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6鳳凰財經峰會】 賈康:中國企業轉軌一定要在制度建設上攻堅克難

【2016鳳凰財經峰會】 賈康:中國企業轉軌一定要在制度建設上攻堅克難

2016年11月19-20日,由鳳凰網與鳳凰衛視聯合舉辦的「2016鳳凰財經峰會」在京舉行,鳳凰財經峰會將以「決策與市場」為永久主題,以「思想解放市場」為旨歸,致力於打造最具影響力的全球化投資與決策圈層交流平台。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在20日「企業的未來」分論壇上對創業環境發表講話時表示,企業轉軌沒有完成時,一定要抓住針對制度供給裡面的無效,攻堅克難。我們為什麼不能希望長江以北、黃河以北、東三省有深圳這樣的發展環境呢?

以下是部分發言:

賈康:華大基因汪董事長是我們企業家里的佼佼者,我觀察他特點是把科學家和企業家比較成功地結合在一起了。在現在實話實說,這種類型的企業家還比較少見,就更顯稀缺了。作為科學家首先一個特點就是有強烈的好奇心,一定要把事情儘可能按自己的興趣想明白,汪董他把科學家的好奇心對接到他的科研技術路線上,又對接到企業的發展上面,這是非常值得稱道的。當然在這方面汪董自己獨特的貢獻不能否定,和其他的各種各樣因素的結合也是不能否定的。我在聽了汪董前面的演講之後,我也感到強烈的衝動,汪董臉上的老年斑已經消滅掉了,我現在看鏡子發現我開始出現老年斑了,我當然要注意,得趕快跟汪董請教。

曾瀞漪:怎麼避免老年斑的出現,快快做基因檢測。

賈康:剛才陳教授做了很好的評價之後,我想強調另外一個角度,就是像汪董這樣的人和企業能夠在脫穎而出,而且可能以後成氣候,參加國際合作和競爭,而且合作競爭的發展道路按照現在最高領導人的說法是和其他經濟體按照人類命運共同體之路和平發展、合作競爭,一起來實現共享發展。那麼,他後面的一個大的背景是不能否定的,就是30多年來走的改革開放之路這個新時代——我覺得如果沒有這個新時代,可能無法想象深圳和深圳這邊的高科技產業能夠有今天這種發展,可能也無法想象汪董所在的他這個企業的舞台,能讓他的科學家的天才和他企業家的潛質實行這種成功的結合。

那就還得繼續討論,現在這方面是不是做到了應有的水準?為使投資更好地發揮應有的動力作用,滿足消費,有效供給,滿足社會上不斷增長的用戶體驗的需求升級,這方面我們還要抓什麼?我覺得轉軌還沒有完成,一定要抓住針對制度供給裡面的無效、制度供給這方面的缺陷,要攻堅克難,不能看到深圳現在有比較好的勢頭,就以為其他很多地方都有這樣的可能的支撐條件了。如果你看看東三省,為什麼有人說投資不過山海關?我聽了企業家現在的說法,其實投資現在是黃河為界,過了黃河是「顆粒無收」。

曾瀞漪:已經往南了。

賈康:對,不是山海關了,過了山海關那是「人頭落地」,這可能說得極端一點兒,但是不是值得我們很好思索:深圳有汪董這樣的企業湧現出來,得到很好的發展,我們為什麼不能希望長江以北、黃河以北、東三省有這樣的發展呢?我覺得這裡面所缺少的制度方面的有效供給,是我們面臨的實質性問題。在這個方向上講得直率一點,是不是有很多的困惑、挑戰、不滿?企業界到底怎麼發展,方向感很重要,這大半年方向感好嗎?但是我注意到中央前不久有一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之後發出的正式文件,完善產權保護制度,要強調的是產權保護制度的建設完善,在保護產權這樣的一個前提下,與市場經濟實際上要有成功的制度供給能對接的情況下,去調動像汪董這樣的以後可能有成百成千的企業家的潛能,使之能夠真正從潛力變成實實在在的發展支撐力。

我覺得這個文件如此重要,為什麼宣傳卻那麼的薄弱?我是想不明白,大家現在這麼講政治,如此重要的文件,似乎基本聽不到什麼聲音。有人做了一個解說,說這裡面實際上隱含著要使企業家們有一個判斷,就是方向感上,不要太擔心你留下原罪讓你抓著不放。我曾經在新浪微博上轉載了一個貼子,關於原罪顧慮,我今天早晨一搜居然被刪掉了,不知為什麼?這是我想強調的一點。如果說在中央有如此明確的保護產權指導方針的文件出台之後,是新近的事情,那麼隨後我們還可以觀察,比如在山東擔任省長的郭樹清,他是個學者型的領導幹部,在人民日報上專門有一篇文章講怎麼看待企業家,他的文章強調了企業家不是完人,他是可能有缺點的,但是對於企業家特定的貢獻要結合起來看,實際上你要幫助他在可能的情況下發揮獨特的才能做好做大企業,企業家應注意自己的缺點和儘可能改正缺點,同時你不能要求他們沒有缺點,這不是一個基本的思維邏輯嗎?

咱們實話實說,汪董其他的方面我不太了解,汪董可能也有你的缺點,企業家也是人,領導人也是人——領導人不是神,企業家也不可能是神,如果我們按照挑剔的眼光在裡面挑毛病,然後把毛病落到一個一個的原罪上面,是不是會遏制我們現在應該調動的企業家及其企業發展潛力的空間呢?

賈 康 介 紹

現任全國政協委員、政協經濟委員會委員,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博導,財政學會顧問,財政學會PPP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國家發改委PPP專家庫專家委員會成員,北京市等多家人民政府諮詢委員,北京大學等多家高校特聘教授。1995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貼。1997年被評為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高層次學術帶頭人。多次受朱鎔基、溫家寶、胡錦濤和李克強等中央領導同志之邀座談經濟工作(被媒體稱之為「中南海問策」)。擔任201018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財稅體制改革」專題講解人之一。孫冶方經濟學獎、黃達—蒙代爾經濟學獎和軟科學大獎獲得者。國家「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曾長期擔任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1988年曾入選亨氏基金項目,到美國匹茲堡大學做訪問學者一年。2013年,主編《新供給:經濟學理論的創新》,發起成立「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任首任院長、首任秘書長),2015年出版《新供給經濟學》專著;2016年出版《供給側改革:新供給簡明讀本》、《供給側改革十講》、《的坎: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長按如上所示二維碼,關注「

賈康學術平台

」!)

做學問的甘苦,如魚在水,冷暖自知,不足為外人道,但關於做學問的「指導思想」,我願意在此一披襟懷:寫出一些論文或著作並不是目的,這是探索之途上的一小步,是爭取為人類的思想認識之海中加一滴水。我深信,一切人生的虛榮浮華都是過眼煙雲,而真正的學術和真知灼見,才能垂諸久遠。

—— 賈 康

也歡迎關注」新供給經濟學論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