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越翻越薄的歷史——海南最後5名「慰安婦」採訪實錄

越翻越薄的歷史——海南最後5名「慰安婦」採訪實錄

原標題:越翻越薄的歷史——海南最後5名「慰安婦」採訪實錄

黃有良生前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8月2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黃有良生前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8月3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李美金在海南澄邁縣中興鎮土龍村自己家中(8月9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李美金坐在海南澄邁縣中興鎮土龍村的樹蔭下(8月9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陳連村在海南萬寧市大茂鎮進坑村的家中(8月4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卓天妹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本號鎮宿風村的家中(8月2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卓天妹坐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本號鎮宿風村的家中(8月2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海南澄邁縣中興鎮土龍村的王志鳳(8月9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91歲的李美金(左)和92歲的王志鳳都住在澄邁縣中興鎮土龍村(8月9日攝)。 一間小瓦房,成為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倖存者黃有良人生旅途中的終點。飽受屈辱與滄桑的這位老人,8月12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離世,終年90歲。據「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統計,目前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倖存者僅剩14人。其中,4人生活在海南。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20萬以上的婦女被迫淪為日軍的性奴隸。 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