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大學生林華蓉之死:想打工改善家境,傳銷要了她的命

女大學生林華蓉之死:想打工改善家境,傳銷要了她的命

文|楊紅欽

編輯|祝同

林華蓉、李文星們被貧困的家庭寄予了改變窘迫處境的厚望,他們代表了一股迫切向上的草莽力量,而不斷收窄的青年上升通道,讓傳銷有了可乘之機,最終,他們在橫衝直撞中犧牲了自己。

林孝俊看著眼前70平米的屋子,這個傳銷窩點曾經住著包括女兒在內的4名女性、8名男性。出事後,這裡已經無人居住,只有四處散落的行李袋。女兒林華蓉也曾提著行李袋來到這裡,不到一個月,女兒泡在河裡的屍體被人發現。

即使林孝俊對傳銷有所耳聞,但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噩運就發生在自己家,它要了女兒的命。他的女兒看起來是被不幸偶然撞上,卻又像是底層青年向上通道的悲歌。這和李文星系列事件折射出的更像是,底層青年在改變命運過程中不斷碰壁的現實。

「它要了我女兒的命」

「我要去打工。」

在暑假沒有到來之前,林華蓉以一個懂事的女兒的姿態向父親提出這個要求,她考慮到貧困的家境和將要上高中的弟弟,「出去掙幾百也能減輕家裡負擔。」林孝俊這時在廣東惠州打工,女兒問他那邊有沒有工作。

最後,林華蓉被學長卿某去湖北鍾祥打工的邀請所打動。賣奶茶、月薪3000,這對林華蓉有著難以抵擋的吸引力,畢竟父親打工也不過一個月三千多。一起玩、一起吃飯、一起聚會,這位老鄉學長取得林華蓉的信賴。

一名曾和卿某上過同一英語培訓班的女生表示,她和卿某同為南方職業學院2014級學生,但不是一個專業。他們在一家英語培訓班認識,但交集不深。卿某「人還好,沒覺得人品有問題。但是他家庭條件應該一般。因為錢的問題,他上完初級班就沒有繼續學下去了」。2016年這位學長因為違反校紀,校方對其作了自動退學處理。

這名不願意具名的女生告訴AI財經社記者,卿某會問同學借錢,並對同學表示,其在湖北一家奶茶店工作。但萬萬想不到,他在做傳銷。

620日,卿某發布一條說說:「人生如此多嬌,要做暑期工的聯繫我。剛好要招人。」在平時的說說中,卿某也會發諸如「正直坦蕩」,「表裡如一」,「不依賴父母及朋友」等內容。

取得人的信任在這個新媒體的時代有了更輕而易舉的方式,不同以往的電話,如今蠱惑通過微信、QQ這些社交軟體滲透到人們的生活中。對大學生來說,相比長輩的勸導,同輩的行為和價值觀更容易得到認同。對在異鄉上學的林華蓉來說,不可避免存在遠離家庭的疏離感,同鄉無疑是另一種情感寄託,這種情感的遷移給了傳銷分子機會。

在林孝俊看來,女兒單純善良,「她很容易相信別人,很善良。做什麼總是想到別人,喜歡助人為樂。大學有個貧困生資助項目,她自己貧困就讓給了別人。」

林家和這位學長家同屬邵陽市,兩地車程不過一個多小時,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打消了林孝俊的疑慮。即使有所擔心,面對已經20歲了的乖巧女兒,林孝俊選擇了尊重。

77日,林華蓉放暑假回到家,四天後她不自知地踏上了死亡之旅。年邁的奶奶送了她最後一程,她心疼孫女,「她(林華蓉)從來不亂花一分錢。」臨行前她硬是把300塊錢塞給了孫女。林華蓉從家裡乘坐公交來到武岡,11號早上,從武岡通往武漢的汽車發動了。

林華蓉到達鍾祥后的細節難以被得知,從與父親聊天的隻言片語中,她看起來像是忙於工作而疏於與家人的聯絡。「女大學生湖北打暑假工陷傳銷后溺亡」一句簡單的新聞標題概括了林華蓉的打工遭遇。

警方的調查結果顯示,林華蓉到達鍾祥市后被傳銷組織非法拘禁,手機被扣留。傳銷人員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場剩菜堆里撿來的。晚上睡覺的時候,男女各住一個房間,門是反鎖的,很難逃走。

712日到84日上午,林華蓉被傳銷組織強迫每天上課,並要求交納2800元費用,但林華蓉一直拒交。

84日中午,傳銷組織見林華蓉情緒低落,要求兩男兩女陪李華容到外面散心。走到一個小河邊,林華蓉提出需要手機與家裡聯繫遭拒,林華蓉轉身跳向河裡。同行中會游泳過的一個人下水去救她,並沒有成功。附近釣魚的人報了警,沒有走遠的三人被警方控制。

向上的青年

拮据的家境讓林華蓉一直扮演著乖巧女兒和優秀學生的角色,看起來,她積極向上,奮力從貧困的土壤掙脫。

「華蓉看到家裡的情況不好,才想著出去打工的。為了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林孝俊心疼女兒,埋怨自己沒有什麼本事。與妻子感情失和,林孝俊為了不影響孩子們,形式上維持著他的婚姻。事實上,在林華蓉高二的時候,媽媽就已經不再回家,林孝俊一個人承擔的家庭的重擔。

林華蓉讀了國中、高中、大學,就已經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再加上弟弟成績一般,今年中考沒被公辦高中錄取,只能讀民辦高中,一學期學費5000元,這讓這個家庭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林孝俊在惠州打工,一個月三千多塊錢,住著月租兩百塊的房子。微薄的收入只能剛好能維持姐弟倆生活費,學費都需要靠借。爺爺奶奶一年九百塊錢的養老金對姐弟倆的接濟也是有限的。

林華蓉對擺脫貧窮有著深深的憧憬,據媒體「剝洋蔥people」報道,她高中時就跟奶奶說將來考上大學,要把爺爺和奶奶接到城裡住,讓他們享福。在這個200多人的村莊里,出過幾個大學生,他們成功把家人接到城裡住,林華蓉也希望可以這樣。

從媒體的報道中,不難看出這些身陷傳銷的年輕人相似的命運軌跡:原生家庭幾乎一無所有,並不能為其提供有效的上升通道,他們急於自己自立、照顧家庭,而他們最缺少的就是一個工作機會。

林華蓉在生活中秉持著一個貧困學生的行為樣板。國中時,父親給林華蓉交了學費后給了50元零花錢,一個學期結束后,林華蓉都沒有花完;每次買東西都要來回跟老闆討價還價;偶爾去趟大賣場,囊中羞澀的她也只是看看,從來不買;總是來回穿兩件衣服,但洗得乾乾淨淨

有記者從林華蓉的U盤裡翻出旅遊的照片。林孝俊曾對媒體表示,女兒是一個對生活充滿自信和憧憬的人,喜歡旅遊,孝敬父母,對自己的未來有著清晰的規劃。但放假回家的林華蓉從來不到處玩,也不去鄰居家串門,就待在家裡幫忙做家務。田地都是爺爺奶奶在照看。林華蓉想去田地里幫忙,爺爺奶奶怕影響她學習,沒讓她下地,也捨不得她下地。只有在農忙時,林華蓉才幫忙收收稻穀。

林華蓉念的是職業學校,「女孩子本想著選這個高鐵動車乘務專業,能找到個還說得過去的工作。」林孝俊說。她的畢業設計早已完成,實習單位也面試通過,如果不出意外,開學后她會跟同學一起去海南一家醫院實習。

剛入大學時,林華蓉向媽媽保證,「我大學期間不會談戀愛,家裡那麼困難,我只想趕緊畢業找工作,掙錢。」為了實現改善家境的目標,林華蓉認真地上著大學。普通話、英語、計算機都按照學校要求過了級,駕照一次性就過了,大一時還評上過一等助學金。

林華蓉的悲劇和近期刺痛公眾神經的李文星和張超事件,似乎印證了大學生正在成為傳銷組織里的「中堅力量」。有媒體報道,20039月,廣西查獲一個傳銷窩點,涉案500多人中,有90%是大學生。20108月,南京市查獲了迄今為止全國最大的一起在校大學生傳銷案,案件涉及33所高校的834名在校大學生。更有說法是,北派很多傳銷組織里有80%左右都是被騙的大學生。

渤海大學王蕊老師認為社會的飛速發展為整個社會帶來了極快的生活節奏,同時也給每個家庭每個年輕人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這些貧困大學生,有的是心疼父母,有的則是不甘於貧窮,各種原因讓他們都急於步入社會,找到好工作,掙到大筆的收入以改變家庭貧困的狀況。

今天的大學生已經不如往昔「天之驕子」的地位,在就業市場上,他們面臨被挑選。根據教育在線數據顯示,2016年高校畢業生為765萬人,比去年增加16萬人,而整個青年的就業群體加在一起約有1500萬人,就業壓力十分大。對於處於社會底層的大學生,這種壓力更是壓在身上的一塊重石,他們急於想擺脫,悲劇性在於越奮力越容易走進陷阱。

林華蓉最後以終結生命的方式來對抗傳銷,但她受這份工作吸引也可以窺見傳銷者們製造的美麗陷阱對貧困大學生看來是改變命運的通道。南昌航空大學郭小芳教授在《大學生傳銷行為的心理機制研究》中寫道:「傳銷一系列的虛假宣傳,以及從事傳銷的熟人的引誘,對於剛剛踏入社會的大學生而言選擇傳銷無疑是選擇一條成功的「捷徑」。一來可以積累社會經驗,二來「高額的回報率」可以使其獲得充裕的資金,較快地走上經濟獨立。傳銷組織提供各種上台演講的「機會」,能夠充分滿足其表現欲,各種勵志性的教育和所謂的「成功」經驗的傳授,迷惑大學生,使其覺得在傳銷組織中可以學到很多經驗知識,對涉世不深的大學生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女兒還是沒了」

林華蓉溺亡現場

出事的當天,林孝俊打電話給女兒要注意安全,這是他從小對女兒的囑託。「但是現在,女兒還是沒了」。

出事後原本在湖北鍾祥進行傳銷活動的李某一、李某二、蔡某、余某等人接到上線指示后,帶領包括卿某在內的下線34人,租用大巴車於86日轉移到湘潭縣,分租在四個窩點后正等待接受上線的下一步指令,幾天後他們被警方制服。

林孝俊懊悔自己沒有即時警覺女兒的通訊異常。712日晚,他給女兒發微信視頻聊天,顯示「對方無應答」,隨後林孝俊又發語音詢問女兒在幹嘛。7分鐘后,女兒回語音稱,在忙。之後的714日、29日、30日以及81日、2日,林孝俊曾多次通過微信與女兒聯繫,但林華蓉從沒有接過林孝俊的微信視頻或語音聊天,每次回話都會在提問后的一天甚至好幾天後回復。林孝俊問學到什麼沒有,女兒說「人情世故」。後來警方證實林華蓉的手機已經被傳銷人員控制,12號之後的聊天都是對方編寫的。

林孝俊的愧疚來的不是沒有道理。對一個財富和信息都處於貧瘠狀態的家庭來說,年輕人人生的每一步都需要自己獨立與世界對抗,難以從父輩身上獲得更多的指導和建議。而身處象牙塔的他們,有時候還不足以對抗世界的險惡。回過頭去看時,這些受害人的家庭都回憶起事件發生時的蹊蹺,但他們卻並沒有真的在意、阻止悲劇。或者說,他們沒有阻止悲劇的意識和能力。

林華蓉、李文星們被寄予改變窘迫處境的厚望,這種期盼來自家庭,也來自他們的自覺。他們代表了一股迫切向上的草莽力量,在橫衝直撞中犧牲了自己。的社會階層流動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最為暢通,大批寒門之子通過上大學、下海經商完成自身階層的上升。但近些年來,社會階層趨於穩定,階層變動逐漸固化,上升通道越發收窄。想要靠一張大學門票,通關整個人生的好事,早已經成了歷史。

這些在狹窄通道上夭折的年輕的野心,是這個時代悲劇,承受這個悲劇的是他們背後單薄的家庭。

出事後,林孝俊和兩地打工的妻子一前一後來到派出所,他們得以見了一面。看了女兒的遺體后,妻子沒有回家,徑直去了打工地珠海。

留給這個家庭的是沉重和難以言說的悲傷。一提到孫女的離世,爺爺奶奶就流眼淚。奶奶哭暈了過去,掐了幾次人中才醒來,醒來又接著哭。兩位老人從孫女1歲零兩個月開始就帶著她,孫女走後家裡被悲痛籠罩著。林華蓉的三個同學來家裡探望,爺爺招待了他們,不會說普通話的爺爺只能接受著同學們的安慰。

他們甚至沒有見到孫女最後一面,林華蓉的遺體已經在湖北火化,沒有回家。

【想看更多,請移步「AI財經社(ID:aicjnews)」微信公眾號】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