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字歪扭塗改,為何堪稱「天下第二行書」?

文字歪扭塗改,為何堪稱「天下第二行書」?

看顏真卿的《祭侄文稿》,頓感賞心悅目。

如果比作音樂來形容,

可以說是「餘音繞梁,千日不絕」;

如果比作山水,

世界上最美的風景也將為之黯然失色:

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

那種洒脫,那種酣暢,那種張揚,

那種不拘一格,那種汪洋恣肆,那種率性而為,

實乃書法中的詩文,書法中的豪放派,

書法中的「大風歌」

長歌當哭,那種當哭的歌。

唐天寶十四年,安祿山謀反之時,

顏杲卿父子挺身而出,堅決抵抗,

以致二人先後遇害,顏氏一門被害30餘口。

季明為杲卿第三子,真卿堂侄,

顏真卿命人到河北尋訪季明的首骨攜歸,

揮淚寫下這篇留芳千古的祭文。

顏真卿一腔悲憤,滿腹凄楚。

文稿開始,他就至悲至痛,

那墨跡,雖然是信手寫來,卻著墨遲滯,

其墨跡淫漬痕迹明顯。

當時,顏真卿完全沉浸在悲痛里,

對於書法,對於書寫,根本就沒有顧及,

完全是習慣使然。

一筆飽蘸,書寫下來,直到墨盡筆枯。

從第三行開始,魯公才化悲傷為文思,

其筆勢自然連貫,氣勢逐漸酣暢。

當然,此時的作者,一腔悲痛之情,

如同衝破了閘門的洪水,

奔涌而出。

顏真卿的心裡,

既有失去親人的至哀至痛,

還有對叛賊不共戴天的仇恨!

首句,按祭文體例,

記祭悼的時日和祭者的身份,

此時作者情緒尚屬平穩,

行筆稍緩,行字中間有楷字,情態肅穆。

直到

「攜爾首櫬,及茲同還,撫念摧切,震悼心顏。

方俟遠日,卜爾幽宅,魂而有知,無嗟久客。

嗚呼哀哉!尚饗」

此時,文字到了極致,書法到了極致。

此時的墨跡,全成了狂草,

彷彿是彎環而下的水流,彷彿那水流,

就是作者的淚水,就是作者的悲傷,

就是作者的憤怒。

此時的作者,

為文,全憑滿腹慘痛;

為書,只有一腔凄楚

加上書法天才的功力和天賦,

一切都成了自然。

人到大悲時候,

會酣暢痛哭,也會無語凝噎。

這感情原原本本地帶進了《祭侄文稿》里。

那書法,時而淋漓暢快,時而凝滯阻絕,

加上草就后塗改,

其整篇墨跡,輕輕重重,通通斷斷,

時而重而集,時而淡而輕。

姜夔在《續書譜》中說:

「觀古人之書,每想見其揮運之時。」

面對此稿,

誰都會為那蒼勁的線條,

雄渾的氣勢和天真爛漫的形式所吸引,

讓人觀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

顏真卿《祭侄文稿》

縱28.2厘米,橫72.3厘米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祭侄文稿》是顏真卿在「忘我」狀態下

融入真實情感的千古絕唱之作。

無意求工,而規矩之外,別有勝趣

作品中蘊含的情感力強烈地震撼了每個觀賞者。

在整個社會高度重視書法藝術的今天,

《祭侄文稿》的藝術生命力最強,

影響也會更深更遠更廣,

無愧為書法史上的「天下行書第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