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三個亮點+五句話——唐仁健解讀一號文件

三個亮點+五句話——唐仁健解讀一號文件

今天,由農民日報社主辦的2017「三農」發展大會在京召開。會上,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農辦主任、中央財辦副主任唐仁健在解讀中央一號文件的三個亮點:

亮點一: 三區、三園加一體

「三區」就是糧食生產功能區、重要農產品的保護區,重要農產品是糧食之外的棉花、油料、橡膠等、各地都有一些特色農產品的功能區、保護區和優勢區,這個優勢區主要是涵蓋那些各地那些土特產、小品種,如何做成大產業,把各地的土特產、小品種做成大品種。

「三園」是農業的科技園、產業園、創業園。

科技園科技部牽頭已經搞了,最大的代表是西安陝西的楊林,現在江蘇也在謀划,今後中央專門要研究科技園的深化和提升水平的問題。

產業園是中央一號文件第一次明確提出的,現在也開始在謀划的,這個產業園建設的檔次比較高,這個高不是不接地氣的高,而是前提要帶動農民、帶動產業發展這個前提下的高,不能簡單掛個牌給點錢,一弄幾百個。

「一體」是這次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田園綜合體,這個田園綜合體大家注意兩大定義,第一大定義是關於主體的定義,它強調要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主要不是別的,但是主要也不是說完全就合適,農民能夠充分參與和受益的,合作社為主要載體,農民能夠充分參與和受益的,把農民請出去,簡單一種地、一打通,認為就滿足了,農民就可以了,這還不夠。農民能充分參與和受益這是一大定語。

亮點二:產業內容上

在產業內容上循環農業是大頭,第二是創意農業,第三是農事企業,集這三個於一體的田園綜合體,這個定語很長,意思不是現在個別地方打造的跟農民利益關係不密切的那些,但主要是和這個城市相連接上。第二個方面就是在資源要素的配置方面,這次提出了要大農業的集約化生產,這次特彆強調了要盤活和利用閑置農房和田地。

亮點三:見物也見人

一號文件特別注意農業的主體培育和農村的人才保障,包括各種經營主體,新農人、新鄉賢、三鄉人才等等,有很多這樣一些規定。第二是組織從省到市、到縣,各級的農合聯。今後在合作的深度上,要通過產權的連接,讓農民深度地入股,讓他們今後參與這種三位一體合作的收益,隨著資產聯合、資產組合、產權連接方面要深入深化,當前講的更多的是橫向和縱向的升級,但是內核要深化。

這次在中央一號文件裡面就進一步提出,要鼓勵高等學校、職業院校開設鄉村建設規劃、鄉村住宅設計等相關專業和課程,培養一批專業的人才,扶持一批鄉村公交,這個國務院已經發文了,分到教育部具體做事,只有把這樣的專業人才培養出來,才能把地域特色、鄉村特色、民族特色,那些鄉愁的本身的內涵根才能跟我們現在抓的鄉村建設有機地整合在一起。

唐仁健:關於現在農業農村發展的形勢,我講五句話

第一句話,農產品開始多了。

我們現在庫存的糧食大體相當於我們一年的產量或者是交易量。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形勢,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庫存,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壓力,但是我們要強調這是愉快的負擔,多總比少好,但是農產品多了又不是絕對地多,優質農產品還不夠多,有些農產品還大量從國外進口。儘管我們國內在奮起直追、在不斷轉型、正在振興,但是我告訴大家,的農產品,包括大宗產品幾乎都已經全面開始下降和減少,但是乳製品的進口量依舊高居不下,境外買奶粉、搶奶粉,這表明總體上農產品多了,但是也不是絕對的,就是有些還不夠,有些不夠優質、消費者不太認,還不太理性。

第二句話,消費者胃口變了。

孔子在《論語》裡邊就講過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人總會有吃穿的消費,什麼時候人消的費都在變、胃口都在變,但是我要強調的是當下,我們是在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一個中等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邁進時候的胃口的變化,這個變化其規模之大、程度之深、升級之快,我們恐怕預計不足、有些想象不到。是在我們溫飽解決之後、全面小康社會還未實現就要來臨時候的胃口的變化。要集中概括,我一直講就是六個字,第一個是優質,也可以說是放心,進口的東西,我們知道這個東西安不安全、放不放心。第二個多樣,吃的喝的每個品種都要有。第三還要個性,每個人口味不完全一樣。所以我說優質、多樣、個性這是我們這個時期簡單概括的特點,但是因為人口之多、規模之大,這裡頭豐富、特色的程度難以預計,我經常講人的嘴就按四公分算,你乘一下13億7千萬是一個什麼概念?5萬多公里,地球的赤道才5萬公里,50萬噸糧食,10萬噸肉……所以說消費者的胃口變了,是在中等收入向高收入、溫飽向全面小康邁進階段消費者的胃口變了。

第三句話,國際農產品進口的衝擊越來越大。

這方面是增加了我們市場供給的難度,當然有的是必要的,有的就是供給。2012年參加加入WTO10周年座談會系列會的時候,我作為中農辦副主任發言,我說10年來原來我們認為大宗農產品供給程度會嚴重,這10年的結果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而我們當時預計和認為,我們的確有優勢的原因和畜牧產品,因為勞動密集,我們人口多了,我們優勢產品發揮的水平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高。今天已經到2016年,我說去年的數據,大致我梳理了一下,我們講貿易逆差,關於逆差集中的表現就是三農問題的指標,2001年底入世,只經過了兩年的「抗爭」,到2004年農產品第一次出現貿易逆差,之前從1984年到2004年,持續逆差。2003年貿易順差是25億,到2004年一下子就變成了46億,我講大數,小數點就不說了,往後我們又奮起反擊,到2006年收窄或者是減少了41%,2007年進一步縮小,2005年第一次縮小到11億,收縮了75%,2006年是進一步縮小到6.7億,收縮了11%。但是從2007年開始,第二個浪潮來了,一直上升到了43.7億,比上一年增長3.6倍,2008年繼續躍升,升到了181億,也是增長比上年3倍多,後頭連續幾年的數時間關係不給大家細報了,最高是多少?是2013年510億美元,往後到去年為止一直有所收窄,但是去年2016年農產品的貿易逆差還有385億。大家可別忘了,整個的貿易我們現在還是順差3.35萬億,我們的貿易現在是順差3.35萬億,在這個背景下,我們農產品逆差385億,所以我報這個數字大家可以看出,從入世以後,農業、農村確實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當然另一面激勵我們創新、改善經營,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不管怎麼樣它對我們有著很大的影響,衝擊也是不可小視,這是第三句話。第四句話,外部經濟的增速慢了。

這個大家都有觀察,從兩位數十幾,到現在六點幾,一直徘徊在六點幾的水平,外出打工人數、工資增長顯然就受影響,這個不言而喻。

第五句話,國家的錢少了。

這個很重要,因為三農的投入,這十幾年的黃金期很大程度上是靠了我們「四減免四補貼」,靠著國家強農、富農、惠農的政策,以前高的時候有25、26%,去年高到了4%左右,還是靠扶貧的投入增長43%換來的。這個時候大家一講就明白,其實三農面上很多投入是減少了,我講這麼多第一是讓大家了解當前三農形勢,我們到底遇到了什麼矛盾和困難?第二個意思我也想順便跟大家說,在這樣一個背景下,來研究制定中央一號文件,來研究出台強農惠農政策已經非常難了,難度已經非常大了。這是第一個我總在講的,在這樣一個農業大國,我們什麼時候都堅持強農惠農的政策不能變,力度不能減,好的時候我們需要,不好的時候更需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