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即便不走專業路線,花樣滑冰,能幫留學的孩子順利進入主流圈子!

即便不走專業路線,花樣滑冰,能幫留學的孩子順利進入主流圈子!

孩子一定要有一項專長的運動,不僅僅是為了鍛煉身體,更是一種生活方式和社交平台。她教出來的很多孩子到國外留學,就因為具有花樣滑冰這項特長,變得很受歡迎,也很容易交到朋友。「這會幫助他們順利地進入主流圈子。」陳露說。

采/文:穎新 編:曹新星

圖:Dave』s Studio、受訪者提供

盛夏,高溫,大地被炙烤得彷彿都要冒出煙來。一踏入陳露國際冰上中心,透心的清涼,甚至讓人不禁打起寒顫。剛開門不久,冰上已經有兩個小女孩正在跟教練認真地練習划葫蘆,她們的媽媽穿著薄棉衣在看台上目不轉睛地看著。

花樣滑冰這項運動,近些年來受到家長們的熱捧。很多家長不惜重金,不辭辛勞地背著沉重的裝備帶孩子輾轉各大冰場和賽場。這其中,家長們的目標也不盡相同。有的是照著特長生去培養,據說這項運動在美國也很受歡迎,申請留學時會給孩子加分;有的純粹是為了培養愛好,技多不壓身。

陳露,曾經的花樣滑冰世界冠軍。退役后,她在深圳推廣冰上運動,從事青少年教學已有十餘年。今年,她來到北京,開辦了陳露國際冰上中心。遠遠地看她走過來,身材嬌小,束一根長馬尾,T恤配熱褲,背著粉嫩的雙肩包,充滿活力、健康十足。

「當你只是把目標列為爭金奪銀,還是有局限性。我之所以熱衷面向社會推廣花滑運動,是想傳達一種精神。它會對孩子日後的成長道路有深遠的影響。」

一種怎樣的精神?競技、拼搏、不服輸……作為職業運動員出身,我們很容易就聯想到這些品質。這些固然重要,卻不僅止於此。那些痛並快樂的堅持;那些沒有對手、直面自我的時刻;那些隨著音樂曼妙起舞的時刻,都是花樣滑冰這項運動帶給人全然不同的體驗。

孩子的成長,有時也需要瘋狂的父母

故事要從1980年說起。

吉林省體育學院大院內,從陳露家中窗戶探出頭就能看到樓下的冰場。那個年代物資匱乏,一到冬天,整個大院孩子們的娛樂項目就是滑冰。

小陳露之所以被父母送去學滑冰,是因為那時候她身體瘦弱,三天兩頭鬧感冒,待在家裡一歇就是好幾天。幾十年過去了,陳露依然清晰地記得自己第一次上冰時的情景:「我穿著從鄰居那兒借來的冰鞋,兩個姐姐一左一右保駕護航。我的感覺太好了,就像飛一樣,太自由了!」她滑了一圈又一圈,根本停不下來,恨不得自己每天都能長在冰上。

從4歲半開始,陳露的人生軌跡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冰場。

陳露出生於體育世家,父親是冰球教練,母親是乒乓球運動員,有著天生的便利條件。然而,大姐覺得搞體育實在是太累了,沒有興趣;二姐擁有天生的運動細胞,卻陰差陽錯地總沒有碰上自己心儀並能堅持走下去的項目。最終,只有家中最小的孩子——陳露,從事了體育行業。

小時候的訓練條件相當艱苦。當時沒有室內冰場,作為業餘組的孩子參加訓練,場地的使用時間都被安排在凌晨。「室外溫度零下40多度,我困得睜不開眼,在家提前把冰鞋穿好,爸爸騎腳踏車馱著我去訓練場。訓練完去上課時,老師也不敢讓我們坐著,生怕一坐下我們就會睡著。趕上凌晨4點訓練,就算比較運氣,練完吃早飯就直接上課去。大多時候,我都是凌晨2點就開始訓練。」時至今日,再說起這些,早已雲淡風輕。然而,這種日復一日地刻苦訓練,對於一個4、5歲的孩子來說,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還是要有興趣,興趣就是最好的老師。」 陳露從小感興趣的就兩件事,一個是滑冰,一個是跳舞。花樣滑冰恰好都滿足了。所以,現在陳露對冰上中心的教練也提出這樣的要求——怎麼激發孩子對這項運動的興趣,這對一個優秀的啟蒙教練來說很重要。可能就幾節課的功夫,讓你尋找到可塑之才,並有效地促使孩子堅持走到最後。

當然,惰性這個天敵時常會跑來搗亂,尤其是年幼的孩子,更需要父母堅實有力的支持。「我父親基本上不會逼迫我,但他總會鼓勵我,或者用一些技巧督促我。有一次,天氣變暖了,冰場的冰開始融化,到處都是水。訓練時,我不敢做動作,生怕跳躍起來摔倒后把渾身都弄濕了。爸爸直接走過來把我摁倒在地,全身都濕了。他輕描淡寫地來了句:行了,去跳吧。我也就敢使勁地跳了。」這完全有《摔跤吧!爸爸》的即視感。

因此,陳露時常跟朋友們開玩笑說:「孩子的成長,有時也需要一個瘋狂的父母。」那時沒錢買好冰鞋,又害怕磨刀機磨損冰鞋質量,陳露清晰地記得,父親每天都親手磨鞋,一磨就是3個小時。

「培養一項運動技能,孩子的興趣固然重要,家長的支持與堅持也同樣重要。很多時候,父母的持續行為會對孩子造成很大的影響。」從小參賽,一直比到世界級的賽事,爸爸反覆對陳露說的只有三個詞——沉著、冷靜、勇敢。耳根子快磨破了,卻受用一輩子。

日復一日地訓練,讓運動成為日程表的一部分

現在,陳露對孩子們最常說的話就是:「盡你的全力就好。」

她的一對兒女對花滑的態度截然不同。兒子從小被丟在冰場上,當爸爸想要教他滑時,他大哭以示抗議。反而他喜歡打網球,一打就是7年。女兒則不同。她在冰場都待不夠,每次下冰,準備要回家了,她還會安靜地坐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著冰場看,並央求媽媽:再看一會兒,就看一會兒。

大多數女孩子想要學花滑,都是被那條漂亮的花裙子誘惑的。「我想穿著漂亮的裙子,在冰上不停地旋轉。」「還有漂亮的盤頭,臉上還能畫好多亮片片。」這是很多孩子想要學滑冰的初衷。但是,接下來能走多遠,還要看每個孩子的表現。

在前不久剛結束的亞洲青少年花樣滑冰的挑戰賽中,陳露的小女兒安娜成績優異,奪得北京站的冠軍。實際上,在比賽前,她因生病停練了一周。爸爸認為,既然沒有完全準備好就不要參加比賽了,以後機會還很多。小姑娘很倔強,找到爸爸嚴肅地說:「我要參加比賽,儘管沒有準備好,但是我會儘力的。媽媽說了,儘力就好。」

陳露在女兒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童年時的影子。

「從小訓練,我的狀態就一路亢奮,可能父母給我營造了良好的氛圍,讓我一直覺得比賽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我有很強的競爭意識。」陳露回想,每年夏天是他們的陸地體能訓練時間,其中,有一個雙腿橫叉劈開下壓的動作,教練並沒有要求非要做到怎樣,她卻每天練習下壓,最後只有她一個人完成得最標準。「當時,我總是問爸爸,是不是我比他們多滑幾圈、多跳幾下,就會做得更好。越是在有壓力的情況下,我的競技狀態就越好。」

女兒也是如此。因為喜愛,想要做好;因為做好,想要證明更好。究竟是言傳身教,還是有什麼特定的管理之道?在陳露看來,除了興趣、性情使然,還有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孩子從小做好時間的管理。她說:「在孩子的成長期,父母要做的就是給孩子培養習慣,讓她覺得每天日程表就是如此。像我小時候,早上上學,放學寫作業睡覺,然後滑冰。日復一日,就養成了習慣。當孩子偶爾懈怠,想要偷懶時,家長是可以使用各種技巧來轉換他們的注意力。」

花樣滑冰是一項綜合運動。不同於其它競技類項目,它跟藝術緊密相連,需要配合音樂、舞蹈、形象設計等方面綜合來展現。孩子通過這項運動,可以潛移默化地學到很多東西。「像我女兒從小就對顏色、服裝有自己的想法和審美。小時候她不喜歡粉色,喜歡黑色,就連浴室里的小黃鴨,也執意要換成黑色的。隨著練習花滑,她對美的感覺和表達變得更加豐富了。她喜歡聽各種類型的音樂,甚至戲曲。欣賞音樂的同時,她會習慣性地和我探討動作該如何設計,以及相應的服裝怎麼搭配。」

陳露主張,孩子一定要有一項專長的運動,不僅僅是為了鍛煉身體,更是一種生活方式和社交平台。她教出來的很多孩子到國外留學,就因為具有花樣滑冰這項特長,變得很受歡迎,也很容易交到朋友。「這會幫助他們順利地進入主流圈子。」她說。

你始終是跟自己做比較

在我們的交談中,有句話出現的頻率很高——如果你能夠承受做職業運動員的辛苦,那麼任何事情都不是事。「職業運動員每天要面對的就是怎麼解決困難。每天你都要超越自身的極限,超越你自己。當一天過完之後,你覺得很快樂,痛並快樂著。很踏實,也很舒心。如果這一天下來,我覺得沒有盡全力,內心就會有很深的罪惡感。」

問及她,這項運動最吸引她的,或者說帶給她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誠然,花樣滑冰帶給陳露很多成就和榮譽,讓她站在世界的領獎台上,讓她退役后創業做相關事情,也收穫了愛情。除了這些,在日常生活中,她認為這項運動特別好的地方就在於「讓自己的情緒有了抒發的出口」。陳露說,「當你在表演一個節目,或者只是不停地滑行時,你真的是完全地釋放了自己,宣洩了情緒。我們現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當人的溫飽問題解決的時候,大家追求的就是精神上的滿足了。花樣滑冰這項運動會帶來很多方面的體驗和感受,孩子們在訓練中可以獲得和培養。」

陳露每天都會聽大量的音樂,在聽的過程中,她的腦海里會浮現自己在冰上的情景,聞歌起舞,怎麼跳,怎麼收。這時,她已經完全不需要穿上冰鞋真的站在冰上,她沉浸其中,萬物寂靜,內心美好。

十幾年的教學生涯中,陳露教出了不少優秀的孩子,如今很多都在美國名校讀書。讓她印象深刻的那些孩子,最終都沒有走專業路線,而是把花樣滑冰變成愛好,收穫了學習之外的品質,比如對事情的堅持,比如有效的時間管理。「的孩子們都很忙。前不久,有個孩子,小升初,學業很緊張。她跟媽媽說,『什麼課外班都能停,就滑冰課不能停。這是我唯一可以放鬆的時刻,這個也停了,我會受不了的。』其實,這就是我一直想要傳遞的,孩子們通過滑冰,鍛鍊出面對困難的品質,知道迎仞而上,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長成一個承受不了一點兒打擊的孩子。」

最後,陳露想要對大多數家長說的是,「首先要清楚你究竟想要什麼?我見過太多迷茫的家長,不明白到底要幹什麼。有很多家長看不得孩子快樂,如果孩子在學習過程中太快樂了,他們就覺得沒有學到東西。快樂並不等於沒有要求,真正的快樂,是當孩子學到並掌握那項技能后的成就感。」

「花滑有個好處,就是你始終在跟自己做比較。當你一個人站在冰場上,你的對手就是自己,你的每一點進步都是靠自己的努力獲得的。你完全可以做自己的冠軍,這會不斷激發孩子的興趣,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興趣。從事這項訓練,你可以有多種狀態的選擇,你既可以跳,也可以美,不必糾結。一天一天地走,最終總能走到終點。這是一種信念,也是磨練意志最好的方式。」

陳露,前國家隊花樣滑冰女子單人滑運動員,先後在各類國際大賽上獲多枚獎牌。2005年,退役后的陳露與俄羅斯花滑名將丹尼斯·彼得洛夫(Denis Petrov)結婚。婚後,兩人育有一兒一女,女兒安娜斯坦西婭(Anastasia Petrova)受父母影響,成為了小花滑運動員,並在2017年亞洲青少年花樣滑冰挑戰賽北京站獲得了冠軍。

作者:穎新:報道過新聞,傳播過心理學。曾經以碼字為生,現在希望用文字表達自己,表達喜愛。身為母親后,更願意用書寫記錄這個前所未有的教育時代,伴隨成長,兩廂成全。


《菁kids》北京 2017年8月刊「讓孩子愛上運動」 已出版發行,點擊[這裡]看新刊導讀;掃碼下方二維碼,可訂閱雜誌。

*旅行

尼泊爾|在色彩的王國體味春天的氣息

牛媽」自製夏令營旅行|露營,緊貼大地感受西半球

*教育

獨家專欄| 神秘、嚴謹與浪漫交匯的地震學

國際課程| IB課程到底難在哪裡?

*新刊

生命在於「四動」 |吳琪專欄

在鋼筋水泥的城市裡,讓我們去哪裡撒點野|村頭樹專欄

*話題

芮婭專欄孩子,平凡就好,只要有才情

切莫迷信數據|我們改如何看待大學錄取結果?

菁kids

www.jingkids.com

國際教育|家庭生活|社區活動

更多菁彩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