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江西省唯一國家級傳人 用生命續寫千年絕技 以免後繼無人

江西省唯一國家級傳人 用生命續寫千年絕技 以免後繼無人

有的人為了生活在奮鬥,

有的人為了夢想在拼搏,

有的人為了手藝在堅守!

今年60多歲的李波生,

明明有更好的事業發展,

但卻為了脫胎漆器堅持了40多年。

李波生,國家級非遺

「鄱陽脫胎漆器工藝」江西省唯一傳人。

作品《穩操勝券》和《星星相印》

獲聯合國教科文民間藝術精品博覽會金獎,

多件作品被工藝美術館收藏。

李波生,17歲跟著父親學習技藝,

小時候,他看到父親製作脫胎漆器,

便產生濃厚興趣。

加之從小耳濡目染,李波生上手很快,

由美工干到生產廠長。

然而好景不長,

1995年脫胎漆器廠遭遇了毀滅性的火災,

其他技師紛紛轉行另尋出路,

李波生卻執意堅守,去杭州繼續學習。

直到2004年,

李波生設計的作品先後在國內外獲獎,

他的人生才迎來的轉機。

為了更好的傳承脫胎漆器工藝,

2005年李波生成立了脫胎漆器公司。

脫胎漆器作為一門純手工民間技藝,

始於漢代,興於南宋,盛於明清,

被譽為「珍貴黑寶石」和「東方珍品」。

與景德鎮瓷器、景泰藍並列為「中華三寶」。

曾暢銷於東南亞及歐美,

在1915年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獲得四等獎。

脫胎漆器以天然大漆和綿麻布為材料,

經制模、裹布、上灰、上漆、脫胎打磨、

貼箔、拋光等50多道工序精製而成。

因其做工精細、典雅大方而馳名國內外。

一件很普通的漆器,

做出來的時間最少也要3個多月,

而如果要做一件很精細的漆器,

則要花費多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

如在製作過程中,

生漆的過濾、陰乾的溫度和濕度,

乃至漆畫的色彩調配都十分講究,

因此,脫胎漆器的技藝很難一朝一夕學成。

且因為製作和陰乾等都十分耗時,

所以做成一件成品需要的時間很長很長。

成型是工序里最難的一道

它是從無形到有形,是最有挑戰的工序,

只要你心靈手巧,

你想做什麼形狀就能做成什麼形狀。」

在脫胎漆器最輝煌時,

全縣有十幾家從事脫胎漆器製作,

專業技師一度超過200人,

產品品種多達300多種,花色2000多件,

是第二大脫胎漆器出口基地。

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

鄱陽脫胎漆器也因其純屬繁瑣的手工製作、

技術難度高、製作周期長受到了市場衝擊,

學習這門傳統手藝的年輕人少之又少。

談到此境況,李波生表示,

「鄱陽脫胎漆器,

如果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失傳,

那真是無可彌補的罪過!」

李波生製作的漆器作品不掉漆,

不褪色,不變形,可耐熱,

而且圖文並茂,惟妙惟肖。

他還把其範圍已從藝術性、收藏性

擴到有實用性的工業品或日常用品上。

「只有不斷創新,把那些落後的工藝拋棄,

縮短時間,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才能吸引更多的人來做好這個產業。」

「現在不是興趣不興趣,

這是一種責任,

的傳統文化是不會被現代科技替代的,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為它的傳承而努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