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每一個賈躍亭的心裡都住著一個胡雪岩

每一個賈躍亭的心裡都住著一個胡雪岩

賈躍亭敗了

這是所有人得知:賈躍亭及甘薇名下的12億資產被凍結,且:賈躍亭不再擔任樂視控股法人,姐姐賈芳不再擔任經理后的第一反應。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是人們群眾最為喜聞樂見的商業故事,於是媒體一擁而上,負面漫天,把搖搖欲墜的樂視帝國戳個千瘡百孔。

樂視,一場從一開始就註定是多米諾骨牌的遊戲,終於進入了它最後也最具觀賞性的階段。

牆倒眾人推,事後諸葛亮,向來都是古例,本不足為奇,但倪叔竊以為在這種時刻,若只寫什麼飛鳥各投林,渲染其悲涼處境的馬後炮文章,除開騙幾個點擊以外毫無意義。

歷史,不只是昨天過去的事情,內有其深意,並指向未來!

2016年3月,在一年一度的IT領袖論壇上,首次出席該峰會的賈躍亭普一登場就享受了最高規格:直接與李彥宏,馬化騰,楊元慶平起平坐,點評天下大事,當時業界驚呼,這個不應該是雷老闆(雷軍)坐的位置嗎?賈躍亭既然只用了兩年就坐到了這個位置上,真是太牛逼了!

樂視,從樂視網這麼一個創立於2004年的小視頻網站起家,在2015年市值增一度高達530億,超越奇虎360,與京東小米一起組成BAT之外的互聯網第二陣營,風頭不弱於今天的TMD。

而對於賈躍亭與他的樂視,這樣一個曾經一度問鼎互聯網權力核心的爭議人物及明星公司,我們就準備把他當作一個即將過氣的明星,然後遺忘嗎?

樂視之殤,就全是賈躍亭一個人的罪與孽嗎?只要賈躍亭倒了,就能保證不再出另一個樂視?

黑格爾說:歷史是一堆灰燼,但灰燼深處有餘溫。

01

當官要學曾國藩,經商要學胡雪岩。

這是近代流傳的古老智慧,在今天,在的各大機場書店,胡雪岩傳記的銷量依然是所有企業家傳記的總和,但環視活躍於媒體熒幕的諸多商業大佬,你能說的出誰像胡雪岩嗎?

悔創阿里傑克馬, 一無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劉強東, 普通家庭馬化騰…他們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他們誰都不像胡雪岩,他們都只像他們自己!

但這些都是真相,都是事實的全部嗎?

如果不是令計劃倒台,你會知道樂視公開披露的股東王誠,真名叫做令完成嗎?

如果不是樂視出了問題要被孫宏斌整合,你能知道樂視憑藉汽車項目,在浙江莫干山輕鬆就拿下了7300畝土地嗎?

商業故事,永遠只是在描述企業這座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而水下的部分往往不得而知……但如今機會難得,隨著敗者賈躍亭的倒掉,越來越多的內幕被揭開,在蓋子被揭開的過程中,倪叔才豁然發現:昨天的商聖胡雪岩與今日的敗者賈躍亭是如此驚人的相似。

02

曾有人為胡雪岩的一生做過三個批註「成也靠山,敗也靠山」「成也場面,敗也場面「」「成也用人,敗也用人」這個三個批註,若是隱去起前面的名字,你能分辨究竟寫的的是胡雪岩還是賈躍亭嗎?

眾所周知,胡雪岩發跡之路,得益於兩大靠山——王有齡和左宗棠。

前期為王有齡。學徒期間,他就敢於挪用公款,投資500兩銀子在王有齡身上。王有齡擔任知府之後,果然湧泉相報。胡雪岩靠王有齡,賺取第一桶金。

後期是左宗棠。王有齡去世之後,胡雪岩刻意鑽營,一面為左宗賞籌糧,一面利用過手的官銀,大肆創辦私人錢莊。然後,又獨攬左宗棠代購軍火生意,並為左宗棠入疆作戰大舉外債,從中牟取大量私利。

上面有人,這是胡雪岩得以發跡的根本,而又有誰能說,賈躍亭的故事就不是如此呢?

這個1973年底出生於山西一個普通家庭的男人,從小身材較瘦小,受父母寵愛,但在同齡人中並無特別之處,20多歲他迎娶了山西垣曲縣委領導的女兒成婚,因而得以順利分配到垣曲當地的地稅部門工作,縣級公務員,走的不過是你我這等平凡人的路。

後來96年辭職下海,折騰過地產能源,還當過校長,但這一系列的商業嘗試均不成功,情況一直到2002年做通信才有所好轉,2004年他創立樂視網開始涉足影視,但一直到2008年,樂視網都一直沒有獲得融資,無論是流量還是收入,都在當時的主流視頻網站視線之外……

12年的商海闖蕩都未能進入主流視線,足見其商業之上也並無多麼驚人的才華;

一切的變化都是從匯金立方入局樂視開始的,2008年,深圳創新投資、匯金立方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南海成長精選基金等共向樂視網投資5200多萬。

投資樂視網,是匯金立方第一次現身的資本市場,而匯金立方的董事長就是化名王誠的令完成,而此後賈躍亭的人生就彷彿被綁上了火箭,短短几年時間就成為了市值數百億的上市公司主席,並一度以近200億身價成為A股市場的創業板首富。

這其中的變化,與胡雪岩遇上王有齡,左宗棠的變化何其相似……但更為有趣的是,兩者不光發跡的路徑相似,發跡以後的行為與邏輯也極為相似;

03

據高陽所著的胡雪岩傳記所載,在發跡之後,場面大,愛燒錢,是胡雪岩最為顯著的特徵與準則:

他生活窮奢極侈,起居出行,富麗堂皇,前呼後擁。母親過壽,他準備了七天壽宴,大宴八方,杭州城內城外,轟動一時。他妻妾成群,娶了十二房姨太太,號稱「十二金釵」。他還喜好慈善,是滬杭有名的「胡大善人」。

他什麼生意都做,錢行、典當、軍火、絲業、葯堂……

為什麼要撐那麼大的場面?

他的邏輯很有意思,有了場面,別人就會認同你的實力,才敢把錢放心存在胡雪岩的錢莊。有了錢,就能拿出去維持關係、收買人心、放貸、做生意,才能無往而不利。

正如高陽書中所說:「錢莊不賺典當賺,典當不賺絲上賺,還有借洋債、買軍火,八個罈子七個蓋,蓋來蓋去不會穿幫」

這種商業邏輯和行事風格,和過往的賈躍亭及它的樂視生態市是多麼驚人的相似,以至於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懷疑是:賈躍亭老師是在把胡雪岩傳記看過幾十遍以後才發明的樂視生態打法。

發跡的原因相似,發跡后的行為相似,但更神奇是兩者破敗的路徑依然相似:

胡雪岩的邏輯,和樂視的邏輯一樣,只要你是一直處於事業上升期的,那麼不管外部如何質疑你的邏輯都只是小事,但一旦出現裂痕,就是致命的危險。

畢竟:八個罈子只有四個蓋,兩隻手再靈活也照顧不到,而況旁邊還有人盯在那裡,專挑你蓋不攏的罈子下手。

是的,這樣的公司最怕的就是」沒錢了「,胡雪岩的倒下,是旗下的吸儲器:錢莊業務出了紕漏,因而被李鴻章抓住,傳出風聲說「胡雪岩的錢莊沒錢了」, 造成錢莊擠兌,導致整體體系的資金鏈斷裂,在不斷關停業務,變賣資產調整以後,然不免金字塔倒塌,胡雪岩商業帝國就此陷入絕境的結果;

而今天的樂視陷入困境的起因,也是一聲」沒錢了「,賈躍亭的一封內部信,宣布:告別燒錢擴張,願領一元年薪。並承諾:必須收縮財物開,支以一切力量穩住股價,以安撫好供應商以免出現擠提,但可惜的是:賈躍亭的坦誠沒有贏來外部的諒解,而是所有人都在知曉了:樂視的吸儲器:樂視網股價出了問題,樂視現金流緊張以後,紛紛開始轉變對樂視的態度,也是從那一刻開始,多米諾骨牌開始崩塌。

是的,當你把昨天的商聖胡雪岩和今日的敗者賈躍亭放在一起看的時候,你會發現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但這不是巧合,而是相同,古代官商與現代官商,在內在商業邏輯與歷史命運上的一脈相承。

是的,每一個賈躍亭心裡都住著一個胡雪岩。

04

2016年8月,虎嗅上曾經有一個話題叫做:互聯網哲學的三個終極問題:樂視是誰的,樂視的錢從哪來,樂視的錢到哪去……這個問題在樂視尚未破敗的當時,無人可解,卻引人深思。

在問題被提出后的三個月,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以一篇將樂視與德隆作比的雄文,試圖解答這個問題:

趙何娟在文章中寫到:樂視生態內部的錢生錢金融模式,就是樂視生態的核心商業模式!

這是她說出口的話,而她不方便說出口的是:這種錢生錢的金融模式得以運轉的基礎是現行的金融體系當中存在這樣的縫隙。

相比於樂視網的視頻好不好看,樂視電視的產品是否真的優秀,能藉助一些特殊的手段,進而在資本市場上獲得資金內循環的特權,實現以錢生錢的奇迹,才是整個樂視生態的核心。

如果你把賈躍亭看作是王衛,劉強東式的人物則不免被樂視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商業動作及一年200場的新聞發布會迷了眼睛,而一旦把賈躍亭放置到胡雪岩,盛宣懷的框架下來看,就洞若觀火了。

自古以來,利用特權尋租就是一切官商的根本邏輯,依附於官方的商人,他窮極一生要做的事情絕不是拿出一款震驚世人的產品來贏得市場,而是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尋找這個社會存在的縫隙來獲取自身的利潤,但這樣的做法最終一定會影響這個國家的吏治秩序,那麼最終的覆滅也只是時間問題。

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商人中,我們看到了年廣久、牟其中、顧雛軍、張榮坤、黃光裕等若干個「胡雪岩」,他們也曾高樓平地起,最後卻同樣逃脫不了胡雪岩的宿命——由權力而來的原罪財富,馬上會被更大的權力以正當的名義剝奪。

而今天的賈躍亭的敗落,或許又要在這個名單之上再添一個名字。

05

1872年,胡雪岩創辦了當時最大的連鎖錢莊-阜康錢莊,從而正式進入銀行業,金融業。但同樣也是在1872年,在美國有一個小青年叫做J.P.摩根,創辦了摩根金融公司,此後摩根到了華爾街,建立了今天的華爾街,也就是今天的美國現代金融秩序及現代銀行制度;

當我們今天談到J.P.摩根,他依然是一個極具現代精神的金融資本家,但當我們講到胡雪岩的時候,他只是是一個充滿農耕色彩的商販。

今天我們還能看到各種摩根基金,但我們還能找到阜康錢莊嗎?這期間的對比,結果不免令人沮喪,而讓人更為沮喪的事實,我們盛產胡雪岩,但就是無法出一個喬布斯式的人物。

2011年喬布斯去世,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就發問:「為什麼出不了喬布斯」。這個問題歸根結底是在探求,商人和西方商人有什麼不同。

其實美國的問題觀察專家費正清在十幾年前就回答過這個問題。他說,做企業就像做一個捕鼠器,西方的企業家,一輩子致力於做出全世界最好的捕鼠器,能抓到最多的老鼠;而企業家致力於得到獲得捕鼠器的特權,希望整個房間里只有自己能抓老鼠。西方企業家如喬布斯,他需要不斷地發明、更新,才可以維持捕鼠器的最佳性能,而企業家如胡雪岩,他一旦拿到獲得捕鼠器的特權,根本不用擔心其他抓老鼠的人會對自己產生威脅,也就沒有必要付出心力去改變捕鼠器的性能了。

這就是為什麼企業家沒有所謂的破壞式創新精神的根源所在。

但我覺得,身為今天的互聯網人,對於「盛產胡雪岩,而不產喬布斯」的現狀,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今天的互聯網人孜孜以求不就是在所經營的範圍內形成壟斷嗎?官商所謀求也是也是形成壟斷,你能說:這一家用互聯網方法的就是比那家用行政手段的人高貴嗎?

倪叔覺得恐怕不能。

在號稱互聯網超越美國的今天,在最凝聚科技前沿技術的互聯網產業,我們確又眼睜睜的目睹了:古老的官商思想,借著樂視又再一度借屍還魂。

技術從來未曾改變這個民族什麼,今日裝在賈躍亭軀殼裡的依然是3個世紀前胡雪岩的古老靈魂。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