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跤壇英雄榜專訪武術泰斗陳良柱:中國跤的實戰真的很強

跤壇英雄榜專訪武術泰斗陳良柱:中國跤的實戰真的很強

文/向邊南 73歲的陳良柱坐在走廊里,粗衫灰褲,沒有茶杯扇子,更沒有手把件。和預設的武術長者形象完全不同,他更像一位樸素的城鄉老農,在炎炎夏日,戴著花鏡,試圖品茗一份靜謐。

但一聊到武術和摔跤,他陡然激動起來。眼睛圓睜,身體前傾,配合著手中的動作,直爽而坦誠。

他並不在雙河文武學校上班,只是偶爾來指導一下。在這裡執教的老師和工作人員,大部分都是他的學生。接送我們的候老師,甚至尊稱他為「爺爺」。

事實上,幾乎所有的菏澤人,都對他頗為尊崇。陳良柱出自菏澤武術世家,自小便身受祖父陳士明影響,酷愛習武,並得到著名武師盛效武、郭子敬指點,后拜武林名宿梅花拳第十四代傳人丁金龍為師。

武術給陳良柱最深的印象是權威。「練好了有啥事都好說,兩個村莊鬧矛盾你都能給調節調節。」他拍了下大腿,為自己的遺忘而有些懊悔,「你看我忘了說,練武必須要有武德,(才能贏得尊敬)。」

他以此為準則,收徒育人。據統計,這數十年,他授徒1300餘人,徒孫8000餘人,其中,擔任縣級領導職務的20餘人;擔任科級或單位中層管理職務的100餘人。並先後向國家、部隊、省、市專業隊和省體校等大專院校輸送徒弟或徒孫280多名。其弟子在國家級和省級各項比賽中共獲金牌55枚、銀牌65枚、銅牌120多枚。因其突出貢獻,陳良柱被菏澤市體委、市武術協會授予「武術世家」。

很多人不知道,除了武術大師的身份,他還是一位跤運動員。他對網路上的一些爭議缺少感知,只是對摔跤的實戰性推崇備至,他認為老祖宗說的對:「三年把式不如當年跤。」

他曾在48歲時依然代表山東參加第二屆農民運動會,並在內蒙古摔跤項目中,奪得亞軍。談起昔日參加農運會的經歷,陳良柱記憶猶新。「那個時候,內蒙古的選手還有開場跳舞的。」他雙臂張開,試圖為筆者還原腦海里的記憶,「一開場,對方一動,我就低頭抱腿,想把對方扛倒,但是發現力氣不夠,就改推,把對方推到了。」僅僅幾秒鐘的時間,裁判哨響,判了陳良柱犯規。

「我那會真不知道蒙式摔跤不能抱腿。」陳良柱感慨自己所學無法盡用,「我喜歡抱腿,但是規則不讓抱腿,一抱腿就犯規就不讓比賽了,所以我那會就流眼淚了。」

他堅信練習跤不僅能夠強身健體,還能保家衛國,「跟日本鬼子打仗時很實用」。他來自那個民族危亡的時代,國讎家恨在他心底根深蒂固。

陳良柱的官方介紹包括山東省農民體育協會委員,菏澤市武術協會副主席,國家高級武術教練,牡丹區政協委員。但如果你只看他的現狀,很難把這個騎著電動車的老爺子,和上述那些虛高的名號聯繫在一起。

他看起來更青睞「校長」的標籤。在筆者提出合影后,他堅持要頂著烈日在操場上照相,因為那裡能「拍到學校的標語」。

他的教學生涯始於1975年,在創辦曹州摔跤柔道館之後,他開始正式走上教練崗位。「學校不大,但徒弟很多。」陳良柱起初很欣慰,但隨著時間推移,他開始感到難過,「那個時候,武校的人才一走就是一批。我每次都跟孩子們講,希望孩子們不要浪費前途。」

他揚起手,加重了語氣,似乎對面坐著的正是那個嘗試離去的弟子。「武術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瑰寶,我們得傳承和發揚,這很重要。國小生,長大后你們就知道了。」

他甚至有些極端地揣測:「等以後中華民族的瑰寶武術沒有了,到時候你們就後悔了。」

專訪當天,正好有兩對練摔跤的小孩在訓練館練習。攝影師試圖抓拍他看著技藝傳承的欣慰表情。但突然,他就毫無徵兆地甩掉鞋子,走上摔跤墊子,抓住一個小孩的手臂,親身示範:「你得這樣別!然後絆!」他已經73歲,柔軟的墊子讓他走起來顫顫巍巍,旁邊的年輕教練一臉擔憂,卻不敢作聲。

「跤真的很有技術性。」他沒有拒絕筆者的攙扶,「但他們還太小。」他一邊穿著鞋子,一邊在笑,只是笑聲中透露出幾許複雜的情感,「跤也需要好好傳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