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礦工、木偶或卡通 德國的紅路燈可以很隨性

礦工、木偶或卡通 德國的紅路燈可以很隨性

杜伊斯堡(Duisburg)將迎來一批全新的紅綠燈。

這座位於德國西部的城市,曾經以礦產為主要經濟支柱。如同汽車之於美國底特律那樣,礦產也成為了這座城市的全部印記。過去,每天都會有數以千萬的人下到地下的礦區作業,而如今隨著產業轉移與升級,這座城市逐漸失去了原有的氛圍。

地區新聞網站Der Westen打算為這座城市找回一點往日記憶。它推出了一個項目,將杜伊斯堡的紅綠燈上的小人,全部都換成「小礦工」的元素,它們戴著安全帽並且拿著照明燈。「一個指路燈可以喚起人們對於地區文化的記憶。」Jens Hapke,地區聯合會的發言人說,「這些小礦工表示了這裡獨立且樂於工作的居民。」

礦工元素的紅綠燈。

紅綠燈似乎成為城市文化的標誌。如同城市熱門地段的廣告招牌那樣,它是一種注意力的保障,又可以體現不同城市的個性。

7月中,德國東部的另外一個城市奧格斯堡(Augsburg)也小範圍地更換了路燈標誌。在當地知名的木偶劇院路口,劇院根據一部傳統的木偶劇Punch and Judy設計了新的紅綠燈元素。這部木偶劇是當地的一個傳統文化和劇院的經典劇目。

而去年11月,在德國西部的城市美因茨(Mainz),6個廣播電視台自製節目的卡通人物也同樣出現在了紅綠燈上。這些卡通人物誕生於1963年,它們陪伴了好幾代人的度過童年。推出這個項目的事國家廣播電視台ZDF,同樣是想要獲得一些當地居民的文化認同。

奧格斯堡(Augsburg)的木偶元素紅綠燈。

美因茨(Mainz)城市中的紅綠燈也變成了電視台的卡通人物。

某種程度上來說,交通指示燈對德國人有著某種特殊的情懷。1990年代中,柏林牆倒塌東柏林與西柏林融為一體之後,不少原來住在德國東部的人感到困惑——雖然還住在同一個地方,當時卻感覺自己生活在國外。德國一家路燈公司Ampelmann的創始人發現,統一之後政府把東西地區的紅綠燈按照西柏林的標準都更換了,而西柏林的紅綠燈要比東柏林的更大更明亮。於是他申請將東柏林的紅路燈換回之前的樣式,並且時常做些創意。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德國人們更容易關注到紅綠燈,並且從中找到屬於某種文化與記憶的印記。它似乎像是紐約布魯克林的塗鴉,或者馬來西亞檳城的牆畫,承載著城市個性與居民歸屬感。雖然德國的這幾場指示燈的「創新」都非商業品牌主導,但是為品牌與細分市場用戶溝通時提供了不少可想象的空間。比起一起愛、勇敢或是親情等「普世價值」,利用具有當地認同感的文化事物進行信息傳播,似乎更容易獲得認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