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生態兩極分化:致新「獨立」后非上市板塊誰來救

樂視生態兩極分化:致新「獨立」后非上市板塊誰來救

摘要:一個「好消息」與一個「壞消息」顯示出了樂視體系內部的分化。5月18日,有消息稱樂視非上市體系內的樂視控股、樂視體育等公司都將進行幅度不等的裁員。而與之形成對照的,則是樂視致新總裁梁軍在當天宣布超級電視的銷售職能將統一併入樂視致新。

作為樂視體系內最健康的業務,樂視致新一直為樂視體系帶來正向現金流。而隨著上市公司與非上市公司的逐步切割,遭遇巨大資金壓力的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要如何來自救?

倒騰超級電視銷售權

樂視致新正在成為樂視體系內的獨立王國。

5月18日,梁軍宣布,即日起超級電視在全渠道的銷售職能回歸樂視致新。

據《華夏時報》記者了解,除了超級電視的銷售職能統一併入樂視致新外,超級電視相關的銷售團隊將由梁軍直接管理。此外,LePar(樂帕)體系也有所調整,將設立東部、中部、南部、北部四大線下銷售區域總部,分區管理此前的13個大區。

梁軍曾稱,線下LePar的銷量佔到樂視電視總銷量的40%左右。梁軍掌握樂視致新的銷售大權,除了意味著樂視致新加強對自身渠道的掌控外,還意味著樂視在半年前進行的銷售模式轉型被完全否定。

超級電視的銷售權此前多有波折。在此之前,樂視採取相對獨立的「大一統」銷售模式。

2016年11月10日,樂視宣布在智能終端事業群()下設「樂視生態銷售與服務平台()」,承擔電視、手機等智能終端產品的銷售與服務,以及汽車、金融、付費會員及虛擬付費業務等。

對於這一轉變過程,樂視網(300104.SZ)2016年財報具體闡釋為,超級電視由樂視致新自行銷售,轉變為通過樂視生態內構建的O2O平台對外銷售,即:線上通過樂視電子商務(北京)有限公司、線下通過樂帕營銷服務(北京)有限公司銷售。

但在11月這次調整后,超級電視的銷售模式隨後又進行了改變,調整為通過先銷售給樂視智能終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能終端」)再銷售給樂帕和電子商務。

這種「倒手」的銷售模式加長了超級電視的銷售周期。樂視網2016年財報顯示,由於樂視致新上述業務模式變化及本期關聯單位業務量增長,導致公司2016年關聯方交易增加。期末關聯方應收賬款餘額達38億元。

與非上市公司切割

樂視致新重新掌握全渠道銷售權的背後,其正在與非上市公司進行切割。

此前樂視致新的銷售渠道掌握在非上市公司體系中。工商資料顯示,樂視智能終端科技有限公司和此前負責樂視電視線下銷售的樂帕營銷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的最終控制人都是賈躍亭持股99%的百樂文化傳媒。

而此前負責樂視電視線上銷售渠道的樂視電子商務已經與上市公司分離。

事實上,作為樂視內部最健康的業務,樂視致新所在的上市公司業務一直被投資人要求與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切割。

融創(01918.HK)董事會主席孫宏斌曾在3月28日的業績發布會上說,他投資樂視150億元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推動了上市體系與非上市體系進行徹底的隔離。「一定要讓上市體系有一個完整的封閉性,資金是封閉的。」孫宏斌稱。

孫宏斌對樂視致新投入眾多。此前公告顯示,孫宏斌投入樂視致新的資金高達79.5億元,其在樂視致新持股33%,位列二股東。同時,樂視致新的CFO也來自融創。

孫宏斌當時還表示,在與上市公司的合作里要求它一定要有CEO。「原來是沒有的,現在梁軍在管。」樂視致新方面此前對《華夏時報》記者回應稱,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為準。但距離孫宏斌發言已將近兩個月,樂視網還沒有發布相關任命公告。

能帶來巨大現金流的樂視致新,與非上市公司切割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實現盈利。5月16日,樂視致新推出了4款新的電視產品,與此同時,針對其中一款型號為超4X55M的55英寸電視,樂視致新提出了「共享電視」的概念,宣布要與用戶「一起賺錢」。

「一起賺錢」背後,樂視致新扭虧需求迫切。在賈躍亭今年4月發布的致樂視網股東的信中提道,去年樂視致新凈利潤虧損6億多元,直接導致了樂視網凈利潤的下滑。而梁軍在5月16日對《華夏時報》記者等媒體稱,我們去年的戰略就是要虧,今年我們說的是要盈利,主要是第二階段考慮現金流。

非上市體系裁員?

隨著能帶來健康現金流的上市公司體系日漸封閉,樂視的非上市公司遭遇的資金壓力日益凸顯。4月20日晚間,樂視網在致股東的一封信中坦言,「經過連續幾年全面擴張,樂視生態中的個別非上市體系出現了階段性的資金壓力,其中部分樂視網關聯公司經營受到影響,掣肘了樂視網的利潤實現。」

而對非上市公司來說,儘管賈躍亭承諾將孫宏斌投資樂視后自己得到的100億元全部投入非上市公司,但整個非上市公司體系依舊面臨資金壓力。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將進行裁員的消息也不斷傳出。

5月18日,有消息稱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將進行裁員。其中樂視控股體系中,市場品牌中心據稱裁員幅度將達70%,被拿掉電視銷售業務的銷售服務體系裁員幅度將達到50%。此外,現有700人的樂視體育傳聞中將僅保留200人。

5月19日,樂視體育相關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回應稱,網上傳出的樂視體育裁員方案並不屬實。她表示,樂視體育人員優化方案還未啟動,啟動時間將在近期。而截至記者發稿,還未收到樂視控股相關人士對裁員一事的回應。

事實上,自從孫宏斌投資樂視以來,他對樂視非上市公司的相關言論早已暗示著非上市公司體系的收縮戰略。

孫宏斌在3月28日的業績發布會上說,「在非上市體系這塊兒,我們一直推動它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讓它儘快變得正常。」他當時還說:「我一直跟老賈說,將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車,汽車你該怎麼弄怎麼弄,其他的該賣的賣掉。」

樂視非上市體系中最明顯的戰略收縮來自樂視體育。除了相繼失去中超、亞冠等核心賽事轉播權外,5月16日樂視體育與華熙國際發表聯合聲明,雙方一致同意終止五棵松體育館冠名合作。有觀點認為,樂視體育將重新回到媒體公司的定位。

此前,樂視控股旗下的易到被質疑用戶打車難、司機提現難,還出現了創始人與大股東互相指責的局面。易到此前官方回應稱,公司的融資問題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司機提現將在5月份得到徹底解決。

奧維雲網副總裁董敏對《華夏時報》記者說:「上市公司跟非上市公司切割對電視來說是好事,電視會更加安全,會擁有更良性的資金和經營環境。但對非上市公司來說,未來將會失去很多互相協同的機會,也會失去很多關聯交易和拆借的機會。」

而與上市公司逐步切割的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要靠什麼來自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