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抽象 | 以光之名 —— 詹姆斯·特瑞爾的異感世界

抽象 | 以光之名 —— 詹姆斯·特瑞爾的異感世界

「我喜歡把光作為一種物質材料,但是我的媒介是真正的感知。我想讓你感覺到你的感覺,看到你自己見到的物件。」

——James Turrell

編者按

2017年1月22日, 上海龍美術館舉辦了藝術家詹姆斯.特瑞爾的大型回顧展,這位幾乎以「光線」作為主要創作題材的藝術家,如今在全世界已經舉辦過160多次個展,獲過無數獎項,包括1984年的麥克阿瑟基金會天才獎。

特瑞爾擅長挑戰觀眾對於想象與現實、內核與邊界、被動觀看與沉浸式體驗之間的感官認知,因此他的作品需要極為複雜的技術支持,來實現感官傳遞的精確性。與此同時,特瑞爾巧妙地利用光線,構築了的一個個在現實中真實存在,且可以進出其中的抽象空間。

詹姆斯·特瑞爾1943年5月6日出生在洛杉磯,父親是一名航空工程師,母親是一名醫生。或許是父母的職業讓特瑞爾從小便接觸了科學, 他在16歲的時候獲得了飛行執照,並在1965年獲得波莫納大學 的感知心理學學位。在波莫納大學學習期間,特瑞爾還接觸了數學、地理學和天文學,畢業之後進入加州大學學習藝術。

在加州大學的學習讓特瑞爾接觸了藝術史,對光的痴迷讓他開始青睞像特納、羅斯科(Mark 這樣擅長運用光線的繪畫大師。

1966年,特瑞爾開始運用渦動力學、陽光、紫外光、電燈、熒光燈和LED進行一種非傳統裝置——光學的感知雕塑以及實體化的自然光,並且加入 「南加州光和空間運動」(Southern California Light and Space,1960年代興起於南加州的藝術運動,深受歐普藝術、極簡主義、幾何抽象等藝術流派的影響)。

羅丹火山口, 未完成,荒廢的火山口與光,高115.476米, 美國亞利桑那州

特瑞爾最知名的作品,是至今仍在持續進行創作中的「羅丹火山口」(Roden Crater)。

1974年,他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佩恩蒂德彩色沙漠邊緣,發現了這個火山口,三年後他買下了包含火山口在內的一大塊地,從那時起,特瑞爾長期致力於將廢棄的火山內部改造成一個可以與光互動的地方,一個能夠用肉眼觀測的天文台。

羅丹火山口局部

火山地下的四個房間朝向四個主要的方向,最終將會連接到一個中央的橢圓形房間,天空在上面形成曲線,看起來像是被固定到了火山口的邊緣。

羅丹火山口貫徹了特瑞爾一直以來利用光線和空間來傳遞創作理念的方法,運用或明或暗的光線讓觀賞者產生錯覺,帶來一種遁入地心又擁抱天際的奇妙感受。就像羅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螺旋形防波堤(Spiral Jetty)地景作品一樣,「羅丹火山口」讓人產生神秘和紀念碑的感覺,彷彿看到了巨石陣或是埃及金字塔。除了光和空間之外,它還使用時間作為另一重元素,表現天文和地理的無垠與永不止息。

「活櫟樹集會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

大多數時候,特瑞爾喜歡利用封閉空間將觀者包圍,控制觀者接收光線的程度。以「Skyspace」為例:就是一個足夠容納15人的空間,觀者坐在邊緣的長凳上,觀看空間中唯一的天窗。特瑞爾也以光線隧道和投射手法來創造出看似具有質量和重量的形狀,但其實這些形狀只是光線的投射。身為貴格會的終身教友,特瑞爾也為貴格會設計了「活櫟樹集會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集會所的屋頂設計有天窗,在其中光線的照射方式也帶有宗教上的含義。

「Action」印第安納州立美術館

他的作品「Acton」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立美術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十分受到歡迎。作品是一個房間中展示著一張空白的畫布,但這個「畫布」實際上是一個長方形的洞,藉由光線來讓這個洞看起來如同畫布。在展場中警衛會向沒有察覺的參觀者說「摸摸看!摸摸看!」

特瑞爾經常在挑戰人們快速觀看藝術作品的習慣。他認為觀者在一件藝術作品上花費的觀看時間太短,以致於無法認真欣賞作品本身。

「我覺得我的作品是為了一個人、一個個體而創作。你可以說那個人就是我,但這並不是事實。這是給一個理想中的觀賞者。有時候在觀看某些東西的時候,我會有點急躁。當蒙娜麗莎在洛杉磯展出時,我只看了13秒。但是,你知道的,現在有一個慢食運動。或許我們可以來個慢藝術運動,花一個小時來欣賞藝術作品。」

在詹姆斯·特瑞爾的作品中,我們同樣能看出馬克·羅斯科一般對自然的宗教性體驗,兩者的作品都具有大面積的色域,並且不同的色彩之間沒有明確的邊緣線。如果說羅斯科的繪畫是通過彷彿能夠泛出微光的色彩將畫布與牆面消解,使得色彩向空間中無限蔓延,那麼或許特瑞爾的裝置則與羅斯科相反:在這裡,色彩被光賦予了生命與情感,三維空間也因無處不在的光而被延展成平面。

還有一點區別在於,羅斯科用油畫表現超越自然的光,而特瑞爾卻找到一種屬於這個時代的方式——發光二極體。他認為這是一個迷人的發明:「它們提供你想要的清晰的、匯聚的光。迄今為止,它們是效率最高、持久、環境友好的能量轉化為光的方式」。

無論是羅斯科還是特瑞爾,我們的視覺在面對這樣的作品時已無法以慣有的方式進行聚焦和凝視——視域被延伸至無限遠——我們看到的不再是一束光、一片色彩,我們身處的地方也不再是一個具象的空間,而是被剝去一切外在束縛,遁入冥想狀態的精神世界。

特瑞爾對光的痴迷還來自於他的貴格會(Quaker,又稱教友會,基督教教派,反對暴力,宗教儀式簡單,無神職人員,強調個人反思,相信每個人心中有上帝)信仰。「貴格會不相信傳統的那些藝術形式,比如音樂、繪畫,他們認為這些都是很空虛的東西。」

詹姆斯·特瑞爾的大部分作品是出世的,和意識形態無關,唯一與社會議題有關的作品是《電視裝置》。在一個小小的空間里,一張單人沙發,面對牆上掛著的一台電視,電視上播放的並不是日常節目,而是不斷變換的色彩和寂靜的光。在詹姆斯·特瑞爾看來,電視是一個壞東西,他給電視機植入了理想中電視應該有的內容。他的批評溫和而含蓄。

在五十多年的創作中,特瑞爾用全部的時間去探索光與空間的關係、視覺認知機理以及人對光的感知。在特瑞爾的作品中,我們經常會獲得一種彷彿使用了致幻劑一般的快感:全部感官都以放鬆的狀態置於特瑞爾營造的光空間里,並跟隨光的指引走向自己的內心,在一片安寧中暫時卸下外在世界對身心的束縛,豁然開朗。

圖文出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以抽象的名義——青年藝術家活動推廣計劃

如何找到熱愛藝術的同道中人?

即可和來自天南海北的藝術愛好者交流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