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讀家 | 「高手」的人生,就是「有的選」

讀家 | 「高手」的人生,就是「有的選」

[ 讀家 第18期人物:古典 ]

文 | 桂洋

-01-

「對於大多數剛走入社會的人來說,一套房子就能消滅一個夢想。」

——古典《拆掉思維里的牆》

幾年前,一本叫做《拆掉思維里的牆》的書暢銷,書中金句頗多,頻頻扎心,一時成了身邊許多朋友的醒腦雞湯。

當時的我初入職場,還專門做了一個PPT,給部門的同事們分享讀書心得。當時有個同事,手裡拿著家裡的幾十萬積蓄,正在猶豫買不買房。我們手裡一邊翻著關於夢想的書,嘴上一邊說,快買快買吧。

可那時的他說,不想花父母的錢,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賺夠了錢再買。

當時覺得,哇,真有夢想,有骨氣,我欣賞。

沒想到,七八年過去,北京的房價已經漲得他連邊兒都夠不著了。如今是真想買,可是真買不起了。當年的金句,真是扎心了。

要麼繼續努力做北漂,要麼趕緊回老家定終生,他的人生好像已經沒得選。

多年以後才發現,身邊有房的人好像已經什麼都有了,而沒房的人,依然沒資格談夢想。

後來我成了一名記者,在一個論壇上遇到了《拆牆》一書作者本人。我說古典老師,你想對那些如今只能「望房嘆氣」的年輕人說點什麼?

他說:「至少有20%-30%的人,自我增值的速度是比買房增值的速度要快的。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沒買房也沒有做增值投資,而只是去吃喝玩樂了。」

我想說,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成為那20%的人。

畢竟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過的都是「沒得選」的人生。

-02-

如果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那麼我們該相信什麼?

古典的父母,和大多數80后的父母一樣,「他們都非常勤奮、正派、踏實的過了與命運奮鬥的一生:『文革』、國有體制改革、股災、房價上漲、病痛……即使這樣,帶著那種天然的正派和熱情,他們活得樂觀又頑強。」

對他們衝擊最大的並不是時代的大事,而是生活中他們沒辦法理解的不公平——

他們沒法理解:為什麼一個「無所事事」的朋友通過投資房產,輕鬆賺到了他們成千倍工資的錢?

為什麼在他們看來生活和工作方式「不靠譜」的一些人,會活得那麼不錯?

他們「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價值觀,深深地受到了衝擊。

羅振宇在《躍遷》的推薦序中說:「選擇決定命運,認知決定選擇。只有梯子搭對了牆,努力爬才有意義。」

古典說起了他朋友的一個故事。

「前兩天,A心灰意冷跑來說,他想回濟南。朋友希望我勸勸他,我也沒勸他,我就問他,你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你給我說說看。」

「我就想過沒那麼累的,我能買得起很多高品質的東西的生活。」

「那又意味著什麼?」

「我買很多高品質的東西,就可以展現出我自己的品位,連接到一些有趣的人,有些好玩的體驗。」

「那又怎麼樣?」

「那樣的話我就覺得我可以持續的從我喜歡的朋友那,看到更多的世界。」

「你覺得這樣的機會在哪兒多,在這兒多還是在濟南多?」

「在這兒多。」

問到最後面其實所有人都回到了一個問題,「那你覺得我該過什麼樣的生活」。好像大部分人真的是不知道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人很多時候不知道未來要投資什麼,就只想回到一個很舒適的地方去享受當下,因為未來不知道要幹嘛。

古典當年在有可能出國的時候,選擇了留下,去新東方做了一名GRE辭彙首席講師,但就在新東方準備上市的時候,他又選擇了單獨出來,做不賺錢的職業規劃事業。

「部分人就是不知道自己想成為誰,這個事情很觸動我。」意識到「找到自我」比「去好大學」更重要,古典走上了創業的路,2007年創辦新精英生涯,如今已成為培養認證生涯規劃師最多的生涯教育機構。

選擇就像一把鑰匙,但當你握住它的時候,首先要保證,你的鑰匙孔是開的。

當GRE老師的時候,古典經常會跟家長門聊孩子的學習進度。「你們家孩子的辭彙量還不夠,要把這6000詞都背下來,閱讀分才會好。」這時候中產階層的家長會說:「聽見沒有?聽老師的話,回去好好背!」孩子溫順的點點頭。

而有些真正聰明的家長則會笑著說:「老師,我家孩子就是不愛背單詞,但他喜歡閱讀。我們進度不用那麼趕,能不能陪他多讀點有趣的英文書?」而後面這種回答,震撼到了他。

兩種回答背後,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世界觀。前者是「按照要求完成任務」,後者是「我可以要求世界以符合我的方式教學。」

「我相信前一種孩子會成為最優秀的員工,但后一種孩子,未來則可能成為真正的領導者。」

即使你有足夠多的錢,你依然還是買不回來對於世界的真正認知。今天的貴門出貴子,絕對不是富貴的貴,而是高貴的貴。

優秀的心智和認知,就是「選擇」的鑰匙孔。

-03-

真正「高手」的人生境界,就是「有的選」。

古典這次在《拆掉思維里的牆》、《你的生命有什麼可能》之後,帶著一本《躍遷》歸來,跟我們討論的正是成為人生高手的技術。

「這一次我要拆的不是牆,而是天花板。」

那麼,衝破天花板的人生長什麼樣?

前幾天在《奇葩說》中看到這樣一個辯題,「如果有機會給你的孩子一鍵定製完美人生,這個鈕你按不按?」

這個辯題引發了大家對於「完美開掛人生」的定義之爭。

傅首爾說:追求完美,乃是人生至苦。因為人生總是有求之不得。你只有放馬去追你真正想要的,你才能放下那些你得不到的。

到底什麼樣的人生是完美人生?什麼樣的人,才是人生贏家呢?

大學老師陳銘在節目中說,很多人對著他的女兒誇讚說,有這麼能辯論的父母,這孩子以後得說能說啊!這贏在起跑線上一般的恭維,卻讓身為父親的他,突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悲劇感,一種無法掙脫的宿命感。

「我真的害怕我們的女兒從出生開始,就失去了選擇成為一個不太會說話的人生的權利。」

人生有無數個辯題,站在每一個選擇點的時候,誰會知道哪一個是錯的?

沒有錯過的缺憾,沒有失敗的挫折,沒有等待的煎熬,沒有失去的痛苦,那樣的人生,就是你想要的嗎?

我在清華大學上管理課的時候,聽老師講過一個「女兒判斷法則」。就是你把一件需要做判斷的事情,放在你的女兒身上,然後你去評判它好與不好,答案就會立刻顯現。

同樣的問題我也問了古典。你希望你的女兒,未來的人生是怎樣的?古典回答:第一,我希望她能「有的選」,第二,希望她能夠有一個自洽的心態模式,就可以了。父母親給孩子最好的東西,不是遺傳什麼東西,而是給她空間。

泰戈爾在《飛鳥集》中說:「我不能選擇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選擇我。」

就像陳銘說的,也許這個時代的文明,能夠給予孩子最好的事情,就是給它一方花園,給它養料和空間。「而在道德法律公序良俗的基本框架內,不管你是枝繁葉茂,還是一枝獨秀,我們都為你鼓掌,不管你長成什麼樣子,什麼色彩,我們都為你開心。」

馬東說,所謂好的人生,不是不能摔倒,而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不是遇不到困難,而是體會到挫折,還能站起來;是能夠愛你所愛,但卻未必要與她走進婚姻;是即便結婚了,但一日情盡,各奔東西,卻依然能做朋友。

每個人都想成為自己人生的主宰,而真正的人生高手,不一定是王子公主,不一定高白帥美,而是時時有選擇,路路有迴轉

「高手」的人生,就是「有的選」。

-04-

當你「有的選」的時候,你會選什麼?

「極致的聰明和極致的善良,其實是一回事。」

古典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夢想著做一個遲鈍且有趣的人。

用他的話說,遲鈍的人不是慢,而是看到了更大的系統。有趣的人不是浪,而是看到了更大的格局。

「小時候的夢想是學武功,做令狐沖,或者不靠譜的古惑仔,從尖沙咀砍到銅鑼灣再砍回來那種。」

他玩樂隊,練散打,寫小說,1998發大水那年,他跟老爸說了一句,我要騎車去北京,於是跳上腳踏車,就那樣一個人從長沙騎行到了北京,全程1800公里。

古典小的時候,爸爸是一名礦工,在他3-5歲的時候就帶他走遍了全國各地的礦井。「爸爸下礦的時候就把我扔在礦井口,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已經睡著了,臉上都是被捏的黑臉蛋,但嘴上總是油光光的。礦工都特別淳樸,每個礦工阿姨都要喂我一口吃的。所以我從小對這個世界都是充滿善意的,我經常自己去旅遊,我覺得這個世界是溫暖的。」

只要你跟這個時代一起沖,一起盪,拍到你臉上的浪一定也會拍到別人臉上,讓你疼的感覺一定也會讓別人疼,同時,讓你笑的東西也會讓別人笑。

所以,體驗生活的可能性然後轉化成智慧,然後再傳播出去。這就是古典做事業的理念。

《躍遷》中說,極致的聰明和極致的善良,其實是一回事。外在的聰明,總是安在內在修鍊之上。極度的聰明,往往就是極度的善良。

就像《天龍八部》裡面說的一樣,你有多少佛法,你就需要多少功夫,這是對等的。你承載了那麼多的慾望,你就有那麼大的德性。

「但如果非要在聰明和善良之中選一個的話,我還是選擇善良。」

「人應該以一種什麼樣恰當的方式來獲得體面的收入,同時也獲得內心的幸福和安全感。這是我認為人生該想的大問題。」

這也許也是你我人生的大問題。

作者:桂洋,85後傳媒人,新媒體主編,全民閱讀推廣人。在雞湯與岩漿之間遊走的新女性生活倡導者。

視頻人物:古典,百萬冊暢銷書作者,羅輯思維「得到」專欄《超級個體》主理人。新精英生涯公司創始人。最新作品《躍遷:成為高手的技術》已上市。

也許你還想看,[讀家]往期文章:

陳鴻宇:三旬尚遠濃煙散,一如年少遲夏歸

《戰狼2》:昔日吳下阿蒙,終成京解之才

張震:男人與江湖,只有一把刀鞘的距離

黃渤:角色千變萬化,不變赤子之心

趙雷:唱給心裡那個無法長大的孩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