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沈月雷||一對老鼠也能賣出18萬天價,他可能是這個世界最會賺錢的商人了

沈月雷||一對老鼠也能賣出18萬天價,他可能是這個世界最會賺錢的商人了

2017商業最具創意人物之

沈月雷

您還在為它們無處安放而擔心嗎?

您還在為它們受傷感染而痛心嗎?

在百奧賽圖海門動物中心,給您的大小鼠安一個乾淨放心的家吧!

這裡有最好的動物房,最低的價格!

代養超值特惠月,價格低至5元/籠/天!

這並非是某家寵物中心的寄養處,卻提供了堪稱「動物界五星酒店」的高質量服務。在江蘇海門8500平米屏障級動物房中,上萬隻老鼠在這裡「享受鼠生」。而這背後的操盤手則是百奧賽圖公司的創始人——沈月雷。

意外促成的驚喜

沈月雷的人生,經歷了兩場「意外」,一次讓他踏入生物學科研的大門,一次讓他從學術圈走入了商業領域。正是這兩場「最少希望的事」促成了他如今的基因小鼠帝國。

1988年,沈月雷報考了武漢大學計算機系,但卻陰差陽錯地調劑到了全國唯一且「含金量」更高的病毒系;大學畢業后,沈月雷考入藥品生物製品檢定所攻讀碩士學位,主修免疫學。碩士畢業后,便順理成章地留在中檢所工作。兩年的工作實踐后,沈月雷決定出國深造,從此開啟了他開掛般的求學之路。

「我1997年6月份去了麻省大學醫學院讀博,2002年畢業以後,進入紐約大學醫學院擔任博士后,依然進行免疫學研究。」如果不出意外,沈月雷彼時應該是某知名大學的免疫學

教授。

但莎士比亞說過:「最有把握的希望,往往結果終於失望。」2008年,沈月雷歷時5年研究的課題先後被人搶先發表論文,這個戲劇的轉折點讓沈月雷的教授夢破裂了。

在美成立公司

「一將功成萬骨枯啊。」提起當初沒能發表的論文,沈月雷如今還是心存遺憾。論文沒有發表帶來的另一個不良影響是,簡歷缺乏含金量,無法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無奈之下,沈月雷決定自己出來「單幹」。

2008年,沈月雷在美國成立了公司Biocytogen,主要想研發模式小鼠進行藥物篩選。研發的首個選題延續了之前尚未成功的論文課題,經過一年多的設計方案重改,沈月雷在2009年8月份做出了第一隻模式小鼠,如今這已經成為牛皮癬特效藥的靶點研究。

常年在生物醫療領域混跡的沈月雷手中有大量的資源,因此銷售不是問題。但由於之前從未有過此類產品的出售案例,如何給小鼠定價,讓他犯了難。「我當時就做了個調查,給了客戶幾個選擇:5,000-8,000、8,000-12,000、12,000-15,000。有的人說超過200美元就不要了,有的人認為做只模式小鼠不容易,值10,000美元。我後來一思索,對於研究者來說,我的小鼠是剛需,想要的多少錢人家都要;至於不想要的,你再便宜人家也不要。最後就定了個8,800美元。」

從2009年9月份到年底,沈月雷的模式小鼠走進了百餘家實驗室和葯企,共收入84萬美元。發現模式小鼠銷售有利可圖的沈月雷決心擴大規模,把養老鼠這件事進行標準化、產業化。但科研是個需要大量時間成本、人力成本完成的事情,美國的科研人員費用相對較高,思索之下,沈月雷決定回國創業,中鼠西售,利潤最大化。

回國創業,另闢蹊徑

這種研發、美國銷售的商業思路在其他領域並不罕見,沈月雷的底氣也在於長達十年海外求學經驗積累起的豐富的人脈和技術。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市場之大已經足夠百奧賽圖恣意增長。

2009年11月沈月雷發起成立了北京百奧賽圖基因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地點選在了中關村生命科學園。回國創業的最大問題在於人才培養,事實上,從組建團隊時的6位成員到2011年4月完成初步的積累(主要在於培養人才),百奧賽圖也不過12人。正是這12人的小團隊,幫百奧賽圖掘到了商業領域的第一桶金。

「團隊逐步成熟以後,我們開始考慮市場的事情。最早成立公司的時候考慮的是美國,但回了以後發現原來也有很多客戶。」2008年開始,國家推出了包括千人計劃在內的一系列海外人才引進計劃,大量國際高精尖人才的迴流反而成為了百奧賽圖的助推器。「這些搞生物醫藥的人回來以後,沒有基因改造老鼠就很難在頂級雜誌上發表文章,所以他們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我們的客戶。」

雖然模式生物早已被應用在科學研究,小白鼠也是實驗室的常客。基於模式小鼠的基因打靶技術是上世紀90年代發展起來的新技術。由於其技術流程比較複雜,國內科研工作者很少開發新的模式小鼠。因此,銷售初期,沈月雷不得不去到各個研究所和實驗室講述利用基因打靶小鼠進行科學研究的作用與優勢。這也是新興事物進入陌生環境時的必經之路。

(基因敲入小鼠打靶設計圖)

2012年,是百奧賽圖的一個轉折點,一是獲得了投資基金百奧維達的3,500萬的注資,二是公司在亦庄的生物醫藥園新址落成。融資帶來更大規模的團隊擴張,2014年,百奧賽圖的團隊規模發展到80多人;遷址帶來的極大好處是百奧賽圖擁有了2,000多平米的辦公室,其中包括分子生物學實驗室3個,胚胎幹細胞培養室3個,研發室1個。

盛世危機

「說實話我們那個時候的發展越來越快,但我卻越做越害怕,心裡很恐慌。」沈月雷說。恐慌的源頭在於百奧賽圖的快速擴張,敏銳的沈月雷嗅出了盛世危機。「的人力

成本增長非常快,尤其在北京這種地方。當時,百奧賽圖的模式從本質上來說是個CRO(合同研發機構)公司。CRO公司的弊端在於,做得越大、管理成本越高,總要面對其他公司的競爭。後來我想,我必須得做個改變,必須要從單一的模式小鼠製備CRO服務公司變成一個產品公司。」

改變的一個重要舉動是自建百奧賽圖海門動物中心,批量化生產模式小鼠。這才有了開頭提到的那一幕。

客戶從原來的實驗室、研究所拓展到了對小鼠需求極大的腫瘤免疫葯企。「腫瘤免疫的研究需要好的動物模型,而在前兩年服務客戶的過程中,我們積累了上百種用於腫瘤免疫研究的老鼠模型。」豐富的原始積累和已建成的8,500平米的動物中心成為了百奧賽圖有資格服務葯企的重要證明。

如今,百奧賽圖已經形成了包括基因打靶、動物生產、藥物開發服務和抗體製備平台在內的4個細分部門,除此以外還提供了一系列增值服務,比如大小鼠代養、培訓服務、課題合作服務等等。常規的葯企生產流程是針對某種特效藥向模式動物公司提出需求,批量定製小鼠后自行培養、研究。但百奧賽圖為葯企提供從小鼠的基因打靶到動物生產、藥物開發一站式解決方案。

在沈月雷看來,隨著國家政策的改變,未來五年之內,製藥領域會迎來一個大變革。在國內,仿製葯比新葯的申報更加困難,催生更多葯企願意去研製新葯;國際上,國外新葯可以直接進入申報,勢必會是盤活藥品市場的那條鯰魚。

而沈月雷也有個更大的構想:「我一直在呼籲葯企跳過體外實驗,直接利用模式動物進行體內藥效實驗。這會大大提升葯企的研發效率。」傳統葯企出於成本考慮,會先在體外做生化實驗,找到藥效不錯的抗體后再接入小鼠身體,進行體內實驗。這樣雖然控制了成本,但研發效率也會相對降低。「沒人願意做,我就只能自己來做。從去年10月份開始,我們開始針對腫瘤免疫靶點進行研究,發現通過體內實驗找到藥效最好的抗體,這一方法非常有效。」這種拿著正確答案推倒公式的做法雖然看似簡單粗暴,也可能會給沈月雷扣上「奸商」的帽子,但醫療產業的進步速度遠遠超乎想象,如果未來利用模式小鼠研發藥物的成本能大幅降低,百奧賽圖何愁不能顧客盈門?

閱讀延伸

他們太厲害了……我就是有一種當眾炫耀的衝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