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學學問的3個秘密你知道嗎?

國學學問的3個秘密你知道嗎?

國學學問的一個基本特點,只是因為近世以後西學的治學方法取代了國學的方法,它才成了「秘密」。

西學的特色,是「經院和高深」,凡是大的學問,黑格爾也好,康德也好,羅素也好,維特根斯坦也好,都是大部頭的,脫離了形而下的日常生活在「經院」中用邏輯研究出來的,其理論的色彩非常強,顯得高深而艱奧,形而上學,一般的人根本看不懂,甚至同為偉大哲學家的羅素,也看不懂另一個偉大哲學家、他的學生維特根斯坦的文章。但不明覺厲,越是非日常非常識的學問,越是為大眾所敬仰。而形而下的日常生活,則由科學和民主所支配。用同一個公式,同一條法令,來處理不同事物的關係,簡單明了。

國學的特色恰恰反之。知就是行,行就是知,「知行合一」,「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學問即生活,生活即學問,既以日常和常識為出發點,又以日常和常識為歸宿點。

六經皆史,諸史皆經,六經是大學問了吧?但它就是史,史者事也,事者日常和常識也。所以從理論上講,國學的學問,一定是明白淺顯的;而西學的學問,則高深莫測。從實踐上講,國學的生活,一定是具體情況具體處理的,由學問的「一問也,答各不同,皆仁」,到生活的「一病也,治各不同,皆愈」,沒有抽象的統一答案,也沒有具體的單一答案。而西學的生活,遠非學問上的抽象深奧,而一定是簡單明了,一百個人,生同一個病,只要用同一個處方便可解決。不同的人,犯了同樣的法,在國學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在西學則用同樣的處理。

所以生活與理論打成一片,「學醫三年,覺天下無不治之病」,以優秀成績畢業了,「行醫三年,覺天下無可用之方」——這是國醫。

「學醫三年,覺天下無不治之病」,以優秀的成績畢業了,「行醫三年,醫術益精,果然天下無不治之病,如果有不治之病,那一定是學醫三年時未曾學到過」——這是西醫。

撇開西學不論,專論國學的「日常和常識」,作為既是學問又是生活,就是既不像西學的學問那樣抽象,又不像西學的生活包括科學和民主那樣具體地公式化、法制化。

《論語》是國學學問的經典之一,但它並不像西學的學問那樣有龐大的體系,嚴密的邏輯,不可理解的高深,而是非常日常化、常識化,散漫得很,其核心「仁」就是「愛人」,誰都看得明白。這樣的學問,簡直不是學問,而是生活。但又不同於西學的生活,如何做到「仁」,不同的人問他竟有不同的答案,而沒有統一的「標準答案」。日常和常識的學問,是由日常和常識的學問家做出來的。國學的學問家,「平居無異於俗人」,跟生活中的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他既不像西學的學問家那樣超功利,也不像西學的科學家那樣功利,而是介於功利和非功利之間,有好吃的就吃好吃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吃得非常高興;沒有好吃的,甚至沒有吃了,依然不改其樂!

這又牽涉到國學學問的第三個「秘密」:「非職業化」。其一,接受的教育,不是專業的教育,而是通識教育;其二,承擔的工作,不是職業化的工作,一輩子從事這一工作,而是按生活的需要不斷地更換工作,今天做官員,明天做倉庫保管員,後天做講學授道的老師;今天做飼養員,明天做水利工程師,後天又領兵打仗。這就是「君子不器」,而又「無所不可器」。

明 崔子忠 畫蘇軾留帶圖 軸

國學,把學術、藝術當作生活,無異於俗人而作出文化的貢獻。西學,把生活當作學術、藝術,大異於俗人而作出文化的貢獻。「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國學的長處在此,千百年來,詩禮之家以此為訓誡子孫的箴言,不是沒有道理的。而國學的短處也在此,近百年來,西學對國學的衝擊、顛覆,使國學被幾近摒棄,也是有道理的。因此,借鑒西學而使國學實現創造性的轉化和創新性的發展,是我們所面臨的重要課題。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5篇文章,獲得23094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