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團混戰時代:永遠在出道 爆款在何處?

女團混戰時代:永遠在出道 爆款在何處?

MERA出道照

距離SNH48總選還不到一個月,又有一個新女團出道了。在麥銳娛樂的女團MERA出道現場,能聽見有人不時討論,又有新團啦?無怪乎人們這麼想,自從2016年開始,國內女團開始頻頻湧現,就在兩天前,一個名叫CherryGirls的女團也在上海體育場宣布出道。

當然,MERA和此前的女團還是有些不一樣:成員只有五位,主打曲是電音風格,唱跳頗費功夫。嚴格地說,從某些角度來看,MERA身上有點韓國流行文化基因。在眼下日系扎堆的偶像組合里,算是獨一份兒。

就在成員們一一發表感言之後,麥銳娛樂的創始人王叢也上台致辭,在擔任女團推手之前,他的上一個身份是華策影視的副總裁兼董秘。MERA其實已經訓練了12個月,相比市面上其他在養成中獲取成長的女團,算得上偶像產業里的重工。不同於其他二次元、投票變現、星游聯動的玩法,王叢選的賽道是影視變現,「重工」的原因是只有頭部的藝人才能在挑戰中勝出。

眼下國內的偶像市場,女團數量超過200支,還不包括正在上升的虛擬偶像產業,但一直沒有出現真正的王者。混戰時代里MERA這樣的女團能否成為爆款,還要留給時間驗證。但王叢的方法論無疑為國內的女團市場提供了一個新的理解方式:除了養成和二次元,我們還能玩點什麼?

一個想當教練的人

1996年出生的張紫寧是MERA的成員之一,出道前就讀於傳媒大學聲樂表演專業。她不想像同專業的其他人一樣走上那種一眼能望到頭的生活,選擇了到麥銳練習。這個雙魚座的女孩選擇麥銳的理由,除了訓練老師的履歷,還有對王叢的信任。95后判斷人的指標很有趣,「他很養生,想來應該是個好人。」

張紫寧

王叢做的工作當然不止如此。早期為了讓練習生和他們的父母相信自己是一個負責任的人,他會帶他們見自己的太太,甚至帶到自己北京的丈母娘家裡,「整個背景都告訴他,未必能讓你大紅大紫,但是在我們這裡至少能夠學到真本事,所謂的真本事就是表演、唱歌和跳舞。」

五個女孩被安排統一住在公司附近的某小區,有宿管24小時陪伴,有阿姨料理家務。開始練習之後,王叢也不定期地在微信上跟父母們報備成員們的日常:今天做了什麼,吃得如何,身體怎樣。女孩們管他叫老大,他看起來的確更像一個大家長。

驅使王叢如此耗費心力地去打造女團的原因,除了生意人的頭腦,大概還因為他內心的教練情結。王叢一直是個狂熱的體育愛好者,他喜歡曼聯的亞歷克斯·弗格森爵士、杜克大學的老K教練和NBA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教練波波維奇,三人的共同之處在於擅長發掘有天賦的新人,並能通過系統地訓練,培養出優秀的隊員。12歲之後王叢意識到自己沒有能成為職業運動員的天賦,但保留了這種成為教練的渴望:他相信體系比天賦重要。

2014年,王叢離開基金公司,在華策影視擔任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首席戰略官,負責公司戰略規劃等工作。這段經歷令他認識到,娛樂行業和體育的共通點是都要以培養人為核心。在華策待了三年之後,隨著外界對版權付費和偶像的認同的初步成熟,王叢覺得,自己做「教練」的契機來了。「我相信絕大多數人,只要有基本的素質和潛質都可以通過訓練,哪怕你成不了吳亦凡,但你能成為一個(至少)75分的偶像」。

麥銳娛樂成立於去年8月,在今年3月宣布拿到辰海資本數千萬元的天使輪投資。業內有的音樂公司在簽約藝人時全憑感性認識,比如讓對方描摹自己眼中的世界,但王叢更相信「工業化」的指標:比如將食指靠近下巴,上部是否能觸到鼻尖。此外,他選人的標準里有一條:必須經過聯考。因此MERA的成員基本都來自一線高校,最小的成員也即將去美國讀大學部。在王叢看來,文化層次決定了偶像能夠走多遠。

公司練習生年紀基本集中在95后,最小的男生比他差了15歲,為了這幫孩子,王叢甚至推遲了自己生小孩的計劃,儘管他已經34歲。「楊賢碩創立YG的時候是1996年,34歲的時候,這個年紀就是要創業干這個事情」。

為什麼沒有爆款女團

如果以時間來進行劃分,成立於2012年前後的lunar、SNH48、七朵應該算國內第一代女團。但如今仍在大眾視野積極活動的只剩下SNH48。2014年成立的1931雖舉YY全平台之力打造,有大流量的直播通道,但也把自己圈進了互聯網的怪圈裡,缺少娛樂基因。人們對這個組合最近的印象來自於在《奇葩大會》上宣稱「來自18線女團」的馬劍越,她說前者是她今年唯一的通告。

而2016年之後,脫胎於綜藝的蜜蜂少女隊本質上也還是複製養成系的路線,剩下一些小團體如Sunshine、FFC另闢蹊徑,但幾乎都沒有太大水花。在剛剛結束的第四屆SNH48總選,冬粉們貢獻了300萬張選票,但以整個泛娛樂產業來說,也還算不上爆款。

至今沒有出現爆款女團的原因很多,複雜的地緣關係和如何將海外體系本土化是關鍵。聚粉文化創始人孫華寧此前在三聲的採訪中表示,接下來會在不同的城市建立當地的偶像團隊,因為太大,外地冬粉趕場成本太高。他管理的女團SSIDOL主要在咖啡館進行小型演出與見面會,讓冬粉可以在咖啡館內進行社交、飲食和應援等多種活動,營造生活空間。但關於地理的問題恐怕沒這麼簡單,因為以深圳為基地的七朵正是因為遠離北上等娛樂中心,逐漸淪為地方團。

為了跨越實體劇場輻射的有效半徑,YY娛樂的CEO陳洲認為真正「劇場」其實是直播間,雖然1931在線下建立了劇場,但他更希望是靠互聯網完成這次實驗,「說白了,我們本質上就沒打算以線下的方式獲得最後的成功,我曾經跟耀川(註:著名音樂人陳耀川,1931的總製作人)聊過一次,我跟他說,如果你把這個團通過傳統的手段做得再大紅大紫,但卻完全沒有互聯網在裡面作決定因素的話,這是不成功的。」酷狗的繁星網也試圖走通線上造星的路子,他們曾經在2012年主推了一位叫庄心妍的線上主播,她的《一萬個捨不得》每天都有一百多萬收聽。但互聯網的速食邏輯讓1931和繁星網在本土化的嘗試中都走偏了,女團從偶像的位置逐漸滑向了網紅主播。對於大眾來說,這兩者有著天壤之別。

因為工作的原因,王叢曾高強度地研究過韓國的娛樂產業,並在2015年寫了一本《韓娛經濟學》,這本書在豆瓣上評分是7.4分。他覺得,做女團這件事需要在基於成熟的海外體系上進一步本土化,配合國際團隊,佐以強大的運營能力,三者缺一不可。從配置上來看,麥銳倒是集齊了這幾點:製作團隊曾為EXO、SUPERJUNIOR等組合做過專輯,藝人和培訓團隊則發掘培訓過防彈少年團、4Minute、Girlfriend等知名組合。老師們教授的唱法偏向日本、歐美式的speechlevelsinging,舞蹈則借鑒更適合亞洲人身體素質的韓國音樂。

至於本土化,麥銳則創造了一個改良的出道速度,時間控制在12-18個月,這個時間比國內女團要長,但是韓國練習生的出道時間則普遍會在2年以上。「我不認為韓國練5年比咱們這兒練18個月好,為什麼?韓國的文化決定了所有的都是無條件地服從命令,一個動作做100遍沒有任何人知道,一萬個小時定律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及時有效的反饋,就是不斷有人告訴你哪好哪不好,如果你錯誤的練一萬個小時,你10萬個小時也練不出來。」王叢說,給練習生們上課的5個老師都跟麥銳簽了3年的排他合同,以便能夠專註於一門培訓。

周五的上午,他帶記者界面娛樂參觀了公司二樓的練習教室,舞蹈房、練歌室、健身器材、更衣室等一應俱全,有幾個年輕的男孩正在練功拉伸。麥銳的男團預計在2018年出道,對此,王叢的野心也比女團更大一些,他希望在女性消費佔主導的偶像市場,男團能夠一出來就是95分。這個邏輯和市面上的養成系幾乎是反的:後者在出道后才逐漸蛻變,麥銳則希望自家的偶像一出場就能驚艷四座。而相比女團的混戰,國內男團形勢倒是更加分明:一半被海外團體壟斷,一半被tfboys佔據。

「所有人盯著饅頭,餅在這兒呢」

相比那些從網紅、直播、遊戲切入女團領域的對手們,王叢有他的優勢,「我是真正在第一線乾的,有些入場的都不是所謂的藝人行業,這跟你買一個IP外包給別人做完全兩回事兒。」而一位了解他的投資人,則直言主修經濟學又有影視從業經驗的王叢來做女團是對其他人的「降維打擊」,「文化領域沒文化的人太多了。」除去在華策的任職經歷外,王叢也擔任南京時間海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後者為張嘉佳的公司。

單從目前市面上的女團來看的話,無論是48系還是蜜蜂少女隊、萌萌噠天團、1931等,基本還是在二次元和冬粉經濟中打轉,屬於細分領域。好處在於,能精準定位到喜歡養成系的冬粉,缺陷也同樣明顯:這塊市場的天花板就在那裡,人多了總有擠破頭的時候。

SNH48公演照

今年第四屆SNH48總選舉的冠軍鞠婧禕共獲得277781.3票,整場投票為絲芭帶來的總收入則在1億左右,從細分領域來說成績不錯。但投票所創造的收益顯然不足以與這兩年熱錢涌動的影視行業相比,根據藝恩2016視頻行業付費市場研究報告,2017年底視頻付費用戶規模可能會超過1億,而根據目前視頻網站的分賬模式,這些付費會員產生的收入將有很大一部分流入頭部藝人手中。今年上半年幾部以小博大,分賬千萬的全網劇同樣證明了影視行業的潛力巨大,但音樂市場不掙錢似乎已成為心照不宣的常識。

鞠婧禕在總選舉

這也是王叢將影視行業選為MERA賽道的根本邏輯,除去接下來的高校巡演和每月一張EP,MERA已經在籌備一場年底播出的綜藝節目,年後將開機她們自己的劇。

與此同時,行業里的其他玩家在影視行業的路上還走得較慢,大部分還都在網大里混臉熟。戰鬥少女ATF組合出演《校園武林榜》、1931組合的范薇出演《電競高校2》、萌萌噠天團還以最受歡迎的歌曲《帝都》為主題,拍攝了十集網劇與四部網大。這些作品也許帶來了不錯的收入,但並未在主流輿論場里佔據高地。鞠婧禕在2016年倒是參演了《九州·天空城》,但總選舉第二名的李藝彤只在《貼身校花》里演了個女配角。後者也讓48系的冬粉開始懷疑公司的運營能力:為何沒有給TOP的成員配上最好的資源?

當然會有人覺得王叢這樣什麼都自己做的重模式費力,比如萌萌噠天團每周出一首歌的互聯網速度,用大數據分析冬粉的喜好,進而精準打擊,並成功拿到了梅花天使創投的投資;比如孫華寧在組建SSIDOL的時候就是從已經活躍了一年多的宅舞團隊里選了5個人,在保證團隊影響的基礎上增加了了2個新成員,他認為這樣選出來的成員比海選的人更有決心。「如果我去找投資人,還說需要幾個億來做女團,估計都沒有人會理我的。」王叢的確沒有拿到幾個億,但他的履歷令投資人很快決定給他一筆錢,從見面到正式入賬,前後只有一個月時間。

因為說到底,女團還是一門生意,對投資人來說,在偶像領域國內目前可瞄準的標的並不多,他們能做的就是選人和看準方向。辰海資本除去投資麥銳娛樂,還在今年4月聯合貓眼成立辰海妙基金,投資了包括時間海、小三角、原際畫等幾個項目,其中「原際畫」創始人黃銳是曾經捧紅了TFboys的經紀人。與以團體為單位的偶像經紀不同,「原際畫」打算採用動漫→真人的藝人養成模式,第一期將推15人的跨次元男團組合,變現途徑包括在動漫作品里做內容植入、自製網綜、漫改真人舞台劇、廣告綜藝代言以及周邊等。這個圈子很小,辰海妙基金今年新加入的合伙人陳悅天就曾在創新工場參與SNH48的早期投資。

原際畫出道照

MERA的MV在音悅台上線之後,很快有網友發彈幕說山寨韓國,對此王叢的反應是「管他呢」,他覺得自己要帶領MERA做的是抵達大眾的審美,因為看日韓的始終是小基數,一直以來質疑他的人比相信他的人多得多。

「你覺得會給自己的女團的成員最好的資源是什麼?」

「我沒有私心,把我所有的都奉獻給他們,什麼資源太具體了,我把我的時間,青春,精力,不一定是女團,就是這個公司吧,這是一個偉大的教練做的。」對於王叢來說,這事不管成不成,都是他偉大的夢想。而對於我們這些觀眾來說,行業里的新血至少提供了一些新的審美可能,畢竟只有制服美少女的世界太令人疲勞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