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被資本瘋搶的摩拜,也曾靠民間借貸續命……光鮮背後你不知道的胡瑋煒 | 獨家專訪

被資本瘋搶的摩拜,也曾靠民間借貸續命……光鮮背後你不知道的胡瑋煒 | 獨家專訪

當你拚死在做一件事

全世界都會幫你

如今,摩拜腳踏車在每個一線城市,分別投放了10萬輛以上,覆蓋了29座城市,它所到之處,無不引發熱議。

它在2年內完成了7輪融資,且都是知名投資機構或企業投資:騰訊、紅杉、攜程、華住、富士康等等,估值百億。

即便這樣,摩拜也曾遭遇危機。

熊貓資本創始合伙人李論說,如今的很多投資機構,直到投完,也許都來不及見過胡瑋煒本人,基本只有5天時間考慮,如果不投,機會就錯過了。但當時熊貓資本投B輪時,前前後後聊了兩個月時間。而在那之前,摩拜也見過不少投資機構,但並不順利。

胡瑋煒承認,因為剛開始階段性成果有所延遲,加之摩拜比較低調,持續有半年時間,摩拜融資困難,為了讓項目繼續運營下去,她甚至通過親友去找民間借貸借錢。

「外界只能看到光鮮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拼了命地去做這件事情。」胡瑋煒說。

不被外界干擾,才有可能成功

身邊很多人見到胡瑋煒都會迅速被她圈粉,不僅因為她不化妝依然好看,還因為她身上的執拗。國小三年級時,她就因為不喜歡名字里的「瑋」只有美玉的意思,把自己的名字從「胡瑋瑋」改為了「胡瑋煒」,因為它還寓意著光明。

胡瑋煒說,外界的質疑不太會幹擾到她,如果沒有碰到很多反對的聲音,都在大家理解的範圍之內,可能這個模式已經被驗證過了,或者被別人做成了。

如今,胡瑋煒常常凌晨三點才能入睡,周末也都忙於工作,甚至無暇照顧自己7歲的兒子。但從胡瑋煒對待兒子的態度,可以窺見她對人生的態度。

「對於孩子的教育並不是一味地關注他,而是要想怎麼影響他。我帶他去公司,試圖讓他了解什麼是工作。」她跟兒子簽訂一個「合同」,讓他當自己的小時工。「如果幫我設計一副海報,我會給他一定的報酬,讓他通過創作和勞動有所收穫。」胡瑋煒說。

胡瑋煒是典型的雙魚座女孩:感性,充滿想象力。今年2月14日情人節,摩拜做了一場活動,用戶在騎車過程中發現自己喜歡的圖案后,加上自己想要表白的話發給摩拜後台,就可以在當天摩拜App開屏時得到展示的機會。

有人騎了個備胎說,「你現在也有你喜歡的人了,那我可以真正消失了」。

也有人騎了一條魚,說「在這個孤獨的城市裡,我只有你(一隻貓)陪著我」。

有人騎了個鉤子,說「我已上勾」。

說起這些,胡瑋煒有些激動。雖然這只是一次營銷活動,但卻格外契合摩拜的精神。

胡瑋煒用機器貓來形容她心裡所想的智能:當她想要一輛腳踏車的時候,就能從口袋裡掏出一輛腳踏車騎走。但在這之前,我們大多數人跟她一樣,碰到有樁的腳踏車想騎,卻不知道該去哪裡辦卡,也不知道該把車還去哪裡。

有一天,她和一些設計師和天使投資人坐在一起聊天,蔚來汽車的董事長李斌問她有沒有想過做共享出行項目,掃碼可以騎腳踏車,胡瑋煒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擊中的感覺,立刻就說她想做這件事。於是李斌成了她的天使投資人。最初,胡瑋煒並沒有打算自己來主導這件事,但當時和她一起的其他人在分析了一遍之後就退出了,胡瑋煒就變成了摩拜腳踏車的創始人。

「這個idea不是某一天坐在那裡就出來的,其實蠻憑直覺的,跟以前的經歷和想法有很大關係。我也不想給自己貼上『創業者』的標籤,就是覺得這個事情不做不行。」胡瑋煒說。

憑藉常識和邏輯,沒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

目前,摩拜在一線城市的投放量達到10萬多量。根據移動應用分析平台App Annie的追蹤調查,截至2016年11月,摩拜腳踏車的月活躍用戶量已達512萬人。另一家知名調研機構艾瑞諮詢的數據顯示,2016年12月第一周,摩拜腳踏車的周活躍用戶量達440萬人,周總有效使用時間為51.7萬分鐘。

這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胡瑋煒當初的堅持——無樁、GPS定位系統、二維碼解鎖,因為只有在用戶體驗、車輛管理和平台運營方面可以滿足用戶,才能夠獲得較高的用戶黏性。甚至,從成立摩拜的第一天,她就買下了的域名,並很快進行了商標認證,足可見她的遠見和當時就想要發展國外市場的決心。

李論說,胡瑋煒對商業的直覺很准,這是他們當時最為看重的地方之一。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摩拜經典版還沒有需要回收的車輛,lite版雖然有些需要回收,但也沒有到徹底用不了的程度。

也許,這得益於胡瑋煒十年的記者生涯。正如胡瑋煒所說:「做記者對突破力要求挺高的,獨立完成一件事情的能力也高,常識和邏輯的能力也高,對資源的整合能力也強,這些對創業有幫助。組織能力的確是比較弱,但這些都可以學。」

胡瑋煒生於1982年,浙江東陽人。2004年她從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畢業,進入當時剛剛創刊的《每日經濟新聞》經濟部擔任汽車記者,後來北上進入《新京報》,隨後輾轉進入《商業價值》和極客公園做汽車領域報道。在極客公園工作時期,胡瑋煒就預感到未來出行行業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她向老闆申請想要做一個關於汽車和科技的欄目,但沒有通過。於是,她索性辭職,自己創辦了極客汽車。

創業,是條回不了頭的路

如今,在李開復的介紹下,摩拜獲得了富士康的戰略投資,這也為摩拜解決了腳踏車生產問題,並大幅降低了成本。胡瑋煒說,通過富士康先進的技術和在各地的工廠,不僅可以實現就近生產,靈活地調整產量,不浪費物流成本,還可以研究新型材料。

隨著腳踏車的投放越來越多,車輛的管理和規範越來越重要,摩拜也在積極同政府進行合作,在北京已經設置了百多個摩拜腳踏車存放點。摩拜也建立起了自己的運維團隊,通過後台監控,如果有腳踏車48小時沒有人騎行,會有人干預。但目前,無論是摩拜還是其他共享腳踏車企業,仍然沒有辦法很好地解決潮汐問題。

同時,盈利也一直是外界拷問共享腳踏車模式的核心問題之一。

胡瑋煒說,目前沒有過多地考慮盈利,因為用傳統的思維去考慮商業確實比較難,但互聯網經濟的根本是產品是不是改變了用戶的行為模式,讓越來越多的人習慣你的存在,甚至依賴你,一旦它產生了價值,就必然會有商業價值。

事實上,一旦用戶壁壘建立,摩拜未來會有諸多想象空間,除了租金,還可以有開屏廣告、數據合作、甚至,可以同生活和社交內容進行結合,打造一體化的生活服務平台,想必騰訊、攜程和華住等戰略投資的加入也帶有這方面的意圖。此外,摩拜平台上沉澱了大量押金,以目前透露的512萬活躍用戶來算,資金沉澱量達15億元。雖然摩拜目前和招商銀行簽訂了戰略合作,由銀行提供押金監管服務外,但未來的想象空間仍舊很大。

創業之後發現自己很幸運,因為幫你的人很多

創業后,胡瑋煒要面對的事情比原來要複雜太多。「我之前發質特別好,現在發現居然有了白頭髮!」說起創業辛苦,她抓著自己的一縷頭髮沮喪地說。但同時,她很清楚,創業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事情一件一件做就好。做極客汽車時,因為沒錢她還一直在蹭辦公室用。摩拜建立工廠時,周圍都是一片荒地,因為那裡最便宜,而當時沒有錢,只能跟政府談月付。

那時候她也發現,自己幸運太多,因為一直有很多人在幫她。

雖然在做記者時,胡瑋煒並不喜歡混圈子,但身邊還是聚集了各種聊得來的汽車工程師、科學家和設計師,她的初始團隊就來自這些人。車鎖技術對於摩拜腳踏車而言是關鍵的一環,如何在封閉的環境下保證信號良好,很少有人能夠解決。而在做摩拜前,胡瑋煒曾聽過一位專家關於該領域的分享,就記在了心裡,後來她就請這位專家加入了團隊,成功地突破了這項障礙。

摩拜腳踏車的CEO王曉峰的加入,對於胡瑋煒來說無疑是非常重要的。2015年底,王曉峰離開Uber上海分公司,不再擔任總經理職務,想要回新加坡發展,胡瑋煒知道后就邀請王曉峰加入自己的團隊。而王曉峰此前在寶潔以及Uber積累下來的實戰經驗,正好彌補了她在組織管理上的經驗不足。如今,摩拜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牛人加入,比如前特斯拉區高管鄭順景,他於今年2月加入摩拜腳踏車擔任CMO。

發展至今,摩拜並不完美,所以才有了此前關於摩拜腳踏車種種的吐槽。胡瑋煒說,創業就是要大膽地嘗試,不可能站在原地就看到兩公里以外的事情,只能往前跑才能看到,要動起來。

摩拜腳踏車融資情況:

2017年1月~2月,累計3億美元D輪融資,投資方為騰訊、華平投資、WI Harper Group 、攜程、華住酒店集團、TPG德太資本、紅杉資本、啟明創投、愉悅資本、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熊貓資本、祥峰投資、創新工場、鴻海集團、富士康、永柏資本、PGAVentures、Temasek淡馬錫、高瓴資本

2016年10月,5500萬美元C+輪融資,投資方為高瓴資本、華平投資、WI Harper Group、騰訊、紅杉資本、啟明創投、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

2016年9月,1億美元C輪,投資方為紅杉資本和高瓴資本

2016年8月,B+輪數千萬美元融資,投資方為祥峰投資、創新工場

2016年8月,B輪數千萬美元融資,熊貓資本、愉悅資本、創新工場

2015年10月,A輪數百萬美元融資,投資方為愉悅資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