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是罕見的五重間諜,和杜月笙平起平坐,死後葬在八寶山

他是罕見的五重間諜,和杜月笙平起平坐,死後葬在八寶山

經常看諜戰劇的朋友都知道,有些間諜的身份很複雜,同時為多種勢力服務,這樣的人我們稱之為雙重間諜或者三重間諜。但歷史上卻有一位罕見的五重間諜,他的名字叫袁殊。袁殊除了是我黨情報系統的工作人員之外,還同時有著中統、軍統、侵華日軍以及青紅幫的四重身份。

1911年4月袁殊出生在湖北蘄春一戶沒落的官宦人家。16歲時袁殊參加北伐軍,曾任國民革命軍第六軍第18師政治部連指導員,還在他父親的友人胡抱一的提攜下加入了國民黨。1929年袁殊留學日本專攻新聞學,接觸了一些進步思想並於1931年加入共產,在潘漢年領導下從事情報工作。

北伐途中的袁殊

由於袁殊與上海市社會局長、中統特務頭子吳醒亞是同鄉,表哥賈伯濤還擁有黃埔一期畢業生的身份,因此袁殊接到了打入了國民黨特工組織的指示。1932年進入種統后,在吳醒亞介紹下,袁殊成為當時最重要通訊社之一新聲通訊社的記者。期間袁殊認識了日本駐滬領事館的副領事岩井英一,成功打入日方情報機構。正由於他擁有這一渠道,袁殊的涉日消息又快又准,連吳醒亞對他都刮目相看。過了一段時間,岩井便開始每月付袁殊200元的交際費,這樣他又成了日方的情報人員,這自然得到了中共地下黨負責人的批准。為了加強自身的保護色並開拓情報來源,袁殊於1937年4月加入了青紅幫,成為可以和杜月笙及黃金榮平起平坐的「通」字輩師兄弟。

淞滬抗戰爆發前,潘漢年重新回到上海,袁殊向他認真彙報了自己近幾年的經歷,同時將一份從日本帶回的軍用地圖作為情報資料交給潘漢年,表示願意繼續為共產黨工作。從此直到1946年去解放區,袁殊在潘漢年的導演下,成功地演出了一場場出色的情報戰。

袁殊

抗戰爆發后,戴笠一時找不到熟悉日本問題又與日方頗有聯繫的人,杜月笙提醒他,有一個叫袁殊的日本留學生與日本領事館副領事岩井英一關係不錯,戴笠聽了很高興,於是親自登門拜訪。袁殊感到事關重大,立即去請示潘漢年。經過潘漢年同意,袁殊加入了軍統,並擔任上海區國際情報組少將組長。這樣一來袁殊就湊齊了共產黨、國民黨中統、軍統、日本和青紅幫的五方背景,成了「五面間諜」。

淞滬抗戰期間,袁殊置生死於度外,深入日軍陣地偵察,把這些軍事情報統統提供給了潘漢年,部分情報也在經過選擇之後交給了戴笠;而在上海淪為孤島后,袁殊奉潘漢年之命(表面則是戴笠之命)留了下來,成立了秘密行動小組,專門懲辦侵略者與槍殺臭名昭著的漢奸,率領軍統特工成功炸毀日本在虹口的海軍軍火倉庫。

1984年,袁殊(右二)與兒子曾虎(左一)、學生胡肇楓(左二)、梅丹馨(右一)合影。

此後袁殊通過各種關係,大量獲取日本情報。後來袁殊又擔任了一系列偽職,如清鄉政治工作團團長、江蘇省教育廳長以及偽保安司令等等。與此同時,袁殊的情報工作日益老辣,與對待國民黨方面一樣,袁殊交給日本人的情報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沒有什麼特別價值。但袁殊從日本人那裡獲得的情報有哪些呢?我們簡單列舉一下:1939年英法企圖犧牲對日妥協的遠東慕尼黑活動、日偽內部的人事更迭、蘇南日軍的兵力部署和清鄉行動具體時間等,總而言之,袁殊獲得並交給黨組織的,有相當一部分是極為重要的戰略情報。當時的袁殊雖然公開背著「漢奸」的罵名,但他卻在隱蔽戰線為抗戰事業做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

抗戰勝利后,得知國民黨將以漢奸罪名起訴袁殊,中共將他秘密轉入根據地,並於1946年在根據地重新入黨,後任華中聯絡部第一工委主任,建國后袁殊被調往北京,擔任中央軍委聯絡部副處長、中央情報總署亞洲司司長等職,負責做日美動向的調研工作。1955年袁殊受潘漢年案牽連被捕入獄。1982年後獲得平反,1987年袁殊病逝於北京,葬在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