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代才女梅妃,寫給唐玄宗的一首詩成為了千古絕唱

一代才女梅妃,寫給唐玄宗的一首詩成為了千古絕唱

「於以采蘋?南澗之濱;於以采藻?於彼行潦。」、「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這兩首詩描述了女子在江邊採摘蘋草、水藻、荷花的情景,唐玄宗時期,莆田黃石鎮江東村木蘭溪畔,有一位美麗的姑娘,姓江,溫柔婉約,清爽宜人,容貌秀麗擅樂器、曉歌舞,還尤其喜愛梅花,幼時尤愛吟誦這兩首詩,她生長在懸壺濟世的醫道世家,父親江仲遜是秀才出身的儒醫,他以《詩經·召南》里《采蘋》一詩的題目和《古詩十九首》中的《涉江采芙蓉》一詩給為女兒起名江采萍。

采萍自幼聰穎,她父親極賞識,自小就教她讀書識字、吟誦詩文。十四歲善吟詩作賦,自比晉朝才女謝道韞,精通琴棋書畫。她特別喜愛梅花,她父親視她為掌上明珠,弄來了各種梅花栽滿屋前屋后,在梅花熏陶下,江采萍烙下了梅的氣節,高雅嫻靜。

當時,正是唐玄宗時期,唐玄宗寵愛的武惠妃去世,終日鬱鬱不樂,有一日,唐玄宗李隆基臨軒擊鼓,此時正值春天,日暖花開,柳杏聞聲而發,這一曲催花令,讓太監高力士自湖廣歷兩粵為玄宗選美。高力士到了閩地后,探聽到江家有女清麗絕世。於是以重禮相聘,攜江采蘋回長安。

於是江采蘋這朵高雅嫻靜的梅花就這樣花落帝王家。

由閩入京,長安美人數不勝數,宮中嬪妃三千,個個濃妝艷抹、盛裝俗飾,采萍的到來,彷彿為宮中送來一縷清風,她溫柔婉約,淡妝素裹,清爽宜人。這還不算什麼,難得的是,江采蘋她是位難得的才女,擅樂器、曉歌舞、吟詩作賦無所不通,這樣的美人讓唐玄宗愛不釋手。

「一朵江梅春帶雪。玉軟雲嬌,姑射肌膚潔。照影凌波微步怯。暗香浮動黃昏月」。江采蘋雖名采萍,但尤愛梅,她自己就是梅的化身,玄宗憐惜她這份對梅花的痴愛,在她的住所周圍,種滿了朱梅、胭脂梅等珍貴的梅花,花開時節,江采蘋便徘徊其間,賞花作賦,悠然忘我。玄宗對她大加寵幸賜東宮正一品皇妃,稱她為「梅妃」。並親筆題寫院中樓台為「梅閣」、花間小亭為「梅亭」。並戲稱她為「梅精」。

梅妃擅舞蹈,成名舞蹈《驚鴻舞》在當時廣為流傳。唐玄宗曾當著諸王面稱讚梅妃「吹白玉笛,作《驚鴻舞》,一座光輝」。可惜現已失傳。一個霜冷梅開的日子,梅妃跳起《驚鴻舞》,即興作出一首詠梅詩:

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

早晚散幽香,香飄十里長。

這首詩也象徵著她自己的品質,當日雪霽初晴,玄宗與梅妃在梅閣臨窗賞梅弈棋,梅妃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兩人對弈,玄宗屢屢敗北,龍顏不悅,善解人意的梅妃起身笑道:「此為雕蟲小技,誤勝陛下,請不要放在心上;陛下心繫四海,力在治國,妾哪裡能與陛下爭勝負呢!」一番話說得入情入理,玄宗釋然,可見梅妃知書達理,還有另外一事可以佐證。

唐玄宗有幾位兄弟,其中宋王成器善吹笛,歧王范善彈琵琶,玄宗更是妙解音律,有一日,唐玄宗特設一宴招待諸王,席間唐玄宗向諸王稱讚梅妃「吹白玉笛,作《驚鴻舞》,一座光輝」 ,梅妃席間吹笛,幾位兄弟都十分領會梅妃笛聲的神韻,一曲罷,翩翩起舞,如驚鴻般輕盈,如落梅般飄逸,讓人看的如痴如醉,舞罷,梅妃敬酒,當時薛王已醉,一時神魂顛倒,竟然伸出腳來,在桌下勾住敬酒的梅妃纖足糾纏不放,梅妃竭力保持鎮靜,不動聲色使力爭脫,轉身躲入梅閣不肯再出來。並派人出來說:「娘娘突然胸腹作痛,不能起身應召。」嫻淑識體的梅妃並沒有把薛王調戲她的事張揚出來。

梅妃雖然嫻熟識體,可是,我們都知道,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梅妃最終失寵了。

後來喜新厭舊的唐玄宗招兒媳楊氏為貴妃,從此君王不早朝。梅妃知情后覲見皇帝,贈詩諷刺。楊妃聽聞后不悅,多番陷害,設法將梅妃打入了冷宮上陽東宮。

梅妃得寵時,各地爭相進獻梅花,可是失寵之後,紅塵一騎,梅花變成了荔枝。

這讓梅妃想起了漢代長門宮陳阿嬌的故事,陳阿嬌千金買司馬相如一賦,本來想贈高力士千金,請他找文人寫賦。但高力士介於楊妃,借故推辭。於是她親自寫篇《樓東賦》 ,隨附白玉笛派人送給唐玄宗。全文如下:

玉鑒塵生,鳳奩香殄。懶蟬鬢之巧梳,閑縷衣之輕緣。苦寂寞於蕙宮,但凝思乎蘭殿。信摽落之梅花,隔長門而不見。況乃花心颺恨,柳眼弄愁。暖風習習,春鳥啾啾。樓上黃昏兮,聽風吹而回首;碧雲日暮兮,對素月而凝眸。溫泉不到,憶拾翠之舊遊;長門深閉,嗟青鸞之信修。

憶昔太液清波,水光盪浮,笙歌賞宴,陪從宸旒。奏舞鸞之妙曲,乘畫鷁之仙舟。君情繾綣,深敘綢繆。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無休。

奈何嫉色庸庸,妒氣沖沖。奪我之愛幸,斥我乎幽宮。思舊歡之莫得,想夢著乎朦朧。度花朝與月夕,羞懶對乎春風。欲相如之奏賦,奈世才之不工。屬悉吟之未盡,已響動乎疏鍾。空長嘆而掩袂,躊躇步於樓東。

想起舊時太液池裡的清波,水面光影浮蕩;奏樂、歌唱、賞賜、宴會,我陪從在聖上身邊,是多麼的開心,無奈楊貴妃惱怒嫉妒,奪走我的恩愛寵幸,把我貶斥到這幽寒的冷宮中。度過多少花朝月夜,已經沒有面目也不願意麵對這春風了。想請一位司馬相如一樣的名家為我進獻《長門賦》,無奈我不善於處理人情世故之事。這篇文賦還沒有全部撰寫完成,報曉的晨鐘已然響動。只得白白地以衣袖掩面長嘆,獨自在樓東徘徊。

楊貴妃探知后,懷恨在心,讓玄宗賜死梅妃,玄宗想起往日情意,沉默以對。

後來,玄宗對梅妃心有愧意,命人把外國使節進貢的一斛珍珠送給梅妃。梅妃回詩《謝賜珍珠》。

《謝賜珍珠》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我很久沒有畫我的柳葉眉了,面上的殘妝和著眼淚打濕了我的紅綃衣。我自是很久沒有梳洗過了,你也不必送一斛珍珠來安慰我的寂寥之心。

據晚唐詩人曹鄴小說《梅妃傳》,謂唐玄宗封珍珠一斛密賜江妃。妃不受,以詩謝,有"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之句。玄宗覽詩不樂,令樂府以新聲度之,名《一斛珠》,曲名始此。

「漁陽鼙鼓動地來, 驚破霓裳羽衣曲。九重城闕煙塵生, 千乘萬騎西南行。」安史之亂,玄宗只與楊貴妃姊妹、皇子、妃主、皇孫、楊國忠、韋見素、魏方進、陳玄禮及親近宦官、宮人從延秋門出走。這一天,百官皆不知皇帝已出逃。妃、主、墾孫在外者,包括困於冷宮的梅妃,皆棄之不顧。

長安陷落,城中一片兵荒馬亂,梅妃孤苦無依,為了守住清白,白綾緊裹全身投井自盡。

梅妃即便得寵時也沒有依仗唐玄宗排擠其她妃嬪,沒有結黨營私、禍國殃民,而是自律、明理和大義。梅妃受玄宗專寵達十年之久,這期間,梅妃以自己的品性和賢德影響著唐玄宗,使玄宗以德治國,整個國家繼續保持著開元盛世的強盛。在安史之亂爆發后,仍能為負心的玄宗保住清白之身,不讓叛賊污辱,自己投井自殺了,足見她是個性情至真直烈的女人。

「雪虐風饕愈凜然,花中氣節最高堅。過時自合飄零去,恥向東君更乞憐。」梅花自有傲骨,風雪的摧殘,只能使它更加堅強,它無意苦爭春,山花爛漫時,決不留戀枝頭,更不會向東君低下高貴的頭顱乞憐偷生。

「楊花已逐東風散,梅萼偏能留晚香。」貴妃紅極一時之後,終在馬嵬坡香消玉隕;梅妃則在受盡冷落後,成為獨傲霜寒、超脫凡俗的象徵。

梅妃被民間視為「女十二花神之一月梅花花神」。

搜索關注微信公共號:國學府邸(guoxuefudi),感悟中華文明之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