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為什麼不讓你嫁給他?

我為什麼不讓你嫁給他?

作者:魚翹 理工學渣,懶人一枚,愛好美食,以我手寫我心。!

愛你,則為之計深遠

01.

送走景天,我剛上樓回到家門口,就看到父親站在雕花鐵門邊等著我,他陰著臉說:「我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

雖然早就從父親的臉色里看出了端倪,可我心裡總歸是抱著一絲希望的,畢竟父親今晚做了我最愛吃的酸甜咕嚕肉。當父親斬釘截鐵地親口說出這句話時,我覺得心裡有什麼轟然崩塌。

我眼裡浮起了淚光,哀求說:「爸爸,你還不了解他,他真的很好!」

「除了有一副好皮囊,我看不出他哪裡好!我告訴你,他不適合你,你必須跟他斷絕關係,我不想再聽到任何關於他的話。」

父親的話引起我的極度反感,他一直都這樣強勢自私,從來都不顧及我的感受。

我知道父親有多麼犟,心裡有些絕望,狠狠擦去眼角的淚光說:「爸,你不就是嫌棄他家境不好嗎?不就是嫌棄他沒房沒車沒錢嗎?他現在沒有,將來一定會有的。我就是喜歡他,你贊成也好,反對也罷,我認定他了。」

父親氣得眉毛倒豎,厲聲喝道:「你膽子肥了!你要是堅持跟他在一起,那就不要認我這個父親,有他沒我,有我沒他。我一毛錢也不會給你!」

我抖著嘴唇,這一刻恨極了父親的嫌貧愛富,就知道錢錢錢,難道他心裡從來都沒有感情的嗎?

我倔強地昂起頭,擲地有聲:「爸爸,我不會放棄他!」

父親怒得一揚手將他最喜歡的水晶煙缸砸向地板,那一聲碎裂聲,將我們之間本就不親厚的感情震得隔閡更深。

母親聞聲走過來溫言對我說:「他不同意,我又沒說不同意,你何苦跟你爸置氣。」

父親氣得直搖頭:「婦人之見!頭髮長見識短!」說完再也不肯看我倆一眼,徑直回書房去了。

02.

得了母親的「首肯」,我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歡歡喜喜地和景天將婚事提上議程。

我和他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的,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隨著感情的加深,他也曾擔憂過我家裡會反對,畢竟我的家境比他的好。我的父親開了一家建材公司,在行業里小有名氣,我也在一家外資公司當翻譯;而他家裡開了一家酒水飲料批發店,他跟著自己父親和哥哥干,負責給店裡進貨送貨。

可是有什麼關係呢?我們真心相愛,物質的匱乏並不能影響我們的感情。

父親再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但也沒有更激烈的言行,我就當是他默認了。

母親陪著我去見景天的父母,雙方約在一家普通的小餐館會面。

聚餐的地方是景天訂的,我心底暗暗責怪他竟然把見面的場所選在這裡,第一次雙方家長見面,好歹得隆重一些啊!我擔心母親會有想法,不料她一點異樣都沒有,一如既往地笑吟吟地與景天的父母打招呼、聊家常。

這一餐飯在我一直提著心的忐忑中吃完,看得出雙方都還算愉快,我與景天對視一眼,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將雙方父母送走後,景天一把抱住我,激動地說:「林釋,我景天發誓,這一輩子絕不負你!一定會待你好,把你放在心尖尖上愛護你!」

我的眼淚刷地掉了下來。得夫如此,夫復何求!

我和景天都認為不能再當啃老族,車子房子我們暫時不做考慮,等以後攢夠了錢自己買。至於禮金,我是為愛情而嫁的,談錢未免俗氣,再說我父母也並不缺這點錢。

母親聽了我的想法后,拍著我的手慈愛地說:「你父親那邊,你知道他心裡是不贊同的,所以估計不會贊助你們一絲一毫,你得做好思想準備。你是成年人了,你只需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就行。」

我心裡豪氣衝天,暗想絕對不會找父親伸手,並且主動將父親之前給的銀行卡交還給母親。我想讓父親看看,沒有他的錢,我們也能過得很幸福。

我甚是感激母親的大度和開明,快樂得如同一隻剛出籠的小鳥,挽著母親的手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母親陪我去商場選我們的結婚用品,我第一次知道那些床品寢具竟然很貴,動輒幾千元一套。我為難地說:「媽,景天家裡條件不是很好,我覺得還是不要買太貴的了。」

母親側頭看著我:「那你是打算買最便宜的?」她的眼裡浮起一絲傷感:「阿釋,你從小嬌生慣養,這人生最重大的婚禮,我不想你將就。」

我心裡莫名一慟,竟然無言以對。

03.

我跟景天說了母親的話,景天拍著胸膛說:「那就買好的,絕對不能委屈我媳婦!」

我心裡甜得如同浸過蜜,都說有情飲水飽,原來竟是真的。遇到對的那個人,即便他不是很帥不是很富有,但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幸福的。

然後是 拍婚紗照、買傢具、預訂酒席、定製婚紗......

全程母親都陪著我,每次我想要省點錢不要買那麼貴的東西時,她都會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那個難過的不想我將就的表情。我心裡難受得厲害,天知道我比誰都更不想將就。

我捧著一大堆婚紗影樓的廣告單去找景天商量要去哪家拍婚紗照,他為難地說:「拍幾張照片就要一萬塊,會不會太貴了?」

「會嗎?我覺得這個價錢還算可以啊,畢竟是知名品牌。」

景天低著頭不敢看我,半晌才說:「其實我覺得我們沒必要拍婚紗照,拍了后那麼多相框還不是放在衣櫃里不見天日,以後等我們條件好一些再拍也是可以的。」

我一聽就不高興了,那怎麼能一樣?我現在二十五歲,要是等到四十五歲再拍,臉上都有皺紋了吧?

「再說我覺得婚紗直接租就可以了,實在不行淘寶買一件也可以,定製了就穿一次,太浪費錢了。你知道的,我家是我媽管錢,我的工資一直存在她那裡,我最近總是要錢,她有些意見。」

我瞪圓眼睛,我想穿一件自己最喜歡的別人沒有穿過的婚紗嫁給他,這很過分嗎?

我們第一次有了爭執,當然,最後還是他哄的我。

只是後來,爭執越來越多,然後是爭吵、冷戰、和好,再爭吵......

我一次次地回家找母親哭訴,母親每次都撫著我的背傷感地說:「可是怎麼辦呢?阿釋啊,這是你們必須面對的啊。」

我想到了當初自己的豪言壯語,只得擦乾眼淚,背過身去,不想讓母親看到我的難過和後悔。

04.

在談及酒席時,當景天說:「我母親說酒席三十圍太多了,開五圍請最親近的親戚來喝酒就可以,而且在五星級酒店擺酒太奢侈了,簡直是扔錢讓別人白吃白喝,我覺得在花開富貴就可以了。」

花開富貴是一家茶餐廳,裡面僅有唯一一間包廂,他竟然要我在那裡舉行婚禮?!

我從談婚論嫁以來積累的所有不滿都在此刻爆發了出來,歇斯底里地沖他吼道:「你就知道省錢省錢,在你眼裡我就那麼不值錢?」

他也生氣了:「我的境況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媽最近意見特別大,我夾在你們之間心好累你知道嗎?難道你嫁給我只是為了錢?如果你真心愛我,難道不是沒有婚紗照沒有婚禮沒有酒席也照樣嫁嗎?」

我淚眼婆娑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心裡失望透頂。我愛他,難道我就應該不停地退讓將就嗎?我愛他,我就不能要求一個永生難忘的婚禮嗎?當初就知道他窮,我如果不是因為愛他,又怎麼會跟他在一起?

這是我們爭吵得最厲害的一次,彼此用了最惡毒的語言攻擊對方,我說他是沒斷奶的媽寶男,什麼都要聽他媽的;他罵我一心掉進錢眼裡,嫌棄他窮。

後來,一次次和好,又一次次爭吵,我們都被對方傷透了心,疲憊、難過、失望,直到最後,自然而然地分開。

分手那一天,我哭得如同當初父親反對我們時一樣,感覺天要塌下來了。母親照樣是撫著我的背說:「分了也罷,分了最好,從見到他的第一面起我心裡就在想絕對不能讓你們在一起。」

我驚訝得忘記了哭,抬頭看著母親。

05.

母親嘆了一口氣,說:「很意外是嗎?我對他們以禮相待,是我的教養要求我必須這麼做,不代表我對他們很滿意。我們和他父母見面那一天,他母親說,誰生的孩子誰自己負責,她還要工作,等你結婚後她不會幫你帶孩子。一般人都會在家人需要幫助時施以援手,你還沒進門她就說這樣的話,說明她要麼不把你當一家人,要麼她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我的嘴巴張了張,啞口無言。

「從飯桌談話上看來,他們家的大事都是他母親說了算,說明她母親強勢,大權在握。有一個自私自利又強勢的婆婆,你又性格溫順,嫁過去日子不會太好過。」

母親看了我一眼,悠悠地說:「再說說他,雖然一直在努力地工作,但家裡一直沒有給他開工資,只說是存在他母親那裡,需要時再拿,這說明他經濟無法獨立。經濟不獨立,側面說明他的精神也不獨立,依附於他的家人。如果他真是獨立,憑著他的踏實肯干,哪裡找不到一份工作?何必要你陪著一起受他母親的氣?」

我已經呆住了,愣愣地看著母親。

「我不是說以後你一定要將自己的孩子扔給老人帶而你去上班,只是你得找到一個真心愛你敬你養你的男人,才能為他拋棄工作生兒育女。很明顯,景天做不到,因為他沒有掌握到自己的經濟命脈,沒有說話權。難道以後你在家帶孩子時連買一包衛生巾都要向你婆婆伸手嗎?」

我徹底震住了。這個假設,光是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古話說門當戶對,老祖宗不會騙我們。你們結合在一起,不止是錢的問題,還有三觀的契合問題。戀愛時看到的都是優點,結婚後缺點就都暴露出來了。婚前腦子進了多少水,婚後就要流多少眼淚。」

「我為什麼不讓你嫁給他?因為我和你爸的意見一樣,嫁給這樣的男人,不但受窮還要受氣,我們捨不得。」

我疑惑地問:「那你當初為什麼贊同我們?」

「我從來沒有明確說過我贊同,我只是不反對。你是我生的女兒,我比誰都了解你,一腦子的風花雪月,愛情至上。我要是跟你爸一樣強烈反對,你就會把我們當成棒打鴛鴦的勢利父母,為了成全你的愛情,你會把自己當成那所謂愛情的祭品,真跟他私奔了。只有讓你自己親自去體會一下你和他多麼不合適你才會甘心。」

我聽得背上冷汗津津,還真是被母親說對了。當初我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放棄我的愛情,即使離家出走也在所不惜。

母親轉頭看著我,眼神里多了一絲嚴厲:「當初你跟你父親說絕對不會放棄景天,言下之意是寧可要他也不要你的父親,你知道你這樣說你父親有多難受嗎?這個世界上,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大把。好男人比比皆是,可是父母只有一個,你可以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卻不能沒有父母。你分明是吃定了無論你如何選擇你父親最終都會為了你開心而讓步,是我這些年太慣著你了,才讓你恃寵生驕。」

我被說得無地自容,心裡悔恨不已。

母親微微嘆了一口氣,望著廚房說:「知道你今天回來,你父親早早就跑去菜市場買裡脊肉要做你最喜歡吃的酸甜咕嚕肉。每個周末他都要做這道菜,就盼著你回來時能吃上一口。無論貧富,當父母的最終不過是求子女能過得幸福,以後別再傷你爸的心了。」

想到那色澤誘人的咕嚕肉,想到父親已經染了白霜的頭髮,我心裡針扎似的難受。

憶起當初對父親的無禮,我的眼淚密密地往下掉,一時竟像吃了那咕嚕肉,又酸又甜,箇中滋味難以言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