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連程序員都能這麼會玩,你還覺得互聯網行業無聊嗎?

連程序員都能這麼會玩,你還覺得互聯網行業無聊嗎?

整理自知乎,不妥刪

(更多精彩:公眾號:gxnzhuixinyun)

1.zhunnie

本人不是程序員

直接上我前幾天在ACM-ICPC國際大學生程序設計競賽亞洲區域賽(長春站)做志願者的時候看到的各高校參賽隊伍的中文英文名單

諸如這種

我是先拿到這個名單(笑抽)以後再看到的各個參賽隊員 基本都是雲淡風輕 放蕩不羈 若有所思 還有一部分目光獃滯總之就是無法將他們和這些隊伍名字聯繫在一起 這些人就應該算是國家未來的程序員預備隊伍了吧~ 還有 你們能想象我們學校計算機系頭髮已經花白的老教授在頒獎的時候說:獲獎的隊伍是:今天萌萌噠 感覺自己吃了葯隊 紅鯉魚與綠鯉魚與驢隊你們感受一下

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理工科男生 (๑ᵒ̴̶̷͈᷄ᵒ̴̶̷͈᷅) 真是漲姿勢啊!!到底匿不匿 好怕被人打 算了還是不匿了吧

2. 劉言飛宇:

不請自來,先自爆身份

本人出身信息工程系,歷任前台美工,用戶體驗設計,產品邏輯設計,產品設計,產品包工頭,所以我身邊——都!是!程!序!員!(有的時候也這麼稱呼自己)

多說幾個故事

m

圈內公認的最像程序員的程序員。

到了什麼程度呢?大二那年,我還是一個吭哧吭哧的美工。小m正在吭哧吭哧的積累代碼。有一天這貨突然興緻勃勃的卷著一張邏輯圖給我,說要寫一個程序送給他正在追的一個女生做生日禮物,求我幫忙做用戶界面。

那是一個pc端的個人管理應用,功能包括定時開關機,任務提醒,記賬,桌面管理等等等等。我看過之後非常興奮,連夜畫了一個自認為浪漫無比的主題。然後這件事就如大家所預料的那樣沒有瞭然后。問題是,當時我們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覺得這件事非常的酷,而且現在有一部分人仍然這樣認為。

後來,我終於開始質疑小m的情商,於是有了整個大學階段最經典的一個賭局。我和大B(這貨的故事後面會提到)賭他和小m誰能先找到女朋友,我賭的是相對奔放的大B,而大B卻賭小m(注意,沒人關心我能不能找到女朋友)。

最終我還是輸了這一局。賭局設下不到一個學期,小m已經開始赫然跟班內一個學霸級的女生出入成雙(了半個月)。大勢已去之後,我、小m、大B單獨聊過這個事,小m的解釋是當時他和那女生都對一項技術比較感興趣,而小m又是班級里這方面最強的,所以就會經常在一起討論。半個月後,問題解決了。同為程序員,我們當然知道對程序員來說,半個月成雙入對最多可能取得什麼進展,於是紛紛八卦他們這半個月內有沒有實質性進展(比如搭一下肩膀)。小m對此諱莫如深。只是說,總會嘗試些其他的。

再後來,小m的大學部生活似乎沒什麼變化,不停刷代碼升級,和所有人一樣鍾情冷笑話、數碼產品,遊戲和,咳咳,片兒。

他讀研究所的那幾年沒怎麼見過面。但是從社交賬號上的動態來看,小m開始廣泛涉獵文藝類書籍。有一天他突然在qq上問我——說實話,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我如實回答。他又哀嘆。山東這邊的妹子個子太高了,我最近報了個健身房,準備健身。

忘了說了,小m江西人,在山東讀的研究所。

再後來,小m到了企鵝廠工作,我們可以經常見面了。身材幾乎沒變,還是孑然一身。閱讀的涉獵面變得更廣,笑話更冷,熱愛加班,關心政治。

在我們眼裡,這個人非常有趣!

終於說到大B了。

B是圈裡公認的最悶騷的一個,而且我堅信即這跟他是個程序員無關。當時那個賭局我之所以押注在他身上是因為,這個人是我認識的程序員里最文藝的一個,紹興人,自帶閏土的文風。經常在個人主頁里指點江山,回復者女生頗多。然而,這貨硬是將初戀保留到了研究所。

研究所畢業后,大B自稱寫代碼寫出了陰影,毅然放棄了開發的路徑,轉去做了策劃,但還是擺脫不了程序員的身份。

前不久跟大B公婆倆吃飯。聊到大B大學部時候的緋聞。當時傳說大B喜歡上隔壁班一個長相溫婉(說計算機系沒有長相溫婉的女生的滾出去!)的女生。沒想到這事竟然是真的。然而,程序員的用詞堪比作家之精準。我們全程只說喜歡,都沒用到過追這樣的字眼。

當著媳婦的面,大B供述如下:只是當時一起上課,看起來,這個女孩和其他人不太一樣,多了一分好奇,卻總也沒機會深入了解。後來忙起來了,這事就過去了。

B的媳婦是難得一見的賢妻良母,目前大B在廣州做遊戲策劃,告別了一線開發,收入不太樂觀。大B媳婦毫無怨言,兩個人合租一個城中村的套件。生活簡單卻充滿方向。

說到底,大B媳婦看中的是希望。在大B身上能清晰的看得出聰明,上進,有責任心,樂觀這些性格。都說這是做程序員留下的底子好。一日計算機,終生程序員,小毛如是說。

X

每次大B被人說悶騷的時候必拿X爺來擋槍。說來此兩人甚像,僅有的一點區別,大B缺了X爺的一點性情,X爺少了點大B的文藝。以前在知乎上看到有人解釋性情——性情就是一個巨牛有上天屠龍,在地打虎的絕技,卻偏不把這當回事,就會給這個美好的世界賣萌,敢對著石頭說我愛你。當時讀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X爺。

大四那年,系裡盛傳X爺暗戀隔壁班一女生(注意我的用詞),最終畢業酒會上,X爺借著酒勁撥通了那個電話。說明來意之後, 暢談革命友誼,然後送去了美好的祝福。

X爺研一那會兒,大B已經有了家室。我去X爺寢室溜達,正看見X爺對著電腦發愣。被我叫回神來就拉著我問:大飛,你幫我分析分析這個女生咋想的,然後點開了XX佳緣的網站。。。說實話,我也單身那麼久了,這網站一次都沒去過。

去年X爺開始找工作,來深圳找了一圈被召去北京去了號稱是國內的臉書的那家網站。臨走前,一班兄弟送行兼挽留。X爺毫不動搖,承諾會定期回來看我們。送走了X爺,我們自己分析,其實騷爺的選擇是對的。

P

P和小m、大BX爺不是一夥的。是個半路出家的程序員。所以身上總有些不屬於程序員的特質。比如老P相對注重打扮,長得高高瘦瘦,熱愛運動。

P是我國小同學,過年的時候一起回家,在高鐵上聊起他在微信上認識一個南京的女孩,前不久已經來深圳玩了一趟了差點把我眼珠子驚掉了。按我的邏輯,網戀這種事絕對不是程序員能幹得出來的,雖然我也沒有可靠的證據。

回家的路上,高鐵里信號時斷時續,老P還是堅持著全程跟他的女友聊著qq。看得出來那女孩很黏他。大概是我單身的太久了,這種情況下,總是想不出來應該聊啥。偏偏老P還不給我看,一個扯淡就把我打發了。一個人百無聊賴想起來身邊有個同事跟我抱怨過女友太黏人,每天聊微信耽誤他打遊戲。其實這樣的事,據我所知在程序員身上很少發生。

又過了一會兒,信號徹底斷了。老P翻出電腦,跟我聊技術,隨手建了個文本框敲了幾下丟到瀏覽器里指給我看——你看我寫了個框,好看吧?

說了這麼多,那程序員到底悶騷么?

其實只是他們不太願意像其他人那樣與世界溝通。有句話說做技術的做到最後拼的都是情懷。每個堅持下來的程序員其實靠的都是成就感。創造和毀滅一個東西得巨大成就感。因此我們通常比其他行業的人更熱愛自己的事業更熱愛自己的產品。這也就很正常的賦予了程序員專註、堅韌、謹慎、有責任心的性格。

但是他們也溫柔,也善良,也愛這個世界。很可能是用充滿邏輯的一種方式。這種方式有一個更為大家所熟知的名字——悶騷。

你看,我定義了自己的情懷,好看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