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七七事變后各黨派團結抗日的決心

七七事變后各黨派團結抗日的決心

七七事變

今年7月7日是七七事變80周年紀念日,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全國各黨派各階層都為全民族抗戰局面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駐守當地的29軍奮起抵抗,揭開了全民族抗戰的序幕。各黨派在事變不久就敏銳地認識到這已是危及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紛紛以宣言、聲明、通電等形式,闡明抗日主張,並以積極的行動投入到抗戰的洪流中,為全民族抗戰局面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

共產黨發表通電

號召全國奮起抗戰

盧溝橋事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共產黨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和立場。

共產黨在七七事變的第二天,就發表了號召全國奮起抗戰的宣言,通電全國:

「全國同胞們!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我們應該讚揚和擁護馮治安部的英勇抗戰。我們的口號是:武裝保衛平津華北!為保衛國土流最後一滴血!全人民、政府、軍隊,團結起來,築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國共兩黨親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進攻!驅逐日寇出。」

同日,朱德、彭德懷等將領致電蔣介石,表示:「紅軍將士,咸願在委員長領導之下,為國效命,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

《共產黨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

7月14日,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等二上廬山,向蔣介石遞交了《共產黨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提出了發動全民族抗戰、實行民權政治和改善人民生活等三項主張,作為國共合作的總綱領和全國人民的共同目標。並提議「國共合作」「全國團結」,實現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宣言》重申了中共中央提出的四項保證。7月23日,中共中央又發出宣言,進一步提出八項抗日方法,其中要求國民黨當局「立刻實行全人民的總動員,開放黨禁,開放愛國運動」;「立刻實現國共兩黨的親密合作,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團結一切抗日救國的黨派,創立鞏固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以實現真正的精誠團結,共赴國難的方針」。

同時,鄭重聲明:願為徹底實現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而奮鬥;停止推翻國民黨政權和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取消蘇維埃政府,改稱特區政府;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這顯示了共產黨以民族利益為重,合作抗日的誠意。

國民黨由原來的對日妥協

開始向對日抵抗的轉變

蔣介石和國民政府在全國抗日高潮的影響和推動下,對七七事變的態度,堅持外交「談判」與軍事「應戰」兩手並重的方針。7月8日,當蔣介石得知盧溝橋事變發生后,隨即電示宋哲元:「宛平城應固守勿退,並須全體動員,以備事態擴大。」10日,蔣介石又特別提醒宋哲元,在與日方談判中「尤須防其奸狡之慣技,務期不喪絲毫主權為原則。」並急電宋哲元:「從速構築預定之國防工事,星夜趕築,如限完成為要。」這表明,蔣介石國民政府由原來的對日妥協開始向對日抵抗的強硬態度轉變。

軍隊在北平盧溝橋奮起抗擊日軍的進攻

國民政府於7月8日獲悉盧溝橋事變后,即於當日下午6時30分由外交部亞洲司科長董道寧赴日本駐華大使館,向日方提出口頭抗議,日使館參事日高表示「無意擴大盧事」。

10日,政府外交部向日本大使館提出正式抗議:(一)日本方面之正式謝罪與處罰負責人員。(二)對於死傷之軍民及轟毀之建築物賠償損失。(三)防止不祥事件之再發,並要求日本方面之今後保障。11日,針對日軍不斷擴大侵略行動,國民政府外交部發言人發表正式聲明:譴責日軍擴大事態的行徑。鑒於直接談判無效,國民政府於7月16日請英國駐華大使出面「調停」,亦被日方拒絕。

為了揭露日本不斷擴大侵華戰爭的野蠻行徑,贏得世界輿論的同情和支持,蔣介石指示駐英大使郭泰祺於7月16日謁見英國外交大臣艾登,面交政府之「節略」。「節略」指出:「政府認為『此項侵略行為』實屬破壞華盛頓九國公約所規定之領土主權完整。」同時,將「節略」分別送交美國、比利時、英國、法國、義大利、荷蘭、葡萄牙等九國公約簽字國。此外,還送交蘇聯和德國。

蔣介石為防止日本脅迫冀察當局造成「華北特殊化」,指示駐法大使顧維鈞於7月16日發表談話,指出:「政府已通告各國政府,凡日本強令華北當局所締結之協定非經中央政府核准者,概不加以承認。」並決心用一切方法抵抗日本侵略行為。

蔣介石發表「廬山談話」

17日,蔣介石在廬山發表了態度強硬的談話,他表示:「政府對於盧溝橋事件,已確實始終一貫的方針和立場。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

總之,在盧溝橋事變情勢不斷嚴重的形勢下,國民黨在政治宣傳、外交輿論等方面發動了強大攻勢,國民政府的高官紛紛發表談話、演說、文告、通電等,譴責日本的侵略行徑,表示抗戰的決心。

蔣介石的廬山講話,對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於8月18日就陝甘寧轄區人事、紅軍改編和設立總指揮部以及在若干城市設立辦事機構等問題達成協議。

8月上中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將全國劃分為五個戰區。其中,第一、第二戰區和第五戰區一部擔任主戰場華北防禦作戰任務,總兵力約70萬人。同時,國民政府最高國防會議決定,抽調各省兵力,以全力對日宣戰。

9月中旬,國共兩黨代表在南京再次舉行會談,就發表中共中央的國共合作宣言問題取得一致意見。9月22日,國民黨終於通過中央通訊社發表了《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23日,蔣介石發表《對共產黨宣言的談話》,指出團結禦侮的必要,認為「此次共產黨發表之宣言,即為民族意識勝過一切之例證」,事實上承認了共產黨在全國的合法地位,這標誌著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正式形成。

其他黨派紛紛正式提出

事變的立場

共產黨在七七事變的第二天發表了號召全國奮起抗戰的宣言后,立刻得到了其他黨派的積極響應。

7月10日,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第三黨)致電國民黨政府,提出了八大政治主張,對共產黨提出的抗日主張的公開響應。10月,解放行動委員會領導人章伯鈞等由香港回到南京宣布擁護國共合作,承認國民政府為「抗戰政府」,並通知全黨積極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活動,努力投入到抗戰的第一線。

曾經領導全國性救亡運動的救國會也在7月10日這一天發表了《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為保衛北方緊急宣言》。指出:宛平事件是日軍侵佔華北的陰謀的實行,「是日本帝國主義……以圖佔領平津,驅逐廿九軍出冀察之外,使之成為東北第二,造成御用的傀儡組織」。

救國會在《宣言》中呼籲「戰罷!全國的同胞們一致起來!為民族的生存而戰!」救國會領袖沈鈞儒、鄒韜奮等七君子在7月31日被釋出獄后,立刻表明其抗戰立場,沈鈞儒說:「我等唯有準備犧牲一切,在民族解放戰爭中,盡一分人民之天職。」

救國會七君子在獄中

李濟深、陳銘樞領導的中華民族革命同盟從反蔣抗日也轉向擁蔣抗日的立場,其領導紛紛北上,接受中央政府的領導,一致參加抗戰,並於8月發表宣言,號召「國內外盟員及全國同胞,全體動員,各盡其力,擁護政府,抗戰到底。」

職教社與鄉村建設派和致公黨的抗戰主張大體相同,以職教社最富代表性。職教社主張以「抗戰第一,勝利第一」為最高原則,認為要集中和統一全國力量,「應當擁護三民主義,擁護政府,擁護領袖」。同時也要求實行政治改革,實現民主政治。這是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抗戰主張。他們要求抗戰和民主,這是正確的。但又過分看重國民黨的力量,對國民黨的抗戰建國綱領期望過高。

「七七」事變后,原先既反蔣又反共的國家社會黨、青年黨也表示擁護政府抗戰、擁護國共合作。青年黨、國社黨對國民黨抗戰的態度基本一致。青年黨表示「願以全黨的力量,擁護政府抗戰」。國社黨領導人張君勱也表示願意擁護和服從國民黨領導抗戰。至此,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黨派合作的局面最終形成。

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正式形成,受到了全國人民、各民主黨派和愛國人士的歡迎。全國各黨派、各民族、各地方實力派和各階層愛國人士、海外華僑等,均積極投入到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鬥爭中。毛澤東曾對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給予高度評價:「這在革命史上開闢了一個新紀元。這將給予革命以廣大的深刻的影響,將對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發生決定的作用。」

文史e家原創內容

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

好文推薦:點擊文字,立即查閱

喜歡今天的內容嗎

請給我一個大大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