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貪腐怎麼就成了「問題村官」標配

貪腐怎麼就成了「問題村官」標配

原標題:貪腐怎麼就成了「問題村官」標配

「村官」貪腐問題既是鄉村治理的一大重點,也是一大難點。無論是這些年不斷披露的「村官大貪」,還是目前全國範圍內正在開展的打擊「村霸」專項行動,貪腐幾乎成為「問題村官」的標配,打而不絕、禁而不止。

從發現的「村霸」來看,除橫行鄉里、為所欲為等地痞流氓行為外,大多「村霸」還在村裡掌有「公職」,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與拳力,把村集體資產視為己有,翻雲覆雨、巧取豪奪,甚至恣意妄為、毫無遮掩。與這些不知收斂的「村霸」相比,另一些貪腐「村官」行為上或許不那麼囂張,但巧立名目、騰挪轉換的貪腐之惡,在本質上如出一轍。

「村官」貪腐屢禁不止,原因很多。從外部來看,除了監管乏力,大多貪腐「村官」背後都有大小不一的「保護傘」,使他們得以在某種程度、某種範圍、某一時期內躲避村民舉報與法律打擊,此次打擊「村霸」專項行動就揭露出這方面的問題。但透過外部「保護傘」現象,從鄉村集體內部來看,貪腐「村官」形成的根本原因,在於村集體成員無法對「村官」貪腐行為形成有效監督和約束,一些村民即便不滿意、想監督,也無從下手。

這是因為,絕大多數村集體還處於事實上的「大鍋飯」狀態。在村集體資產中,除了已經承包到戶的耕地、林地、草場,還有村集體名義下的各種機動農地、各類場地門面、塘壩器具等具有經營性質的資產。這些資產名義上是集體所有,但具體由集體的誰所有、有多少、收益如何、怎樣分配、如何支出,村民既鬧不清楚也整不明白,因為「歸大堆」似的集體讓他們「人人所有、人人無份」,只能由一個或幾個「村官」說了算。在這種權屬模糊的集體所有下,尤其在集體資產比較富集的鄉村,很容易形成輕者多吃多佔、重者貪污腐敗的「標配」現象。

因此,治理「村官」貪腐產生的環境土壤,要加強法律政策監管,更要深化農村集體資產產權制度改革,把名義上的集體所有落實到具體成員身上。在歸屬清晰的集體所有制下,村民的股份權益一清二楚,大家通過股份合作等形式明明白白地發展集體經濟,誰要多吃多拿,甚至予取予奪,每個村民都可以理直氣壯地維護自己作為股民的權益,從而形成更規範、更直接、更有效的內部監督管控制度。

當前,農村地區正在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一些試點地區已經取得明顯成效。不過,試點過程中反映出的一個突出問題,就是部分「村官」對這一改革態度不積極、不願意,害怕失去對集體資產的自由支配權。這恰好說明有些人思維觀念還停留在過去的環境中,習慣按老辦法、老思路、老套路行為處事。因此,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需要各地在實踐中拿出改革創新的勇氣和辦法,克服各種困難,敢於實踐、勇於實踐,不斷塑造風清氣正的鄉村土壤,這樣既能更好地維護村民權益,也有利於從源頭上杜絕「村官」貪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