼應該珍惜智慧,但就像火焰的存在在於燃燒、風的存在在於流動,智慧生命的意識便存在於智慧,如果沒有智慧,我們也就不會思考這些問題了。而從進化的角度看,我們的智慧是無數次『增加智慧』的正向反饋疊加所產生的,這些正向反饋存在於我們的基因之中,賦予了我們『增加智慧』的進化慣性。」

妖怪:「智慧是好東西,但是很多時候不需要資源掌控者牧民,人類自己就會為了讓當下的生活過的更『好』而放棄它。」

蘇:「說來悲哀,按照當前的發展模式,在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規模之後,社會上所有人的智慧總和其實是過剩的,畢竟一個人類族群所需要的某一層次人才的數量是有限的,比如一個十億人口的國家和一個一億人口的國家都在研究核武器,十億人口的國家就絕不會需要一億人口國家十倍的研究人數。族群越大,這種智慧過剩的情況就會越嚴重,於是為了維持社會的穩定,資源掌控者又不得不消耗自身的大量智慧開發更先進的『牧民之策』來抵消掉社會中過剩的智慧,此時社會的主題也便從『進步』變成了『維穩』。

另一方面,作為對社會大勢無能為力的普通民眾,在面對自身智慧無法伸張的現實時,也就只能放棄智慧追求安逸了。」

妖怪:「總覺得這樣發展下去有些不太妙。」

蘇:「確實不妙,隨著科技的進步和人口的增長,社會中從事實際物質生產的人口比例會越來越少,同時對於個體來講獲得『從事實際物質生產的能力』的難度也會越來越高,將會有越來越大比例的人進入『既無機會、也無能力通過實際物質生產伸張自身智慧』的尷尬狀態。這時人類種群的整體進步將趨於停滯,而為了維持社會繁榮,對資源和環境的消耗卻不會停止,直到人類的自我毀滅或自我革新。」

妖怪:「這就是你遊學的原因?」

蘇:「是的,當前我遊學的直接目的,便是尋找一種具有『易用性』、『互動性』、『積累性』的方法,讓世界中過剩的智慧活躍起來發揮作用。如你所說,每個智慧生命都因不同的生活經歷對『好』有不同的定義,那麼讓這些不同的定義相互交流,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就是達到『更好』的一種途徑。」

妖怪:「你得是多麼寂寞才會去研究這些東西啊,我就可憐可憐你,和你一起去遊學吧,我也要以未來之道為道,讓世界變得更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