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水墨畫「翻譯」歇後語 成都「婆婆」走紅網路

水墨畫「翻譯」歇後語 成都「婆婆」走紅網路

「半路上撿個喇叭——有吹的了。」這句歇後語的配圖,是一頭肥頭大耳的粉紅小豬,拿著喇叭吹奏樂曲……在「典婆婆」筆下,歇後語彷彿有聲有色。然而,天馬行空的想法,和成都的生活經歷密不可分,這些小豬形象代替人物,就和她小時候養豬的經歷有關。

典婆婆「畫」歇後語,已經畫了一百多幅,明快、鮮活的畫風為她圈粉無數,要說到創作的靈感,其外婆能夠拿到一半軍功章。「她們老人擺龍門陣就喜歡用歇後語。」 典婆婆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如今網路語言大行其道,這些歇後語也漸漸被人遺忘,用水墨畫來表現這些歇後語,正是希望能讓更多人「說起來」。

水墨畫走紅

讓歇後語「活了」

「齙牙啃西瓜——條條是道」、「瞎子賣布——瞎扯」、「刀子耍到鐵匠鋪——不是地方」……在典婆婆的筆下,這些歇後語活過來了,古色古香而又意蘊十足。鐵匠鋪里磨刀霍霍、街頭巷尾青磚黑瓦、路邊攤旁打起「擁堂」(人多),這些源於老成都的記憶,典婆婆用毛筆描摹得淋漓盡致。歇後語正是這些場景之中的流行語言,能說上幾句,在當時算是「知識淵博、能說會道」的象徵。

這些妙趣橫生的水墨畫讓典婆婆火了一把,不少冬粉都要買她的畫,然而,這些畫都是非賣品。她要做的,就是要用這些印象中的場景,將歇後語的趣味表達出來,在當今的網路語言中殺出一條「血路」。

創作靈感

婆婆們聊天激發的靈感

雖然典婆婆一直把自己包裝成老太婆形象,其實她只是一個30歲的成都妹子,真名叫陳典。和同齡人喜歡逛太古里不同,她更喜歡去送仙橋、逛舊貨市場,這些略顯老態的生活方式,和以前與外婆一起的生活經歷分不開。老人們在一起,總是喜歡「吹殼子(聊天)」,她成了忠實聽眾。

東家長西家短,幾個老太太擠到一起,不時用歇後語調侃幾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大家肩膀都七拱八翹地抖作一團」。陳典也會默默揀幾句,到小夥伴兒面前炫耀一下。

「聽到這些歇後語就比較親切,感覺又好笑,表達的意思又精準。」陳典表示,正是這些聊天中迸出的歇後語,激發了她的創作慾望。「畫畫的時候,歇後語成了創作的主題」。

「王婆婆,會燒茶,三個觀音來喝茶。後花園,三匹馬,兩個童兒打一打。王婆婆罵一罵,隔壁子的幺瓜兒說閑話。」這些順口溜她張口就來,2015年,陳典乾脆自己做了一個公眾號,取名就叫「典婆婆擺閑畫」,在上面定期發布一些畫的歇後語、節氣節日等小畫。

潛心繪畫

畫中融入成都印象

從小就在成都長大,鬧市街巷總是會不自覺地出現在創作主題之中,除了歇後語,陳典還會畫不少民俗畫,其中就有小時候的路邊攤,米糕攤販、麻辣大頭菜、絞絞糖;也有當時在街頭巷尾遊戲的場景如「瞎子摸痰盂」「藏貓貓」。

陳典是一個左撇子,拿著毛筆,蘸上顏料,在宣紙上寥寥幾筆,勾勒出人物形象,一抹淡淡水彩,讓市井百態躍然紙上。畫中慈祥的太婆、頑皮的孩童、精明的小販,都被誇張地表現出來,他們的任務就是「口述」歇後語。

在成都市區的生活經歷成了取之不竭的素材庫,郊區鄉下的生活則讓水墨畫有了些鄉土氣息。在她的畫中,小豬和小號聯繫到一起,這些豬的形象就來自自己小時候在老家養豬的經歷。據她介紹,她的外公辦過養殖場,放了暑假她就要回去幫忙,飼養這數百頭豬是她的任務,豬也成了她比較喜歡的形象。

出版圖書

將歇後語保護起來

從國小開始,陳典就喜歡畫畫,從水彩畫到國畫再到素描,繪畫是陳典多年來的愛好,不過,大學考入四川美術學院后,她選擇了室內設計專業,後來到英國的倫敦藝術大學讀室內設計研究所。回國后在北京一家設計公司找了工作,因機緣巧合替朋友為國家大劇院畫了一幅話劇《王府井》草圖,她開始重拾畫筆。「還是覺得國畫好」。後來從公司設計總監的職務上辭職后,潛心畫畫成了每天的必修課。

最開始,她畫了一幅《立秋》,「立了秋、扇子丟」,畫上人物清瘦、色彩淡雅,上傳到朋友圈后,收穫了家裡親戚、身邊朋友一大堆好評。

「有風、又有故事感,這些畫獲得好評成了畫下去的動力。」陳典表示,零零散散畫了不少水墨畫,直到後來找到歇後語這個主題,創作靈感源源不斷,一畫就是一百多幅。「預計明年就會選一部分出書。」她表示,自己不喜歡走畫廊路線,炒高價格,被大金主獨自收藏。她更喜歡用印刷的形式將這些畫流傳下去,讓年輕人能以這種輕鬆的方式去了解其中的民俗文化。(記者 宦小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