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在寅改口「薩德」 中國還有哪些辦法

文在寅改口「薩德」 中國還有哪些辦法

韓國現任防長韓民求(左)和總統文在寅(韓聯社)

近日,關於「薩德」問題,韓國發生了兩件值得關注的事情:一是韓軍瞞報4輛發射車秘密入境,韓媒稱文在寅震怒;二是韓國總統文在寅會見美國參議員時明確表態稱,韓國新政府「不會輕易改變(由韓美共同作出的部署「薩德」的)決定」,問題只在於程序的正當性。「薩德」進入朝鮮半島有何危害,應該如何破解呢?海外網(m.haiwainet.cn)邀請雲南財經大學國際工商學院一帶一路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馬堯對此撰文分析。

「薩德」進入朝鮮半島以來,整個東北亞地區被攪亂。近日,這個潘多拉匣子開始慢慢開啟:據韓聯社消息,韓國總統文在寅31日下午在青瓦台接見正在訪韓的美國民主党參議員迪克·德賓時表示,部署「薩德」是為了對付朝鮮威脅而由韓美共同作出的決定,雖是前屆政府的決定,但新政府同樣會對此加以重視,不會改變原有決定,或者向美釋放其他信號。

危害

文在寅的態度已經非常明確:儘管在此之前,美國以及韓國軍方瞞著他將4部「薩德」導彈發射架偷偷運進韓國,但是他還是支持「薩德」入韓,並積極推進其部署。也就是說,文在寅先前反對的是「薩德」部署的程序,而部署「薩德」本身。「薩德」入韓的危害是實實在在的,估計以後會讓韓國民眾有喊不完的口號。

這為美國的為所欲為開了一個惡劣的先例。眾所周知,前幾天發生的4部「薩德」發射架偷偷入韓的事件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違反政治倫理的惡性事件,不但違法,而且對於政府和國家元首的威望造成了嚴重的衝擊。而文在寅在「震怒」之後居然還堅持積極推進部署,這似乎在暗示美國,以後遇到類似問題可以照此例處理,這無疑開了一個惡劣的先例,從長遠來看,韓國恐怕要做好經常為美國「買單」的準備。

地區安全局勢因此惡化。「薩德」的前沿部署可以全程對洲際彈道導彈各個誘餌進行監視,從而掌握對各個目標不同的判據,提高分類成功率。特別是對於擁有分導式多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來說,母倉一般信號強度很大,在釋放子彈頭前處於特別脆弱且好識別的部位,一旦母倉在中段被打掉,整個導彈就會失效。而「薩德」部署在韓國后就可以利用自身高精度X波段雷達完成監視任務,利用指揮控制單元BM/C3將信息傳導給美國本土的彈道導彈防禦指揮中心,再調派GBI或者「宙斯盾」艦的「標準」-3完成攔截,特別是如果「宙斯盾」艦部署在日本海或者北太平洋就有可能對分導式多彈頭母倉造成直接威脅。這無疑對中俄的戰略核力量的有效性構成了非常嚴重的衝擊,而中俄與美國之間的核平衡恰恰是構成亞太和平與穩定的基礎,這種平衡遭到破壞之後將會產生令人不安的後果。幾天前,美國的洲際彈道導彈攔截試驗取得成功,這更加增加了美國反導的籌碼。可以說「薩德」部署帶來的衝擊已經很大程度上危害到世界和平。韓國也因此成為美國在導彈攻防領域對抗中俄的前沿陣地,不知這個領土面積不到10萬平方公里的國家能否承受如此之重。

地區經濟一體化因此逆轉。冷戰結束后,地區經濟一體化成為地區和平與繁榮的基礎,為此進行了不懈的努力,包括大力推進中韓自貿區的建立。而韓國部署「薩德」的行為無疑破壞了雙邊的信任,使得這種進程無法進行下去。作為一個國內市場狹小,經濟嚴重依賴外貿的國家來說,韓國因此受到的損失將遠大於。

資料圖:韓國正在部署的薩德系統(圖源:騰訊網)

破解

對於來說,「薩德」落地意味著一件事情:放棄幻想,準備鬥爭。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工業國家,近年來在軍工領域取得了一系列成就,有能力在軍事領域將「薩德」帶來的衝擊降到最低。

首先是提高導彈的突防能力。此舉的目的在於讓「薩德」系統即便能夠探測,也無法進行有效攔截。目前常見的彈道導彈突防手段包括:飽和攻擊同時發射多枚導彈或攜帶多彈頭,超出防禦系統的攔截能力。通過使用誘餌,使防禦系統難以分辨出真目標,比如使用複製誘餌(與真彈頭目標特徵相近似的誘餌),差異化誘餌(與真彈頭之間或彼此之間的目標特徵有一定差異的誘餌)和反模擬誘餌(將真彈頭偽裝成誘餌);在戰鬥部上使用有源/無源電子干擾裝置,比如鎢制重箔條,因為在大氣層中雷達可以通過速度差迅速分出箔條和彈頭,但在大氣層外沒有空氣阻力,箔條只會慢慢與撒布器分離,雷達系統很難分辨出哪個是箔條哪個是彈頭,阻礙其對導彈進行快速定位。

此外,還有多層隔熱保護罩(將真彈頭隱藏在多層隔熱保護罩或者鋁製冷卻器中,降低表面溫度),雷達隱身(包括低反射截面外形、隱身塗料等)、火箭燃料添加劑(在火箭發動機燃料中釋放添加劑,改變火箭尾焰波長,阻礙預警衛星發現)、速燃火箭(加速火箭發動機燃燒,在衛星發現前結束助推段)等手段。 而彈道機動彈道導彈通過某些機動方式改變飛行軌道也能躲避防禦系統的探測、識別和攔截,包括跳躍彈道、大氣層外機動變軌、螺旋彈道、高空滑翔等。上述突防手段對於來說並非難題,可以綜合採用,效果更好。

其次是更換部署地點。由於AN/TPY-2型X波段有源相控陣火控雷達的探測距離是2000公里,而的遼闊疆域南北距離遠大於此數,特別是加上南海等周邊海域,的核力量特別是海基核力量有充足的機動空間。將核力量通過調整部署的方式可以將「薩德」系統部署帶來的衝擊降到最低。

此外,對AN/TPY-2型雷達進行干擾也是反制「薩德」系統的有效手段。綜上所述,有足夠的能力對「薩德」系統進行反制。

思考

「薩德」入韓之後,美國的全球反導網路體系框架大致成形。在歐洲部署「宙斯盾」系統,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從東西兩個方向對俄羅斯形成夾擊,此外還離間了中韓關係,並藉此打造亞洲的「小北約」。毫無疑問,美國是最大的贏家。而作為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韓國,除了收穫中俄的怒火以及一個日益惡化的安全及經濟環境,一無所獲,不知是否還要為不能保護自己的「薩德」系統掏錢。由此來看,文在寅未來的總統之路恐怕不太好走,也許是時候考慮如何避免重蹈朴槿惠之流的覆轍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