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宋詞風骨,宋詞人

宋詞風骨,宋詞人

賞析古典詩文,聆聽先賢心聲,感受如畫意境!古詩文賞析,與你一起感受中文之美!

本文來源於:唐詩宋詞品讀

「詩歌是一個年代最明徹的寫照。」

當浮華煙雲散去,宋詞就宛如一抹斜陽下的雕花窗欞,將宋朝骨子裡的風情低吟淺唱。

唐詩已經是一個高峰,本以為這些前人凝血之作已道盡人間所有。不料,歷史長河緩緩流淌,至宋,又翻新篇章,說前人所說卻不落俗套,道前人所道能唱出新意。在一篇篇長短句中,漸漸看到了宋代士大夫的風骨,他們詩酒風流背後的仁愛之心,寬袍大袖下的鐵肩道義,「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千古絕唱。

繁華、混亂、自由是那個時代的標籤,時代孕育了許多個性迥異的獨特靈魂:或洒脫、或浪漫、或柔情、或曠達。

柳三變,率性而為,「忍把浮名,換了淺吟低唱」,始終百折千回的柔腸道盡最複雜的情感世界。

張先,「雲破月來花弄影」,因詞中多用影字,人稱三影先生,縱然多數詞作涉眠花卧柳,但語言的韻味卻雅緻一流。才不大而情有餘,別於秦、柳獨開妙境,詞壇中不可無此一家。

賀鑄,用「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告訴我們男人也可以如此多情。 化抽象無形的情思為具體可見的形象,構思奇妙,堪稱絕唱。

歐陽修,樂觀,大度。別人是苦於宦海,哀於宦遊,只有他安於宦遊,樂於宦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 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所到之處,縱情山水。這樣的人與其說是豁達,不若說其心地坦蕩,心性純粹。提攜後人,真誠無私,縱使出門被打,亦如此。晚年的選擇才更是智者的隱退,高也。

李清照,可謂說不盡,道不完。筆底下生出朵朵絢爛之花:少女的嬌羞,少婦的甜蜜相思、牽挂、小愁怨、小情趣...南渡后對自己人生境遇的慨嘆,對國難國運的憂愁,不得不讓我們重新認識到這位詞壇奇女子的情與義。可最終卻也只能發出「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無限哀嘆。

朱淑真,「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性情剛烈,才情出眾,傳世作品雖少,卻也首首「撩人」。

晏殊,生活、仕途均一帆風順,然而安逸的生活並未讓其沉溺其中,忘乎所以,對時光匆匆的哀嘆,對美好事物稍縱即逝的傷感,讓這位「富貴詞人」的作品不只是簡單的一句「為賦新詞強說愁」所能評判的了。

林逋,外人只知其「梅妻鶴子」,見到的似乎是孤傲、自得的清高,不知其內心是真正的平靜與滿足,而這種閑適是裝不來的。

蔣捷,有過少年時的意氣風發與憧憬,卻未有得志時的歡愉,終生漂泊,未尋到合適的位置施展才華,只落了個「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的嘆息。

秦觀,處處有情,處處留情,卻處處無怨。可能他真的相信「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為甲寫詩傳情,為乙題詩留念,他本身就是一座情感製造工廠,雖多情,卻也都是真情。

蘇東坡,將他放逐天涯,他卻隨時隨地都能自得其樂,讓恨其之人咬牙切齒,一個天生聰明卻永遠也學不會人世聰明的「不可救藥」的樂觀者,縱使世事變遷,滄桑無比,風霜侵蝕,謫路曲折,仍堅信「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感謝那個時代造就了這些璀璨。風流人物幾多許,斯人雖已逝,卻留下了一首首小詞在優美的,雋永的,歷史的塵埃中綻放。而我們,融化在這樣的小詞中。

品讀它們,就是在品讀一種風骨,品讀一段人生,品讀一個時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