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老葯「別」用治腸癌: 效果拔群!

老葯「別」用治腸癌: 效果拔群!

BRAF突變是一個很常見的致癌突變:30%左右的惡性黑色素瘤患者攜帶這個基因突變,此外在肺癌、腸癌等其他種類中,這個突變的發生率大概也在5%-10%左右。

針對BRAF突變的靶向葯,其實有很多:威羅菲尼、司美替尼、卡比替尼、達沙替尼……這些藥物在有BRAF突變的惡性黑色素瘤上,都取得了很好的療效;部分藥物在有BRAF突變的肺癌中,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但是,對於有BRAF突變的腸癌,幾乎屢戰屢敗。

2015年,一項發表在JCO雜誌上的II期臨床試驗,就檢驗過威羅菲尼在BRAF突變的大腸癌中的療效:21例患者,只有1例部分緩解,平均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是2.1個月……這數據實在是有些慘淡,發起這項研究的教授們,自己都不好意思繼續做下去了……

但是,有BRAF突變的腸癌大約佔5%-8%,每年也是成千上萬條生命;而且,相比於沒有BRAF突變的大腸癌,這部分病人的預后極差,生存期極短;科學家和醫生不能無動於衷,熟視無睹!

反過頭來研究:有BRAF突變的藥物,用了BRAF抑製劑,為什麼沒有效果——研究發現,其中部分人是由於阻斷BRAF以後,EGFR信號通路又代償性活躍起來了。癌細胞就是狡兔三窟,九尾妖狐。

EGFR是上游基因,堵住下游的BRAF,上游可以另找通路

既然是由於EGFR代償性活躍起來了,那麼能不能同時阻斷BRAF和EGFR呢?

前天在美國召開的全美消化道腫瘤學大會(ASCO-GI)上,公布了一項最新的研究數據。

106位BRAF突變的、其他治療失敗(尚未使用過EGFR抗體,因為按照常理,這類人本來就不適合用EGFR抗體)晚期大腸癌患者,按照1:1的原則,分配到實驗組和對照組。實驗組的治療方案是:EGFR抗體愛必妥+化療葯伊立替康+BRAF抑製劑威羅菲尼。對照組的治療方案是:EGFR抗體愛必妥+化療葯伊立替康。對照組如果進展了,患者同意的話,可以申請換到實驗組去(最終顯示有50%的對照組的病人,在疾病進展后,申請換到了實驗組)。

結果顯示:實驗組相比於對照組,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提高了一倍多(2.0個月到4.4個月);有效率提高了4倍(4%到16%);疾病控制率提高了3倍(22%到67%)。

副作用方面:三葯聯合方案,主要的副作用是,中性粒細胞下降(28%)、貧血(13%)、噁心(15%)。

106個人的隨機雙盲對照試驗,其實人數已經不少了,目前來看,數據還是可以的。期待III期臨床試驗早日重複出這樣的數據,給BRAF突變的大腸癌患者帶去福音。

最後,通過這個例子,蘿蔔還有一段話要說:很多病友都會做基因檢測,但常常測出來的突變,在自己所屬的腫瘤里並沒有靶向葯,但是在其他別的腫瘤里有新葯。比如BRAF突變的腸癌,能不能用治療惡性黑色素瘤的威羅菲尼呢?比如ALK重排的胰腺癌能不能用治療肺癌的克唑替尼呢?比如HER2擴增的小腸癌能不能用治療乳腺癌的赫賽汀呢?

我個人的意見是:對於類似的情況,建議先接受已經被醫學界公認的其他規範治療,或者已經有比較充分證據的其他新葯,最後再來嘗試這些幾乎沒有證據的只有理論支持的「借用」別的腫瘤的新葯。因為,有好的例子,也有不少反例。不同的腫瘤,畢竟還是大不相同的,「照搬照抄別國經驗,未必永遠靠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