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針見血刺病灶 直面問題頻亮劍

一針見血刺病灶 直面問題頻亮劍

原標題:一針見血刺病灶 直面問題頻亮劍

中原經濟網】伴隨中央環保督察組完成向湖北省委、省政府的反饋,第二批中央環保督察塵埃落定。

仔細梳理7個督察組的反饋意見,一些重大環境違法行為被曝光、被查處,一批充當「保護傘」、失職失察的官員受到嚴肅處理,一些環境違法問題較為嚴重的地區面臨越來越大的輿論壓力,環保督察制度越來越顯出威力。

所有這些,再一次讓公眾看到了環保督察的巨大能量,也激發了公眾對環保督察的更高期許。

關注1

督察重在督政,重點是查事和督人

2016年11月下旬至12月下旬,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北京、上海、湖北、重慶、陝西、廣東和甘肅等7省(市),開展為期一個月的督察。由於反饋的意見尖銳,擺出的問題紮實,問責也很嚴厲,「央字頭」的環保督察再度引起廣泛關注。

中央環保督察在督察指向上,關注的是黨委政府環保主體責任的履行,督察「黨政同責」「一崗雙責」落實情況。在此輪督察中,中央環保督察不僅加大了對省級黨委和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的督察力度,還著力下沉至部分市(區)政府及其有關部門。

繼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之後,此輪中央環保督察同樣將重點放在了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落實情況以及各有關部門分工負責落實情況上,聚焦在中央重大環境保護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群眾反映強烈的重大環境問題的處理解決上,聚焦在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改善環境質量的決策、執行、監督責任上。

一些地方黨委、政府及其相關負責人因環保不作為和亂作為,在本輪督察中受到了問責。據初步統計,截至2017年2月底,第二批中央環保督察共立案處罰6310件,拘留242人;約談4666人,問責3121人。

此輪對7個省(市)開展的中央環保督察緊密結合督察對象實際,將查事和督人作為督察工作的重點,分析環境質量現狀及變化情況,抓住突出環境問題,針對性很強。

如對湖北和重慶開展督察時,緊緊圍繞長江環境保護形勢和水資源過度開發等問題展開;對北京開展督察時,緊緊圍繞大氣環境質量形勢嚴峻等問題展開;對廣東開展督察時,緊緊圍繞重點區域流域環境問題展開;對甘肅和陝西開展督察時,緊緊圍繞秦嶺、祁連山生態破壞嚴重等問題展開。

關注2

直面問題,推動地方履職盡責

此次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一系列不同尋常的「亮劍」一針見血地刺破了地方病灶,儘管不同地區的環境問題存在差異,但共性問題卻更為突出。概而言之,就是認識不到位、監管不到位、落實不到位。

一些地方黨政領導幹部對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的認識不到位。如湖北省2015年對地市黨政領導幹部政績考核中,主要經濟指標權重基本穩定,但生態環境類指標權重卻從上年的13%~21%下降到6%~12%;一些地方向湖泊要錢、要地、要房的趨勢未得到遏制;荊門、潛江等地將招商引資任務完成情況列為環保部門年度評先評優的「一票否決」項。廣東省在環境質量考核子項中,對完成跨界河流污染治理工作任務的有加分,對沒有完成的無扣分;對廣佛交界河流污染問題實施的掛牌督辦在水質繼續惡化的情況下被解除,工作流於形式。在甘肅,2013年修訂的《甘肅省礦產資源勘查開採審批管理辦法》允許在自然保護區實驗區內開採礦產,違背《礦產資源法》《自然保護區條例》等上位法的規定,導致部分自然保護區內違法採礦問題突出。

以上種種不是個案,在中央環保督察組的反饋意見中,「工作放鬆要求」「推進落實不夠」等詞頻頻出現,一些地方幹部沒有認識到綠水青山就是財富,地區生態破壞情況令人心痛。環境保護工作壓力在向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傳導中層層衰減,一些地方的環境質量惡化。一些幹部存在認識上的錯誤和偏差,認為大氣污染嚴重主要受地形、降水、風力等外部條件影響等。甚至有一些地方工作部署存在降低標準、放鬆要求現象,沒有按照相關規定對省直相關部門工作情況進行年度考核,也未對未完成治理任務且空氣質量惡化地區實施問責。

環境保護的壓力傳導不到位。如北京市部分基層政府和有關部門在城鄉結合部整治中主動作為不夠,存在「以拆代管」「待拆不管」等問題,一些城鄉結合部地區長期處於環境監管缺失狀態。湖北省經信委將兩個已使用的淘汰產能指標再次作為其他企業產能置換指標來源,不僅不利於大氣環境治理,也為今後優化產業結構帶來負擔。督察組在重慶下沉督察的8個區(縣),有7個未將環保考核結果作為幹部選拔任用的依據。陝西關中地區大氣污染問題突出,但近年來仍在大量新建擴建高污染項目,2015年,火電裝機規模、煤化工產能、水泥熟料產能分別較2013年增加約13%、17.7%和8.4%。甘肅省質檢等部門2014年以來仍違規註冊每小時10蒸噸以下的燃煤鍋爐912台;甘肅省國土資源廳違法違規在保護區內審批和延續採礦權,大規模無序采探礦活動造成祁連山嚴重的生態破壞。督察組在對各地的反饋意見中明確指出,當前,雖然出台了落實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文件,但在具體工作中考核不嚴,壓力傳導不夠。

相關部門監管執法是否長了「牙齒」?顯然答案是否定的。督察中發現,各地執法鬆軟現象普遍存在。如上海市水務局2013年以來處罰的422家嚴重超標納管企業中,有375家罰款數額低於5萬元的最低處罰標準。而在陝西渭南市2015年11月還印發文件,要求除稅務和安全生產外,其他部門不得對工業園區企業進行檢查,嚴重阻礙環境執法工作。

記者發現,水污染問題均成為對各省市督察意見中的重要內容。如在有「千湖之省」美譽的湖北,督察組嚴肅指出當地水資源過度開發帶來的環境問題凸顯。全省共建成水庫6275座、水電站1788座,部分河流水體「湖泊」化,水質惡化嚴重。督察中,還有幹部直言「這些年一些地方向湖泊要錢、要地、要房的趨勢仍未得到遏制,侵佔蠶食湖泊的問題仍在發生」。廣東省「十二五」規劃要求建成污水收集管網1.4萬公里,但實際只完成9000餘公里。截至督察時,深圳、東莞兩市每天仍有約45萬噸生活污水直排環境,廣州市每天仍有47萬噸生活污水直排流溪河或其支流。在上海、重慶等地,水環境治理也成為督察組此次通報的重要方面。

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問題比較突出,即使在經濟基礎相對較好的地區,也存在很多欠賬。如北京在用的21家生活垃圾處理設施中有11家超負荷運行,餐廚垃圾收集處理能力嚴重不足;上海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的缺口較大,導致垃圾非法傾倒事件頻發,甚至出現部分垃圾跨省傾倒現象。

關注3

以最堅決的態度、最有力的措施、最嚴格的要求,抓好整改落實

面對中央「鐵腕治污」的信心和決心,北京、上海、湖北、重慶、陝西、廣東和甘肅等7省(市)針對督察中存在的問題,採取有效措施,下猛葯、治沉痾,以雷霆之勢,向環境污染「亮劍」。在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的推動下,一些問題得到及時解決。對於近期不能解決的問題,制訂了整改方案。

下基層、進企業、抓督辦,中央環保督察督促7省(市)落實黨政主要負責人真正將民意民願扛在肩上、抓在手上,落實到具體行動中。

「甘肅臨夏州東鄉縣唐汪鎮多家砂廠采砂嚴重,破壞周邊河道,且一直無人管理。」就在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甘肅省不到兩天時間內,一份函件就轉到了東鄉縣。面對環保督察組交辦的問題,該縣在短短6天時間內,關停6家采砂點,全面拆除了相關生產生活設施。

昔日混濁的洮河水變得清澈了。「以前我們家門前的洮河水面上有一層黑糊糊的機油,用那樣的水澆灌果樹,對品種和產量有很大影響。現在,這個采砂點被關閉了,水變得像劉家峽大壩的水一樣清了。用這個水澆果樹,明年,我的果樹產量一定會提高。」群眾馬奴勒如是說。

「你見過凌晨四點汕頭的樣子嗎?」「知道,我們剛剛還在執法檢查。」這是來自汕頭市環保局龍湖分局執法人員的回答。此時他們已經連續作戰十幾個小時,稍事休息兩三個小時后,又投入新案件的處理工作中。

為了儘快辦結辦好中央環保督察組轉辦件,廣東省各地全力以赴,從嚴從快從實查處各類環境違法行為。截至2017年2月底,督察組交辦的4051件環境問題舉報已基本辦結。

中央環保督察期間,各地紛紛祭出重拳,環保、公安等部門聯合出擊,打出威勢、打出成效,令環境違法企業聞風喪膽,一批社會影響惡劣的突出環境問題受到嚴厲處理。

針對督察發現的問題,各督察組強調,七省市黨委、政府應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除報送國務院外,各地的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也會按規定及時向社會公開。

據悉,今年將實現督察全覆蓋,這場「央」字頭的治污問責風暴對各地黨政領導幹部、對環境保護帶來的影響還將持續。

記者劉曉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