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原創青春小說:落寞的愛(三十八)

原創青春小說:落寞的愛(三十八)

夜晚的花園,沒有熙攘的人群,沒有繁鬧嘈雜的景象,一切都顯得那麼安靜。林肖楓牽著夏青的一隻手,邁著散漫的步子,走在寂靜的小徑上。月光冰冷,樹影搖晃,蟲兒很靜,路燈的光將兩人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看那燈光就是這花園裡的靈魂,勾勒出了晚秋里的風骨。夏青抽出自己的手,停住腳步,轉身背靠在一棵樹上,仰臉看著昏黃的路燈說,表情顯得有些沉傷。

這個秋天又快過去了,我們就在冬天裡守候著春天,等春暖花開的美好。林肖楓靠近她的身體,雙手捧起她的臉,點吻了一下她的唇。今天的晚間,夏青沒有了往昔的矜持淡漠,主動找他約會,讓他十分意外,是欣喜若狂,感到愛情已塵埃落定。

夏青沒有惱怒,也沒有躲避,表情有些呆,這個吻,吻出了她的淚水,吻出了她的回憶,如煙似夢,令她心碎的痛,靈魂深處傳來聲聲悲鳴。看著林肖楓醉意的臉,突然拉高聲調發怒似的說:為什麼這個世界上總是存在一些無奈,而這些無奈,卻很難改變,為什麼人總會做些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此時的耳邊回蕩著劉書萍的話,眼前浮現著徐子墨的影子,還有李小曼那張悲恨的臉。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樣說,也許你不相信我愛的忠誠,我可為情生為情亡。林肖楓輕輕把她擁在懷裡,用臉溫柔地摩挲著她的頭,眼角有些濕潤,這句肺腑之言竟然使他感傷滿懷,牽引出內心深隱的脆弱。

肖楓,你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一個男人?夏青離開他的懷,轉身背對著他問,不忍睹他沾著淚水的雙眼,更不想再聽那隻會令她心生憂怕的表白,試探著想了解劉書萍不願說出的經年往事,為何求她讓他們在一起。他是個慈父也是個嚴師。

那你母親呢?夏青繼續追問。

她,她目前還在國外,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林肖楓抬頭望了望夜空說,攬著她的肩走出了花園。他不願評價自己的父親,更不願說如怨婦一般的母親,還有那個猶如墳墓的家。年輕的生命活的很蒼白,愛上夏青后,他才感覺自己活的五彩斑斕。

張春生從口袋裡摸出一支煙點上,在小區門口的一側來回踱步,面上神色凄然。夜風蕭蕭,透骨冰涼,觸動著他身心那根柔軟的心弦。他在此處的目的,說不清楚,就這麼想來來回回的走著,不時地停下步子看看夏青居住的那棟樓房,許是藉此處排解一下積悶在心中的情緒。 在離小區門口不遠處。 夏青拿開林肖楓的手,說:就送到這裡吧,已經很晚了,你快回學校吧。

好,注意路上安全。林肖楓戀戀不捨地轉身向學校方向走去。

張春生見夏青走了過來,意外的驚喜,感覺像天意安排,讓他們在這裡見面訴說昔日情懷。心裡一陣激動向她走去,迎面相對,她驚愕的一怔,轉頭大聲叫喊林肖楓,張春生迅速又縮了回去,隱蔽在一棵樹下。

林肖楓聽到后,以為發生了什麼危險,飛快地跑回到她面前:怎麼了?是不是有歹徒?他一邊問她一邊掃看周圍。

沒有歹徒。夏青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親吻一下他的唇,送開手:回學校吧。轉身快速地走進了小區,沒有回頭看一眼。她毫無猶豫地演了一幕戲,想結束掉張春生苦苦的單戀,給種安慰,也是慢性的幻滅,莫名的情緣已盡難飄繼,只能無言以退。

過了許久,張春生才從樹下緩緩走出來,神情暗沉的比漆黑的夜還暗沉,心如刀割般的難受,痛的快無法呼吸。可謂是,情不舍,愛孤立寒秋心,雙面伊人離凄凄。他想抽煙,把那想要的愛情給燃燒掉,掏出煙盒,發現已經空了,劉書萍,你這個勢利眼劊子手,如果不是你——他咬著牙把煙盒捏成一團,掄起胳膊扔在了地上,很快被風吹起而失無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