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足球飛來砸中嬰兒致顱內出血 踢球人被判承擔四成責任

足球飛來砸中嬰兒致顱內出血 踢球人被判承擔四成責任

何強(化名)是省城一所高校研究所學院的學生,去年4月份,他與研究所學院足球隊隊友自發在校田徑場中間的足球場進行訓練,踢球時,何強一腳從球場中線附近距球門50米左右的地方將球向球門位置長傳。然而,這一腳長傳球不僅沒有帶來進球,還給何強帶來了一場官司。

據安徽商報消息,何強(化名)是省城一所高校研究所學院的學生,去年4月份,他與研究所學院足球隊隊友自發在校田徑場中間的足球場進行訓練,踢球時,何強一腳從球場中線附近距球門50米左右的地方將球向球門位置長傳。然而,這一腳長傳球不僅沒有帶來進球,還給何強帶來了一場官司。足球落地后,砸到了附近一名一歲不到的嬰兒,導致嬰兒受了傷。近日,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判決。

嬰兒被球砸中導致顱內出血

何強是學校研究所學院學生,也是足球隊的隊員。 2016年4月4日,學校研究所學院足球隊正在為一項比賽進行訓練備戰,他們訓練的地方是在學校田徑場中間的足球場,足球場周圍是田徑跑道。

訓練進行到當天傍晚18時許,何強在足球場中線附近距球門50米左右的地方將球踢向球門進行長傳,而此時嬰兒的母親抱著嬰兒恰巧路過球門後方的跑道,長傳的足球落地后彈起砸到了嬰兒。

被足球砸中后,嬰兒受了傷,被送往安徽省兒童醫院住院治療,被診斷為創傷性顱內出血。嬰兒接受了止血、營養神經等治療並進行了相關檢查,10多天後出院。嬰兒因治療產生醫療費用20630.9元,何強墊付了1500元。

事發后,嬰兒父母多次要求何強賠償損失,雙方沒能達成一致。為此,嬰兒父母起訴至法院,要求何強賠償醫藥費、護理費等共計3.6萬餘元。

踢球者稱已無法控制足球

為此,何強辯稱,他和對方素不相識,此次事故完全是意外事件,他對於此次事故的發生沒有任何故意和過失。「我正對球門進行長傳是符合足球運動的基本規則,在踢出足球的那一刻,已無法對足球進行實際控制。足球在向球門附近飛過去的過程中,孩子的家人帶著孩子恰好出現在球門附近。」何強稱,足球落地彈起之後碰到嬰兒完全是他無法預料的,他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最多承擔不超過10%的補償責任。

何強認為,事情發生的運動場是學校建成學校管理,主要用於體育教學、訓練、比賽和舉行活動。運動場周圍均設置有圍網,是封閉性的運動場,進出口處有警示牌,警示牌明確告知「每日8點至19點為教學訓練時間,嚴禁無關人員入內,其他時間向師生員工和社會開放;禁止學齡前兒童進入」。

何強認為,該時段是下課時間,在運動場內訓練的學生較多,對於嬰兒來說,此時的運動場危險性極高,但是嬰兒的監護人,莽然帶著孩子進入體育場,導致此次意外事件發生,監護人有重大過錯。「我在院隊訓練時,是根本無法預料到會有嬰兒在運動場內的,很難注意到有嬰兒在球門附近。另外,對於嬰兒來說,球門附近屬於危險性比較高的區域,但是監護人還是帶著孩子在球門附近走動。」何強認為他沒有過錯,沒有違反基本的體育運動規則或體育精神。

家長責任大 踢球者長傳也有責

法院經審理查明,事發田徑場外圍設置有鐵質圍網,出入口的警示牌載明:田徑場是學校體育教學、訓練、比賽和舉行大型運動等主要場所,未經同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在場內開展活動;8:00~19:00為教學訓練時間,嚴禁無關人員入內,其他時間向師生和社會開放;學齡前兒童謝絕入內,老人、兒童必須在家人陪護下方可進入。事發時該田徑場的門是開放的,許多人在跑道上進行鍛煉。

法院認為,不滿一周歲的嬰兒,行動完全依賴其父母,但父母無視警示牌的提示,無視田徑場內許多人正在進行體育訓練和運動鍛煉的事實,將沒有任何自主防護意識和能力、身體嬌弱的嬰兒置於較為危險的足球場周邊。嬰兒的兩監護人應對事故的發生承擔主要責任。

何強踢球的場地並非獨立足球場而是一個綜合田徑場,足球場周邊跑道經常有人從事體育訓練,因此他在從事足球運動過程中負有一定的注意義務,應對損害的發生承擔次要責任。法院最終酌定,何強對嬰兒遭受的損害承擔40%的賠償責任。

近日,法院作出判決:何強賠償嬰兒10420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