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董潔黃奕手撕前夫醜態盡顯 馬蘇為何能與孔令輝分手仍是好朋友?

董潔黃奕手撕前夫醜態盡顯 馬蘇為何能與孔令輝分手仍是好朋友?

2017年的世乒賽應該是孔令輝迄今為止的人生里,最始料未及而又不願回首的一次。究竟是誰賭的,到了這個份兒上,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它可能帶來的一切負面影響都已確鑿發生。

這個初夏,孔令輝的心情可能遠比落榜的聯考生糟糕。他落寞的身影,被一個曾與他相戀十一年的女人遙遙地注視著。如今,哪個公眾人物出了點兒什麼亂子,他的前任的所有社交平台就會瞬間被「關懷」的潮水吞沒。

這個時候,對方最常規的反應往往就是裝死,既然說什麼都容易引起非議,不如索性閉嘴,才是最明智的舉措。可東北大妮兒馬蘇偏偏就是個例外,她站出來說話了:「不管經歷什麼,我眼裡的老孔,永遠是當年那個親吻國旗的熱血青年,他永遠是我心中的英雄。」

看到此處,旁人都禁不住心頭一熱,眼前不由得浮現出那讓我們的心澎湃起來的一幕。分手,大概是成年男女之間最大的一種前嫌,馬蘇卻不止一次大大咧咧地揚起自己的旗幟:姐連這種前嫌都可以不計!

這份感情開始時,他們處於明顯的不對等狀態,一個聲名赫赫的世界冠軍,一個北影高職班有點黑瘦的女生。十一年的光陰既沒有通向平凡卻安穩的婚姻,也沒有轉化成無需世俗認可的細水長流的親情。過程中有多少甜蜜與感動,分手時就有多少心碎與絕望。

這世上絕少見真正一別兩寬的分手,任何感情中,總有一個愛得更多的人,一個臨別時因為依依不捨而顯得太不洒脫的人,這個角色十之八九,是女人。深愛時的纏綿,毫釐不差地化為怨恨時的揪心。能像馬蘇這般理性,而且還無比真誠地回顧一段感情,既是自己的修為,也是前任的福分。

在《金星秀》上,談起她生命里繞不過去的孔令輝,馬蘇說道:「其實我們不是分手,而是彼此放手。」因為太過了解彼此對感情的訴求,以及對另一半的期待,反觀自身,發覺自己對他而言並不是那個對的人,反之亦然,於是忍痛把他身邊的位置,留給那個可能填補上他生命空洞的人。我相信,馬蘇不是故作達觀,娛樂圈裡哪一個前女友會如她一般,在前男友的事情上,活潑自在得彷彿連十一天都沒愛過?

圍觀群眾們喋喋不休地為她點贊,授予她「好前任」的美譽,我想更深層的原因在於:是她,讓我們看到了一種新的可能——在曾經愛過的人之間,在經歷了各種銘心刻骨的愛與痛之後,依然可以向對方真摯地捧出自己最豐盛的善意!說到底,這是一種人性之美,我們願意為美動容,而丑只能淪為被消費。

黃奕和黃毅清的瘋狂互撕,直接將她從一線女星的位置狠狠拽了下來,通過這種方式博取的關注度,還不如被人淡忘來得優雅;董潔和潘粵明的累心博弈,冗長到讓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群眾都失去了耐性,從此無論如何努力裝扮,她的照片下永遠逃不掉「憔悴」的註釋;郝蕾和李光潔兩口子的恩怨,讓她將戰火推而廣之引燃了整個河南省,原本的文藝片女王在網路大戰中被擊得潰不成軍;王寶強和馬蓉的夫妻一場,淪落為全國人民的飯後談資,他們毫不顧惜地互相損毀,不惜賠上自己奮鬥已久得來的那一點尊嚴……

娛樂圈是一個沒有閃光燈都自亮三分的地方,美與丑在這裡被成倍地放大,喜怒哀樂都被賦予觀賞的價值,所有悲歡離合都被當作洞察人性的材料。縱然你在鏡頭前苦心經營形象,小心把握言談,處處維護自己為人從藝的高大上路線,可對待前任的態度總會在不經意間,出賣你除了身高以外那個內在的高度。恰是這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高度,決定了眾人會採取何種姿態面對你,有些無措地仰視,還是帶著嬉笑地俯視。

的確,上蒼攤派給每個人的遭際不同,賜予每個人承受痛苦的能力也不同,可是但凡能鬧到婦孺皆知的狗血大戲,總少不了男女主角你來我往的推波助瀾。有時,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世間的愛情的確是有檔次之分的,這個檔次與財富、地位、身份都無關,全系之於人的襟懷與品性。如果在曲終人散之後,回首往事時能發出像馬蘇一樣說一句:「那是我們走過的路,愛過的人,我們自己選擇的人生,為何不善待?」那麼,恭喜你,已然擁有了一份最體面的愛情和最溫暖的回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