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考不行?中小學招生密考暗流涌動

不考不行?中小學招生密考暗流涌動

中國小招生季來臨,近期多地公辦、民辦學校秘密組織招生考試被媒體曝光。招考看似一片平靜,實則暗流涌動。義務教育階段通過考試選拔招生,是國家明令禁止的行為。但一些學校在校外培訓機構的掩護下,以內部統測排名等手法變相招考,考試內容多為奧數。

違規密考,更加普遍和隱蔽

據家長和考生舉報,五一假期,廣州一家知名民校組織了小升初密考。考場設在該校教室內,考試分為上下午兩場,持續近5個半小時,共有2500多名考生參加了考試。家長、學生反映,此次密考打著校園開放日、公開課的幌子,學校工作人員先讓學生看視頻,隨後給他們髮捲子,一張為語文英語試題,一張為數學物理化學試題。

民校招考如火如荼,公辦學校也毫不示弱。據家長反映,最近廣州一些公辦重點國中也偷偷組織了密考選拔重點班學生。對外說是「面談」,實際上還是一種變相的考試,考生會現場抽取若干題目,其中的數學題是奧數題,只是口述出解題過程和答案。

國家雖然明令禁止義務教育階段組織各種形式的考試選拔招生,但各種密考層出不窮,一些培訓機構更是深度參與其中。

廣州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小升初學生家長告訴半月談記者,報讀這些民辦名校,最重要的就是看各種學科比賽名次以及一些知名培訓機構的統測排名,如果孩子有華賽杯、小英賽等奧數、奧英獎項,或者培訓機構統測排名在全市前1000名,都可以被錄取。

即便是公辦學校,也同樣看重培訓機構的統測排名。例如,廣東一所重點公辦中學規定,某知名培訓機構統測排名前300名的學生,才有資格參加該校小升初重點班的選拔考試。

據很多家長反映,不少知名培訓機構都組織統考和排位賽,通過培訓班內的統測排名為小升初考試選拔生源。

培訓機構還根據選拔標準量身定做培訓方案。據某知名培優機構廣州學校的校長介紹,他們主要做分層教學,即根據學生的入學測試成績,進入相應層級的班別,從低到高分為基礎班、提高班、尖子班、超常班、集訓班,每次統測都是一次晉級機會。

知情人士告訴半月談記者,培訓機構變相考試,替學校選拔招生,是公開的秘密。當地教育部門僅在2015年象徵性地處理過一次,歪風不但未剎住,反而變得更加普遍和隱蔽。

「我們沒門路,只能靠培優考高分」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參加校外培訓的學生家長多受過良好教育,願意為孩子增加教育投入,換取光明的前途。劉女士就是不折不扣的培訓班擁躉。她說:「事實證明,上了培訓班,孩子就能刷到高分,升好的中學才有希望。我們沒門路,只能靠培優考高分。」

部分家長表示,讓孩子培優純屬無奈,主要原因在於教育資源的不均衡。家長朱女士說:「我家住在比較偏遠的廣州黃埔區,那邊幾乎沒什麼好的公辦學校,等著電腦派位把孩子派到差學校,還不如去上民辦學校,可現在民辦學校競爭激烈,只能逼著孩子更加刻苦。」

據悉,近年來,廣州中考分數前10名學生全部來自民校。廣州曾出現4萬多名國小生同一天四處趕考、競爭民校3000個學位的盛況。

從眾心理也加劇了家長的恐慌。家長陸女士告訴半月談記者,自己大兒子上國小二年級,今年開始上某培訓機構「春季數學提高班」,入學后發現,班裡其他孩子都是從幼稚園大班開始上培訓班的,自己的孩子「落後」了。為了吸取教訓,陸女士趕緊為幼升小的二兒子報班做準備。

實際上,培訓機構的「制勝法寶」無外乎是超前、超量教育。半月談記者實地聽課發現,培訓班所教授的知識點普遍超前於國家教學大綱的進度。如數學課以奧數題為主,國小一年級階段完成乘除法教學,而正規學校二年級下學期才開始學除法。

廣州某國小數學老師說,學校跟培訓機構所講的是完全不同的體系,學生需要同時掌握兩套不同體系的數學,是非常辛苦的。一些年幼孩子跟不上校外機構的難度,產生厭學情緒,而跟得上的孩子因為超前學了,學校課堂上不再認真聽講。

廣州一個國小班導告訴半月談記者,他的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在上培訓班,有的還同時上語文、數學、英語三科。有時候下午3點半不到,就有家長來電話說孩子有課要提前走。

加大教育供給側改革力度

實際上,培訓班的大熱很大程度上是當代「孟母們」的無奈之舉。「許多家長內心並不贊成上課外班、拼應試教育,也希望孩子自由發展,但是對孩子來說,一所好學校意味著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家長劉先生說,培訓機構迎合市場需求,抓住了教育制度的痛點。

「培優熱」來源於「擇校熱」,而「擇校熱」的根源又是教育資源的不均衡。因此,專家建議,針對當前現狀,還要推進教育供給側改革,從根本上優化教育資源配置,加大對薄弱學校的扶持力度,把轄區內最薄弱的學校併入優質教育集團或與優質校深度聯盟,形成強弱互補。

部分專家學者認為,義務教育階段應堅持公益性,取消推優,紓解社會焦慮;對於違規密考,政府有關部門應該嚴肅查處。原廣東省政府督學李偉成建議,義務教育階段,公校、民校應該在同一平台招生,民辦國中可探索實行免試、免證入學政策,有效切斷公校、民校聯合培訓機構考試招生的利益鏈條。

同時,要在全社會形成正確的教育觀和成才觀。「人成長的過程應是遵循規律的。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把如此大的壓力轉移到幼小的孩子身上,不一定是好事。」廣州市政協委員戴秀文認為,現在校外培訓一定程度上已經綁架了童年,犧牲了家長與孩子們寶貴的親子時光,也賭上了孩子未來可持續發展、全面發展的可能性。(半月談記者 鄭天虹 毛一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