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在中國制出最先進的疫苗,手下敗將都被日本人奉為國寶

他在中國制出最先進的疫苗,手下敗將都被日本人奉為國寶

1949年10月,張家口地區爆發鼠疫,而剛剛成立的新,卻根本沒有鼠疫疫苗,從蘇聯進口的藥物也很稀缺,根本無法救民眾於水火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卻站了出來,領導一個醫療小組突擊研製疫苗,僅僅兩個多月的時間,就研製出了供200萬人使用的疫苗,成功遏制了一場可能對新,造成毀滅打擊的嚴重瘟疫

當時鼠疫情況

這不是他第一次,拯救百萬人的生命,也不是最後一次,他生產了自己的青霉素,他被稱為世界「衣原體」之父,他曾是最接近諾貝爾獎的人

但是他的名字,卻被世人遺忘,他就是湯飛凡

1897年,湯飛凡出生於湖南,湯家在當地本是名門望族,到了湯飛凡這一代卻家道中落,生在書香門第的湯飛凡,自幼聽父輩談論維新、變革,「學西方、學科學,振興中華」,這些思想深深的刻進了湯飛凡心裡

他從小看到家鄉的農民,受到貧窮與疾病的折磨,甚至被洋人譏笑為「東亞病夫」,從那時起,他的心中就燃起了懸壺濟世的理想,立志要振興的醫學

湯飛凡天賦並不過人,但是學習極為勤奮刻苦,認定一件事就會付出雙倍的努力

1914年湖南湘雅醫學院首屆招生,湯飛凡當時在工業學院就讀,但他立刻從工業學院退學,並報名參加考試,湘雅入學考試要考英語,從沒學過英語的湯飛凡,面對考試題目彷彿在看天書

他向主考官申請暫時免試英語,主考官被他的勇氣和決心打動,破格錄取了他

雖然被破格錄取,但是湯飛凡明白,不足之處始終要補上的,於是,他花了一年時間拚命學習,甚至翻破了一本英文字典,眼睛也變成高度近視,終於克服了英語語言障礙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那二三十年,是微生物學的黃金時代,那個時候的微生物學,是西方人統治天下,巴斯德寇霍是細菌學里的兩座高山,寇霍的學生日本人北里柴三郎,就因為發現了鼠疫和破傷風的病原菌,就被人稱為「東方寇霍」

年輕氣盛的湯飛凡,立下了宏偉壯志,日本能出東方的寇霍,為什麼不能出東方的巴斯德?他立志要當的微生物學第一人

湘雅醫學院畢業照,右一湯飛凡

所以當同窗向他伸出橄欖枝,邀請他一起開醫館行醫之時,他卻拒絕了,他說,「 當一個醫生一輩子能治多少病人?如果發明一種預防方法,卻可以使億萬人不得傳染病 」

畢業之後的湯飛凡,到北京協和醫院細菌學系進修,在協和進修的三年,湯飛凡一步一個腳印,扎紮實實的掌握了很多實驗技術

因為他的出色表現,湯飛凡被系裡推薦,獲得了到哈佛大學深造的機會

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哈佛醫學院細菌系,當時細菌系的研究重點正轉向微生物,在哈佛的三年,湯飛凡不僅是,投身病毒學研究的第一個人,也是國際病毒學的拓荒者

三年之後,由於湯飛凡非常優秀,哈佛的導師,強烈要求湯飛凡留在美國,還承諾給他優厚的生活條件,和得天獨厚的研究條件,還有病毒學研究的廣闊視野

但是湯飛凡卻拒絕了,因為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信,在請求他回國,寫信的人正是他的恩師顏福慶

顏福慶老先生

顏福慶是現代醫學教育的先驅,是湯飛凡念書時湘雅醫學院的院長,對湯飛凡多有幫助,當時的醫學體系百廢待興,資金和人才都很稀缺,寸步難行之際,顏福慶想到了遠在海外的湯飛凡

顏福慶的信中,列不出什麼誘人的生活條件,列不出什麼優渥的研究環境,有的只是醫學的困難現狀

給不了榮華富貴,給不了揚名立萬,甚至給不了良好的研究環境,但是湯飛凡還是答應了老師,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想用自己所學,造福的老百姓,回國正是他最初的夢想,於是,1929年的春天,湯飛凡毅然攜家眷回到了祖國

國內醫學環境的艱苦,超出了湯飛凡的想象,所謂的中央大學醫學院,連一個實驗室都沒有,最後湯飛凡甚至捐出了自己的顯微鏡,才勉強搭建了一個簡陋的實驗室,就是在這間實驗室中,湯飛凡做出了震驚世界的成果

在半個世紀以前,沙眼是一種流行極廣,危害極大的疾病,在當時,沙眼不像今天一樣,只需要幾滴眼藥水就能治好,沙眼的致盲率高達20%!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

除了致盲率高之外,沙眼的發病率也很高,在當時,全球六分之一的人,都患有沙眼,在,沙眼的發病率,達到了驚人的55%,邊遠農村甚至達到了80%-90%,沙眼極大地危害著人們的身體健康,而全球的科學家們,卻研究了數十年也沒有進展

當時日本一位叫野口英世的科學家,發布了一篇引發世界轟動的論文,聲稱分理出了沙眼病原體

野口英世

湯飛凡對野口的報告產生了懷疑,經過七個月的實驗,湯飛凡嚴格按照野口的方法分離細菌,但是分離出的這枚桿菌,接種在家兔和猴子身上,並沒有產生相應的沙眼癥狀

也就是說,野口英世的論文有問題!

湯飛凡的結果發表之後,深深地激怒了日本人,國外的細菌學家也站出來質疑,湯飛凡一下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他意識到,這不僅是捍衛個人榮譽的問題,更是捍衛民族尊嚴,經過三年系統的研究,他最終通過實驗證明了,該桿菌的確沒有致病性

1935年,湯飛凡的論文得到了國際的公認,日本人雖然內心極度生氣,但是無話可說,只能將野口英世,悄悄地從教科書上刪除了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湯飛凡不得不終止研究,這不僅是湯飛凡命運的轉折,也是中華民族命運的轉折,多年後,湯飛凡和人談起當時的境況,淡淡表示道

這不是命運,是我自己的選擇,一個人的選擇

湯飛凡放下了手中的科研工作,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他沒有像大部分知識分子一樣,只是上街遊行示威喊喊口號,而是報名參加了,前線醫療救護隊,並且強烈要求分配至第一線,在救護站里,距離戰地點只有幾百米,多少次湯飛凡都差點葬身於炮火下,但是他絲毫沒有退縮,甚至感受到了將生死置身度外的激情

三個多月,傷亡的戰士一批又一批送往救護點,湯飛凡夜以繼日的工作,中間只回家兩次,妻子非常擔心他的安危,身高一米六零的湯飛凡卻安慰說

「因為我目標小,炮火打不中我,所以我干這個最合適」

沒過多久,上海淪陷了,湯飛凡不得不退到租界,但是祖國山河破碎,他已無心做研究,正好這時他已經在國際上鼎鼎有名,英國向他伸出橄欖枝,邀請他去英國繼續工作

但是湯飛凡想到,戰爭期間疾病肆虐,這正是老百姓需要我的時候,我怎麼能丟下他們走呢?

他又一次拒絕了英國人,在家鄉堅守著

1938年,湯飛凡到達長沙,當時的中央防疫處,宛如一盤散沙,日軍的連日空襲,研究設備的缺失,都讓研究人員無心工作,他們大部分都在喝酒混日子

但是湯飛凡一到,就大刀闊斧進行了改革,提升了防疫處的科技水平,制定了嚴格的規章制度,培養了一批願意陪他出生入死的隊員

之前防疫處的主要任務是製造疫苗和血清,但是湯飛凡覺得不能只生產不研究,他招收了大批優秀技術人才,將防疫處各項工作接入正軌

中央防疫處,第一排右三湯飛凡

防疫處的第一個目標,就是生產的青霉素,1941年弗萊明提純出了青霉素,但是具體生產工藝被束之高閣,很多人覺得,生產青霉素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看到負傷戰士因為傷口發炎死去,湯飛凡心如刀割,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他也想要去嘗試

防疫處上上下下開始尋找綠毛,然後拿去分離,經過無數次的嘗試失敗后,終於一位員工,在自己的皮鞋上發現了一團綠毛,這團綠毛分離出的青霉素後來投入了全面生產,多少抗日戰士因此從鬼門關被拉了回來

湯飛凡帶領的中央防疫處,因此震驚了世界,《Nature》雜誌1943年在文章內,用驚奇的口吻寫道:

沒有自來水,只有一台破舊漏水、而且很不安全的鍋爐:用過的瓊脂要回收利用,胃酶用完了,用從自己養的豬的胃····這個所現在向遠東的盟國部隊和部隊供應血清

1942年,戰士中發現了天花病例,只是因為牛痘苗無法長途運輸,就近採用了印度的,而印度的牛痘苗質量不過關

後來大家發現,湯飛凡中央防疫處的牛痘苗,比印度苗藥力穩定,而且發豆率高很多,於是大家乾脆,全部採用了湯飛凡的方法,正因為大家都用了湯飛凡的方法,於1961年消滅了天花,比全世界早了16年

中央防疫處簡陋環境

後來,湯飛凡又生產了,人自己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和世界首支班疹傷寒疫苗,解放后,他又成功遏制了,1950年華北鼠疫大流行,還研製出的黃熱病疫苗

在確認野口的研究結果錯誤之後,湯飛凡就決定要,親自找出沙眼病原體,只是因為抗戰,他的研究被拖延下去了

直到抗戰結束,他才重新拾起了沙眼病原體的研究,當時國際上常用的分離方法,無法成功得到致病病毒

於是他摒棄前人的經驗,自創雞卵黃囊分離病毒法,終於在第八次實驗時取得了成功

湯飛凡的搭檔建議他馬上發表結果,不能被別人搶先,但是湯飛凡憑藉嚴謹的態度,表示一定要先核實結果

為了證明這個病原體,確實是沙眼的病原體,湯飛凡選擇,將病原體滴入了自己眼睛,滴入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眼睛。。。

。。。

這拚命的精神,也是沒誰了,果然沒過多久,他就成功患上了沙眼,為了換取臨床資料,湯飛凡在接下來的40多天里,堅持不治療,每天頂著紅腫的雙眼,成功研製出了沙眼的治療方案,終於克服了這個,困擾全世界科學家70多年的難題

很快,湯飛凡的治療方法,就被推廣到全世界,到了今天,沙眼這種疾病幾乎從地球上消失了,湯飛凡功不可沒,如果沒有湯飛凡,有數億人會因此失去光明

當時大家都認為,憑湯飛凡的這些成果,尤其是發現沙眼病原體這一點,拿到諾貝爾獎,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他卻沒有等到,諾貝爾獎發給他的那一天,在拔白旗運動中,湯飛凡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被扣上了莫須有的罪名,湯老先生受不了這樣的批判,1958年9月30日,在一個早晨選擇了自殺

註:大躍進中曾把有所謂資產階級學術觀點的人,稱為資產階級白旗

也許對湯老先生來說,他寧願帶著尊嚴死去,也不要帶著屈辱活著

1980年6月,眼科學會收到了來自,IOAT(國際眼科防治組織)的一封短函,邀請湯博士參加國際眼科學會,為他頒發沙眼金質獎章,還準備推薦湯飛凡,申請諾貝爾獎

但是令IOAT沒想到的是,這位他們預備推薦申請諾貝爾獎的學者,早已離開了人世

湯老先生生活照

野口英世和湯飛凡,兩人在微生物學上的造詣不相上下,湯飛凡甚至還要高他一籌,野口英世後來被渡邊淳一發現,被奉為日本的國寶,他在紐約的墓地,甚至成了日本人的觀光勝地,頭像被印上日元,渡邊淳一還為野口英世寫了一本《遙遠的落日》

然而湯飛凡這位,本該接受鮮花和榮譽的無雙國,就這樣隕落在歷史的長河中,沒有享受過一點應有的待遇

在醫學的微生物課上時,老師們往往都會提起湯飛凡,但是他們也只能無不惋惜地說:

「提到衣原體,有一個人叫做湯飛凡,他是一個人,希望同學們能夠記住他」就再無下文

中個緣由是什麼,我不敢說,也不敢問

參考資料:

百度百科——湯飛凡

360個人圖書館——《湯飛凡本有望獲得第一個諾貝爾獎》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