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貴州花溪區政府借中央環保督查為名強行終止合同驅趕業主

貴州花溪區政府借中央環保督查為名強行終止合同驅趕業主

2017年3月3日凌晨四點左右,一夥不明身份人員,闖進花溪區竹林村丫河寨村民侯尚雪家裡。聲稱為應對中央環保督查,這裡不允許住人為由,強行拆毀房屋、搬走所有家庭用品后,採取「拖、搪、推、踢」生冷手段對待侯尚雪一家人。目前,村民候尚雪(承包人王光輝妻子)一家的所有家庭用品都不知去向,被強行驅趕出來的一家四口(有一個五歲的孩子)得不到合理安置,居無定所。合法承包來的原荒山,一家辛苦勞作建設成的園藝苗圃現在已被強行霸佔。侯尚雪愛人王光輝被拖去花溪區金竹社區服務中心,強行簽署了一份「轉讓協議」。儘管該協議上沒有顯示接收的乙方,但侯尚雪一家多年來辛苦建設成的漂亮花木園藝苗圃、公證處公正過的50年承包合同,已被無故終止!餘下36年經營使用權,就這樣被強行霸佔!候尚雪一家,如今生活步入困境,可憐的五歲孩子隨父母漂泊,居無定所。本報記者走訪調查:侯尚雪,貴州市花溪區竹林村丫河寨十二組5號村民。其愛人王光輝系貴陽市雲岩區人。夫妻二人於2003年6月19日與竹林村委會簽訂位於該村域孤山的一處荒山,約20畝。承包期為50年,總承包費用359800元(詳見承包合同)。並且在貴陽經濟開發區公證處做了合同公證【(2003)築經開證字第227號】。14年來的辛勤勞作,花卉園藝苗圃初見規模。剛剛品嘗到豐收的果實生活步入小康。2017年3月1日,竹林村委會稱區里下命令,中央環保督查組要來我們這而查看,這裡(指承包地)不許搞任何經營項目不許有人居住,政府要收回這塊地。3月3日清晨,一夥不明身份人員強行進入花卉苗圃,將王光輝侯尚雪一家四口驅趕出該承包地,同時強行搬出物品,毀壞園林花卉,導致經營多年的苗圃無法正常經營。不僅如此,她們還將承包人王光輝強行拖至社區,逼迫簽署轉讓合同。當事人王光輝都不清楚接受轉讓方是誰,要社區找出手轉讓方來時,社區的人隨即拿出公章和一個叫做「周忠林」的人的私章按在見證方簽章處(見下圖)!(上圖為王光輝被迫與村委會簽訂的不明乙方的轉讓協議)王光輝一家自述經過:3月3日這天一大早,還在睡夢中的我家一家4人,被蜂擁而來的不明身份人凶神惡煞的極端行為嚇醒!我家今年剛剛5歲的小兒子王宇航還沒來得及醒來,就被強行衝進門來的人員從被子裡面抱出房屋!我們幾名成年人還沒來得及穿鞋,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牛高馬大的男人們強行趕出房屋!隨後,一部分人不容分說的就把門窗全部拆毀,一部分人強行把家裡的電視機、洗衣機、電腦、床鋪等所有家庭用品強行搬出,一部分人強行拔走我家多年培植和栽種的名貴花卉、名貴中藥材和名貴樹種!一部分把我家屋頂砸毀,導致我家不能居住。家裡物品被這群強行闖入的人用一艘大船全部運走,至今下落不明!看見我家一家非常可憐,有幾個強行闖入的人員一邊強拆一邊流眼淚,他們悄悄對我家說:「你們不要怪我們,是花溪區花錢買我們來搶你家的。他們說4月份中央環保督查人員就要來貴陽,如果不把你家搬走,他們就應付不了中央的環保督查。」合理合法搞承包,開荒建設十多年帶動村民致富村霸強取豪奪 瞬間一貧如洗2003年,貴州省花溪區竹林村召開村組幹部、村民代表會議認真討論后,於當年6月19日將位於竹林村村域孤山荒山約20畝承包給侯尚雪的丈夫王光輝經營(具體見公證后的合同)。合同規定,承包經營期限為50年。為了方便王光輝一家、讓王光輝一家安心開發這些荒山、孤山,讓沒有住房的王光輝一家有個住處,6月23日,原竹林村村主任雷俊補充合同更正說明,並加蓋村委會公章將合同第七條「承包期內,如遇國家征撥、土地補償及固定設施屬甲方所有。」更正為「固定設施及新種林木花草屬乙方,期滿后歸甲方。」(上圖2003年王光輝侯尚雪與村委會簽訂的承包合同、公證書)有了這份合同和補充說明,王光輝一家遵紀守法,按時繳納稅費,在荒山裡精心經營著名叫「貴陽市小河區園林綠化培植園」的企業。後來為了居住和培植更多更好的花卉和名貴中藥材,她家經村委會同意后先後在島上修建了600多個平方的磚混、磚木結構住房和培植專用房等固定設施。從2003年至2016年13年間,侯尚雪一家日子過得算是平穩舒適;有穩定收入的「培植園」也先後解決了附近200餘名居民的就業難題。當地居民有困難的時候,她家也很大方的進行救濟。當地居民很感激她家的慈善做法,都稱讚她家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惡霸村官借中央環保部督查為由,先強行終止承包合同將人趕走,再進行要挾強迫轉讓他人!從今年年初開始,花溪區金竹社區一個叫王安華的人就不斷給侯尚雪家說,有人想轉包她家的經營權,這個人很厲害,如她家不轉讓,就叫她家不得安寧!之後,就經常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員白天夜晚的在她家周圍活動,對她家家人進行調戲、或者是侮辱、威脅!今年3月3日,侯尚雪的丈夫被一群人強行拉去金竹社區簽了一份沒有乙方、沒有日期的轉包合同(見前圖片),強行將王光輝還有36年經營權的20畝成熟土地轉包出去!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王光輝發現自己被迫簽訂的合同沒有乙方?!要他們給個說法時,他們馬上胡亂的蓋上村委會的章、貴陽市花溪區金竹社區服務中心的公章和一個並未在場的叫做「周忠林」的人名章!村民顛沛流離居無定所,政府不管不顧貴州省花溪區派人把侯尚雪家的所有門窗和屋頂強行拆毀、將所有家庭用品搬走後,並沒有及時給侯尚雪一家安排解決住處,並沒有按照國家相關規定給予侯尚雪一家進行地面上附著物等相關物資補償。反而,對侯尚雪一家進行人身權利和財產侵犯!尤其是金竹社區的王安華,不但對王光輝一家進行恐嚇欺壓,而且冷漠無情!當王光輝的妻子侯尚雪去找他討說法,要他合理進行補償安置處理時,他卻故意劃分人的等級,故意說侯尚雪一家的戶口雖是竹林村的,但不能享受本地人待遇,只能低價進行簡單賠償處理!行,就安排!不行,就隨便!(上圖侯尚雪的戶口簿)貴州省花溪區處心積慮,借中央環保部督查巡視為由,將耕耘十多年的開荒地承包商強行趕走,謊言無恥的拿出沒有乙方的合同強迫業主在轉讓合同上簽字按手印的做法,不僅與我們當前正在進行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構建嚴重違背!而且是與中央正在進行的脫貧攻堅精神相抵觸!!!即便是環保部門不允許在該地搞任何經營項目,政府收回該承包地,也應該按國家相關規定進行正常徵收,按國家規定安置補償!不能違背王光輝一家意志進行強行轉租轉包!買賣本屬自願,價格自有公道,政府相關部門沒有有任何權利剝奪任何一方的自主權。對於此事,本報將持續關注,跟蹤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