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對越自衛反擊戰,打得最好的不是許世友,而是這位中國最年輕少將

對越自衛反擊戰,打得最好的不是許世友,而是這位中國最年輕少將

1979年,對越南打了一場自衛反擊戰。在對越戰爭中的這些將領當中,公認打得最好的是吳忠將軍。

吳忠,生於1921年,四川廣元人。家境本還算可以,但在9歲的時候,家裡被土匪洗劫。後來,紅四方面軍路過廣元,12歲的吳忠和哥哥一起參加了紅軍。成了紅四方面軍的一員。

紅四方面軍中,素以敢打敢拼、不怕死著稱,最為著名的就是許世友將軍了。

在1933年,紅四方面軍就打了驚人的反六路圍攻,四川軍閥劉湘組織了六路大軍,二十萬人,在飛機的掩護下進攻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創造性的使用了一個收回拳頭再打出去的戰術。最後把戰地壓縮到數十公里的險要之地,然後從里往外爆發。當時,身為副軍長的許世友拿大刀打白刃戰,一戰下來,刀口卷刃。吳忠同樣在這一場戰中與敵人拼大刀,親身感受了紅四方面軍的血性。這一戰,紅四方面軍取勝,損失也很大。吳忠的哥哥吳光玉就犧牲了。二年後,吳忠升為營職幹部,這一年,他不到15歲。

除了這些,吳忠還打了很多惡戰,參加過朝鮮戰爭,他帶起來的部隊參加過中印自衛反擊戰,甚至還在汶川地震搶險中,第一個徒步進入了震中地區映秀鎮的就是他的老部隊。在1955年受銜的時候,吳忠因為戰功卓越,被授少將軍銜。當年,他只有34歲,是最年輕的開國少將。到了1978年底,鄧小平決定打一場對越自衛反擊,當時的廣州軍區司令許世友上北京開會,帶回了作戰任務。吳忠當時是廣州軍區的副司令,而且是主管作戰的副司令,他當時主動請纓,要到第一線去指揮。許世友亦給吳忠分配了重任:攻克高平。

為什麼點將吳忠呢?

首先在朝鮮戰爭結束后,組建了第一支機械化師,師長就是吳忠。吳忠對率領機械化協同作戰非常有經驗。而這一戰,是我軍第一次機械化實戰。第二,在越南戰爭期間,吳忠曾經入越進行過考察,對越南也很了解。接到任務后,吳忠馬上下到部隊,進行各項檢查跟布置。最終拿出了一個方案。進攻高平,有三個路線可以選擇。水口關路線,這一路道路好,利於我機械化部隊行動,但是越軍防禦的重點。那花路線,這裡兵少防禦弱,但距離較遠,而且路況極差。布局關路線,這裡防禦弱路程近,但道路較差,只有鄉村公路,還有一段沒修通。最終,吳忠選擇了第三條,因為第三條雖然路差,但通過問題不大,而且路程近,可以起到奇襲的作用。

繼續指揮作戰,名不正言不順,而且會錯過為辯護的時機。

馬上回廣州為自己辯護,但就會錯過戰鬥,這一戰,可能是他最後的一戰,也是我軍第一次機械化實戰。

吳忠做出了軍人的第一選擇:繼續戰鬥。

1979年2月17日清晨,戰鬥正式打響,我軍集結一百餘門大炮,進行了15分鐘的壓制性打擊。吳忠將自己指揮所移到了距前線數百米的地方。這裡十分危險,一個炮彈打過來,就炸傷了三個人。42軍的政委勛勵大叫一聲:我背上好燙。一看,一個高溫彈片插到了他的衣服上。從布局關的攻擊起到了奇襲的效果。敵人完全沒有料到。我軍坦克迅速推進,猛進32公里,攻佔高平前沿要點東溪。比許世友要求的3小時提前了十五分鐘。這一仗,打得越南人根本沒想到。我們的坦克進入東溪的大街時,越南的守軍還以為是他們的坦克過來協防,還想過來打招呼,等看清楚坦克上的五星之後,才知道是的軍隊,大喊大叫,跑得無影無蹤。

一隊越軍士兵坐著汽車開進東溪,直接開到了我方的坦克面前,下一車就當了俘虜。

接下來,戰鬥進入第二階段。

第二梯隊跟進,第二梯隊的進軍就不太順利了。因為路況比較差,又被第一梯隊的坦克壓得差不多。越軍知道我軍佔領了東溪后,他們炸橋斷路,還把一個水壩給炸開了。

這樣一來,第二梯隊的部隊阻在了路上。

一半的部隊過了水浸區,看到後面的沒上來,就在等。後面的上不去,戰士們還在車上,不知道怎麼辦。

吳忠跑到前線,一看,發火了。

「命令已經過河的坦克部隊,不許停留,不許等候後續部隊,一刻不停地向東溪開進,迅速與一梯隊會合,然後沿4號公路向高平猛插!」

「你的部隊是怎麼回事?解放軍的步兵什麼時候養成了這個臭毛病,離開汽車就不會走路?你去!命令步兵全部下車,徒步開進,追趕坦克!」

後面這句話,是對政委勛勵說的。勛勵也很拼啊,前面打仗,他的衣服就被彈片劃破,血染紅了衣服。這一下,勛勵的臉頓時紅了,立馬甩掉大衣,徒步追趕部隊。

政委一動,戰士也全部下車,徒步通過水障區,向東溪跑步前進。

吳忠也準備帶著指揮所前往東溪,總部工作組的郭世榮表示調一輛裝甲車給吳忠,再派兩輛坦克前後護衛。

要知道,越軍都是小股襲擊,他們最願意攻擊的目標就是天線很長,前呼後擁的裝甲車。勛勵政委後面就是因為坐在指揮車上,當時還是熄了燈,跟在坦克後面,遭到越軍火箭炮攻擊。勛勵受傷,是我軍在對越自衛戰中唯一受傷的軍級幹部。吳忠不坐車,正好避免成為越軍攻擊的首要目標。吳忠抵達東溪,與第一梯隊匯合,繼續推進到高平外圍,並迅速佔領了制高點。這時,軍區前委發來命令:南集團和北集團部隊會合后,由北集團指揮員統一指揮攻城戰鬥。

東線的戰鬥分為南集團跟北集團,吳忠指揮的是南集團。

吳忠一看這個命令就有點愣住了,作為一名十二歲就參軍的老紅軍來說,他太清楚命令里的意思了。

這個命令其實是解除了他指揮的權力。

有這個命令,他完全可以丟下部隊,直接回國了。

是戰鬥?還是回國?

吳忠整整思考了一夜,最終他在自己的本子上寫了一行字:「當然應以黨性參戰」

「即便解除了我的指揮權,我還是一名共產黨員,一名革命戰士。戰爭一刻不結束,我就一刻也不應該離開前線。我應該到高平去,必須到高平去!不能對部隊行使指揮權,我還可以盡一個老兵的義務,為攻克高平出謀劃策。一個共產黨員,在黨需要的時候,應該無私無畏,經受住考驗!我吳忠別的沒有,對黨的一顆忠心是永遠也不會改變的!」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