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失 戀 的 高 跟 鞋

失 戀 的 高 跟 鞋



我愛廚房 | VOL.1 失戀的高跟鞋

來自 @成丟丟



大概是性子剛烈的人,內心也有無比柔軟的時候。

王萌說,每個人柔軟度都是有限的,就跟電池的電量一樣,總會耗完的一刻,然後就剩下堅硬了,對人堅硬,對事兒堅硬。

特別是失戀過的人,失去過自己特別喜歡的人。

誰見著都覺得距離一近就會被刺兒到,忒疼。

晚上9點。

這真是一個尷尬的時間,晚飯的時間已經過了,夜宵的時間還沒來。

王萌這個月打碎的第三個高腳杯,那是她最喜歡的水晶高腳杯,一般不會拿出來給客人用,但是還偏要擺在最顯眼的位置給人看到。

王萌說,所有的裝逼者都需要一件奢侈品陪襯,那些庸人就喜歡用香奈兒或者LV往身上綁,我偏要放一個高腳杯,射燈這麼一打閃瞎他們丫氪金狗眼,一切裝逼犯都會原形畢露。

其實我知道,那個高腳杯是她最喜歡的一個男人送的。

只不過在分手之前。

王萌最喜歡的男人,凌風。

我跟大發嘲笑過自怨自艾的王萌,沒事兒掰著手指覺得自己日子特難熬。

我說王萌,你內分泌失調啊。

大發補刀,沒有性生活啊!

王萌瞪眼鼓嘴,氣的拍桌子,但是一會兒就跟泄氣的皮球一樣。

大發給介紹一男朋友,人帥錢多背景強,往祖上數數幾輩兒都是穿黃馬褂的。哥們兒忒溜兒,見到王萌直咂嘴,心想還是我們北京妞兒夠味兒。

約看電影,黑燈瞎火,哥們兒就尋思著摸摸小手,萬一王萌不反對沒準兒就能進一步親親小嘴兒。結果王萌真的沒反應,然後哥們兒就壯膽兒要親過來。

啪!一大嘴巴甩過來。王萌說,嘛呢您?打呼嚕還帶喘氣兒的,這是電影院可不是你們家。

哥們兒懵逼,然後說,我看你好像還挺喜歡我的,所以就趁著氣氛...

啪!又一巴掌,王萌說,用詞兒得準確,什麼好像啊,壓根兒對你丫沒興趣,膽兒真肥給你丫碰手了不算還想動嘴,那我得禮尚往來對您動手啊。

我說王萌,你這樣不對,你老打人怎麼行。

王萌說,那怎麼著,我躺著您上來?

我齜牙咧嘴,這怎麼好意思呢。

王萌怒目圓瞪,嘿!你膽兒也不小啊!敢跟我這飆車!

王萌跟我說,我人生干過兩件最牛逼的事兒。

我嗤之以鼻,你何止兩件?光打人罵人一雙手都數不過來。

她沒說話,吧台擺弄著她的高腳杯,然後想起了什麼一樣,瞪著腿就自己跳起來了,那是一種華爾茲。吧台地方不大,她卻跟入了迷一樣跳著舞。

我倒了杯酒說,您這跟大姨媽似的,到點就開始了。

王萌喜歡凌風,在寧夏旅遊的時候,無意中被凌風拍了照片。

那天晚上在小酒館喝酒,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凌風把照片遞給王萌,說,真是不好意思,白天看見你了,一時手癢就對著你咔咔的拍了幾張。

王萌接過照片,居然有點認不出自己。

白天風沙很大,絲巾圍著自己,長發裹住絲巾纏繞在臉上飄來飄去。那十多張照片幾乎拍出來王萌最好看的樣子。

王萌嘖嘖咂舌,真是要命,你這照片比情話還好聽,拿起就放不下了,我可沒錢給你啊。

凌風說,你可別,能讓我拍到算我的福氣。

王萌說,沒想到你一玩兒器材的也挺會說話啊,還福氣,行,照片拍的是真好,我也不能白要,我得請你喝酒。

風月無雙,浪子多情。說的就是凌風這樣的人,小酒館里都是往來的旅客,他帶著酒誰都能聊上幾句,上天下地的什麼都能聊。

王萌本來特別咋呼,那晚在凌風身邊跟個孩子一樣,一句話都沒有就聽他在說。

這感覺挺糟糕的,感覺自己要被框住,早早的告別回去睡覺。可是翻來覆去很久也睡不著,出去走走的時候看見凌風坐在大廳,對她說,長夜漫漫,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睡不著...

回上海的時候,王萌告訴我,我交了一個男朋友。

沒幾天凌風來了上海,跟王萌說有一個評審會,之後有個趴體,一起過來吧。

王萌那天拉著那小妹和我逛了整個淮海路要去買裙子和鞋子。

我覺得這又不是結婚,幹嘛這麼興師動眾的,那小妹被累的夠嗆,一下午就光在那翻白眼。

讓我大跌眼鏡的是,她買了自己最不喜歡的高跟鞋。他那雙腳根本沒穿過高跟鞋,我問起來的時候,王萌咋呼,他喜歡啊,他覺得穿高跟兒的姑娘特別精緻。

我問,你要穿著玩意一晚上,你不怕腳廢了啊。

王萌搖頭,他喜歡我就喜歡。

我跟那小妹對眼,心裡大寫加粗的卧槽,沒救了。

我做了陪襯被王萌拉過去圍觀,宴會結束之後是趴體時間,凌風拿了優秀攝影師獎,拽著王萌跳華爾茲。

我當時示意王萌拒絕,要不然那雙腳會廢掉。王萌對我的眼神視而不見欣然接受邀約,兩人來了一段華爾茲,似乎很熟練。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在寧夏的小酒館,兩個人半夜失眠跳舞。

天地寂靜,夜火助興,沒有比現在起舞更好的環境了。

我沒太看清楚王萌的表情,她全程看著凌風,眼睛里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疼哭的。

我後來問王萌,你怎麼回去的那天晚上。

王萌說,我在門口,看大家都走的差不多,然後終於扛不住跪了。

王萌一雙腳已經被磨破,凌風看看王萌的腳,又看看那雙高跟鞋,然後看看王萌。夜風過路,擦過他的臉,有那麼一瞬間有很多話要說,但是一句也說不上來。然後拎著王萌的高跟鞋猝不及防的抱起王萌。

王萌說,你還是把我放下來吧,這麼多人看著。

凌風說,你別說話,很快就到家了。

但是,他那晚抱著王萌走了十多里路。

王萌從廚房裡端了兩碗碗面出來,說,這是我煮過的最好吃的面,凌風說沒吃過這麼好吃的。

我跟那小妹對視了一眼,然後開始狼吞虎咽。

王萌接著說,但是他吃完之後,那天晚上來回上了幾十趟廁所。

我跟那小妹大驚失色,卧槽!

王萌擺弄著最後幾個高腳杯,嘆口氣說,真是服了我自己,我還跟人哭過呢,想想就覺得不可能。

凌風飄忽不定,經常要去外拍還要去國外採風,跟王萌分手也特別有儀式感。

那天晚上在老西門燒烤,後來不知怎麼就到了以前的淮海路。王萌還指著那塊熟悉的地方跟凌風說,將來我要在這開個店,就吃吃吃。

凌風特別平靜的點點頭,然後說,我還是要走的,這條路只怕陪你走不下去了。

王萌笑笑,你們男人真是賊可笑,有什麼路走不下去的,唐僧徒步還走了十萬八千里呢,咱倆有這麼多路要走嗎?

後來覺得這話噎的凌風沒話說,就說,那行吧,你走唄,什麼時候想回來了,我等你。

說完這話心裡就卧槽了一聲,怎麼這麼下賤!

凌風居然嗯了一聲,轉身就要走。

王萌突然喊了一聲,喂。這一聲之後眼淚就下來了,然後說,我連我最討厭的高跟鞋都穿了,真的,那天晚上我覺得腳廢了都值得。

凌風沒敢回頭。王萌說,沒別的意思,就是很難過,能不能別走,算我求你。

那小妹問,王萌姐你一定會傷心吧那段時間。

王萌嘆口氣說,失戀就跟手臂上劃一道口子一樣,都見紅了怎麼能不痛呢,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堅強的人啊,人又不是鋼鐵,有時候會傷心會流淚,也是堅強的一種表現。

只是啊,受過傷的人學會了自我保護。就跟我穿過的那雙高跟鞋一樣,那次之後我再也沒穿過,不是討厭它,而是珍惜,因為它是見證我第一次穿高跟兒的痛苦,也見證了我的成長,特別銘記和感謝,沒事兒拿出來看看懷舊一下。

那雙高跟鞋躺在地板上,雖然很久沒有穿,但是上面似乎還能看到傷痕的印跡。

每個人的失戀似乎都需要一個輔助工具,王萌的就是那雙失戀的高跟鞋,一點也不像塵封已久的記憶,反而跟一個老朋友一樣,還會拿出來擦擦看看。

跟那些她喜歡的高腳杯一樣,即便一不小心打碎了也不會真的很心疼。過去的一段感情在過去的時間裡對她很重要,在未來慢慢開始將影響變得特別小。

王萌說那雙失戀的高跟鞋終究會跟來往廚房食客的故事一樣,會被裱在相簿里,流傳於大家的口中,記錄在紙上,或者銘記在心裡。

時刻會提醒自己,無論現在多麼現實,曾經的自己特別的深情過。

素材 / 王萌

文字 / 黃小白

主播 / 成丟丟()

為什麼女人都喜歡各種買買買?

三招內教你搞定一個男人的心!

如何不用那麼努力就把錢掙了?

完美治癒系的高質量心靈雞湯。

一句話當頭棒喝般的靈魂拷問。

一鍵識別關注

你會發現以上說的,這裡都沒有

_bai

新浪微博:黃小白大將軍

黃小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