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陝西農村網「情深似海 滿懷感恩」:母親的白髮

陝西農村網「情深似海 滿懷感恩」:母親的白髮

圖片來源於網路

周維強

母親頭上的白髮總是不經意間才發現的。那一日,給母親梳頭,幾根白頭髮讓我的心猛地一顫,我說,媽,你都有白頭髮了。母親淡然一笑,傻孩子,都六十多歲的人了,再不長白頭髮,難道還長金頭髮?我用梳子將母親的頭髮梳整齊,才發現,母親的白髮遠不止表面那一兩根,黑髮夾雜著白髮,讓母親的蒼老觸目驚心。心中頓生悲涼,也為自己平時地疏忽而自責,平日里只顧著忙自己的工作,卻不知時光已悄悄偷走了母親黑髮間的年華。

細細打量母親,才發現母親的眼角爬滿了皺紋,皮膚已不再像年輕時般緊緻,那個印象中時髦、愛美、靚麗的母親,在歲月的風霜雨雪的剝蝕下,已褪去了青春的光澤,開始變得垂暮而黯淡。我握著母親的手,握著這個給我生命的親人,像握著自己最珍貴而疏忽了很久的一封信件。那白紙黑字寫的是一段歲月里的柴米油鹽,寫的是一個女人對家庭的奉獻,寫的是一個母親對兒子對女兒的牽挂和思念,更寫著一份母愛沉甸甸的重量。

仔細想想這過去的一年,陪伴母親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我和妻子經營了一家早餐店,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準備一天的工作,晚上收工時,又要忙著盤點、算賬。而母親則為我們帶著孩子,在我租住的簡易出租房裡,任勞任怨,還整天為我的生意提心弔膽。母親總是說,媽幫不了你什麼忙,全靠你一個人去打拚,你自己要照顧自己啊,別讓媽擔心。而她自己則每天天不亮為她的孫子穿衣做飯,接送孩子上學,小傢伙淘氣,她就時時刻刻跟著,生怕出什麼意外。母親是一個普通而平凡的農村婦女,沒讀過什麼書,打小,她一直都在省吃儉用地經營著這個家,把最好吃的做給我們吃,把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盡量不讓我和弟弟妹妹們受苦。父親在外做瓦工,經常早出晚歸,不論多晚,母親都會在油燈下等著父親歸來。母親的心,一頭挑著丈夫,一頭擔著子女。而她的白髮,就是在這一點一滴地牽挂中熬白的。

前年春天,兒子感冒引起了高燒,母親硬是守在兒子的身旁守了一夜。母親說,肉連肉,疼不夠,疼孫子比疼兒子更甚哩。妹妹就說,操心了兒子操心孫子,你就是一輩子操心的命。母親說,等你做了母親,你就知道了,養兒方知父母恩。妹妹在去年冬天懷的孕,懷孕后,母親更是一步不離,直到妹妹生下活潑可愛的小外孫。母親才說,操心完兒子操心女兒,操心完孫子操心外孫,我這一輩子啊,真是操心的命喲。我和妹妹摟著母親,半晌說不出話來。

母親的白髮,總是在不經意間,閃著愛的光芒。當一頭烏黑的頭髮一根根被青絲覆蓋,那裡珍藏了多少難言而苦痛的往事。母親總是在生活中隱忍著,替父親分擔著另一半。父親在外打拚,她就精心在家操持家務、教育子女。她說的每一句教誨的話,在往事的流逝中,就成了家風。她打我們的每一巴掌,在歲月的沉澱下,就成了家教。母親的白髮,讓我們流淚,更讓我們明白了母愛的偉大與無私。

作者簡介:周維強,男,1986年8月生於浙江杭州,畢業於西安翻譯學院經貿專業,先後供職於文化、教育部門,現為某服飾公司總經理。2007年開始發表作品,散見《人民文學》《北京文學》《天津文學》《遼河》《江河文學》等刊,作品入選《讀者十年精選》《年度散文精選》《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文學讀本》等選本。獲《人民文學》《杭州日報》徵文獎等獎項。現居杭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