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囂張!地鐵「頂族」建QQ群交流經驗,為何女性只能事後算賬

囂張!地鐵「頂族」建QQ群交流經驗,為何女性只能事後算賬

摘要

中青評論

人們常常抱怨女性過於忍讓,但在抱怨之前,也請反問一句:如果遇上「色狼」有人挺身而出、主持正義,那麼女性還會一忍再忍嗎?

近期,北京警方開展捷運打「狼」行動,從6月16日至今抓獲20餘名涉嫌猥褻的嫌疑人。原本生活在隱秘處的「頂族」群體被推到前台,這些「頂族」常常在QQ群里展示「戰果」,交流「頂」的經驗,而一些女性遇到「色狼」選擇忍讓,加上舉證難,給警方打擊捷運色狼女性維權帶來難題。(《新京報》7月17日)

天氣越來越熱,公車、捷運成了性騷擾事件的高發區,奇怪的是,幾乎很少有受害者報警。原因很簡單,一是舉證難,二是大多數遭騷擾的女性「默默承受」。捷運「頂族」就在這種習慣隱忍的狀態下日益囂張,甚至有一個「線上線下」進行經驗交流的QQ群,是什麼讓他們有恃無恐?為什麼受害者不敢「站出來」?這其中,一些受害女性個性習慣忍讓倒是其次,外部環境恐怕才是問題。

遠的不說,前不久對於在廣州、深圳開設的「女性專用車廂」的質疑,就是國內女性保護理念內在矛盾的體現。隨著捷運「頂族」出現,有人開始「反水」,意識到了「女性專用車廂」的必要性。一邊是理直氣壯地強調「女性要學會保護自己」,一邊又是對「女性專用車廂」的各種質疑,前前後後對女性權利的矛盾看法,也讓遭受性騷擾的女性,變得猶豫和掙扎。

任意在網上檢索「性騷擾」等關鍵字,都可以看到很多新鮮的「例子」,不管在任何季節,類似爆料都只多不少,報警者卻寥寥無幾。為什麼這些女性「事後」才來算賬?原因就在於,在現場的女性往往畏於沒有證據,在沒有他人幫助的情況下,只得「避而遠之」。

它從某種意義上再次證明,女性選擇隱忍,和周圍異樣的眼光以及一些世俗偏見有關。比如,在很多捷運猥褻事件發生后,有人提出「女性們著裝不要太暴露,否則就是引誘犯罪」,甚至還有人認為「性騷擾談不上犯罪,只是個別人素質低下而已」。這樣的說法既可笑又可悲。人們常常抱怨女性過於忍讓,但在抱怨之前,也請反問一句:如果遇上「色狼」有人挺身而出、主持正義,那麼女性還會一忍再忍嗎?

也許是性格使然,也許是陷入了尊嚴和安全的兩難,女性才「不得已」選擇容忍邪惡。然而,這種「孤立無援」的心態,其實是由於道德、輿論和社會公眾的共同壓力。在遭遇性騷擾的時候,女性最需要的是它們,而讓受害者陷入兩難的,也仍然是它們。全社會應該創造一個使女性敢於發聲的環境,比如,在捷運內設立「便衣民警」,或者適當設置一些監控設備,讓女性在遭受侵犯時能得到及時援助。

宋 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