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腹黑孤女替恩人女兒出嫁神秘富豪總裁,天生彆扭的這對夫妻開始愛情攻守戰

腹黑孤女替恩人女兒出嫁神秘富豪總裁,天生彆扭的這對夫妻開始愛情攻守戰

1

仲夏時分,濱海市就像是放在火爐上被烤一樣,悶熱不堪。大街上人來人往,一個個汗流浹背,哀嚎著怒罵這見鬼天氣。

「吱」的一聲,輪胎與地面傳來一聲劇烈的摩擦聲響,一輛藍色的保時捷卡宴在悅達廣場外面停下,打扮的光鮮亮麗的黑絲女郎推門而出,大大的蛤蟆眼鏡遮住大半邊臉,看不清楚模樣,但是依舊遮掩不住身上散發出來的嫵媚氣息,身材婀娜有致,傲人的36D隨著走動,微微顫動,形成一個微小誘人的弧度,一路走進悅達商城,不知道多少男人看直了眼,失魂落魄。

黑絲女郎似乎早就適應了這種垂涎欲滴的眼神,毫不在意,咯咯輕笑,款款走進商城,步子輕盈,一米七多高的身材,一身普拉達的衣服,加上左腕上那款價值絕對超過三百萬的百達翡麗的5959p,讓不少企圖上前搭訕的男人望而卻步。

她的出現,無疑給這炎炎夏日帶來了一絲難得的清涼,但是男人們反而更熱了,而女人們,要麼是相形見絀,自慚形穢;要麼是見著自家男人被勾走了魂,低聲唾沫狐狸胚子,萬人騎的貨。

見怪不怪,依舊走的很快,女郎的目的性極強,上了七樓,徑直走向自己中意的品牌服裝店,然後挨個的挑,看見喜歡的,就讓服務員打包。不出半個小時,就提著大包小包再度回到車上。

車子啟動,商城的保安還沒回過神來,而周圍圍著的一些人則開始議論紛紛,討論是哪家娛樂公司新包裝的藝人或者是哪個富豪包養的姨太太,總之,沒有一個人會認為她是正經的女人,當然,她們猜的都不對。

黑絲女郎車子行駛在路上,即便是車子性能很好,冷氣很足,依舊覺得酷熱不安,打開隨車攜帶的小冰箱,拿出一瓶礦泉水喝了兩口,掃一眼副駕駛上大包小包的衣服首飾,還是覺得心裡空蕩蕩的。

苦笑一聲,打開收音機聽路況,剛好到天氣預報時間,今日濱海市氣溫是史無前例的達到四十度,這對於一座以旅遊休閑為定位的綠色城市,簡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DJ的聲音很平緩,彷彿一股清泉注入心田一般,讓她微微燥熱的心漸漸安寧下來,只是莫名的,想起一個人來。

「這個時候,美國那邊天氣怎麼樣呢?爹爹在幹嗎呢?離開那麼久,會不會挂念我?」

或許,不會。

有那個女人在他身邊,他哪裡還記得她這個女兒呢?

這一刻,她就像是一個沒有爹娘寵愛的孩子。正當她可憐巴巴的感嘆自己沒人疼愛的時候,「滴」的一聲,手機鈴聲響起。

按接聽鍵,擴音,老管家的聲音響起,「大小姐,剛剛你怎麼關機了,老爺找了你很久了。」

「找我做什麼?」眉眼微微一挑,她可是有個三個月不和家裡聯繫的記錄都沒人擔心,怎麼一個星期前才回過家一趟,這麼快她那個乾爹就找她了。

老管家聽得她語氣不悅,趕緊道,「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老爺說有事找小姐商量,讓小姐務必立刻回別墅一趟。」

「要事?什麼要事?不回去可以嗎?」

老管家立馬慌了,央求道,「還望小姐可憐一下我這把老骨頭,就回來一趟吧。左右是一家人,何必弄得那麼生分。」

哼了一聲,她久久沒有回應,過了好久,老管家沒聽到回應,再一看手機,已經掛斷了,不由面帶哭喪之色。

車子悄然加速,橫衝直撞了一段路,猛然,一隻手用力拍在方向盤上,緊急剎住。

一家人?其實到現在她都還沒能明白,這個家,對於她來說的意義是什麼?更不能明白為什麼爹爹會將她安排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監護人。

只是,這是爹爹的安排,她終究不能和慕家把關係鬧的太僵,懊惱一聲,打轉方向盤,往慕家別墅而去。

車子剛到別墅門口,就已經有傭人將她回來的消息告知了慕遠,然後別墅里的傭人一個個跑出來圍著她看,一個個興奮的滿臉通紅,就像是見到什麼稀罕的大明星一樣。沒辦法,每次她回來都會造成轟動,誰讓她天生長了一張男女通殺的狐狸精臉呢,說起來,狐狸精這個稱號,還是她的好妹妹慕青青給她取的,對這事她一直都耿耿於懷,要不是礙於慕遠這層關係,早就謝謝慕青青八輩子祖宗了。

走進大門,就連正在澆花的老媽子都停下了手裡的活,更不用說那些請來的臨時工了,即便已經見怪不怪,還是不禁翻了個白眼,趕緊加快腳步往裡面走。好在慕遠對這事早有對策,看到她進來,趕緊拉著進了書房,讓老管家在外面應付著。

門外,一個傭人忍不住輕聲說道,「小姐笑起來好美,尤其是一對梨渦,真是迷死人了。」

「喂,你掐我幹嗎?」吃痛,另一個傭人尖叫的拍開她的手。

「對不起,對不起,我還以為是在掐自己的手呢。」傭人趕緊道歉道。就像是看見自己最喜歡的電視明星一樣,太忘我了,真是丟人啊。

「散了吧,不然等下老爺就要發火了。」老管家招呼道,每次大小姐回來,別墅就被弄的烏煙瘴氣的,傭人們集體罷工,實在是讓人頭疼不已。為了避免發生類似上次的踩人事件,還是早早散去的好。

色調冷硬的書房內,不但穿著一身唐裝的慕遠在,還有一臉倨傲嬌氣的慕青青,看情形似乎真的有什麼大事,迫不及待要召開家庭會議一般,她極為不情願的,略略收斂起自己的不滿態度。

隨意在沙發上坐下,點燃一根煙,挑眉問道,「乾爹這麼著急找我回來,不知是有什麼事?」

「黛兒,先把煙滅了,為父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對你說。」這一次,他倒是沒表現出那麼明顯的不滿情緒。

微微一笑,將煙在煙灰缸里掐滅,聳了聳肩道,「這樣子總夠了吧。」

慕遠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低嘆道,「你啊,總是這麼讓人不放心。」

「有什麼好不放心的,我有手有腳,又不會礙著別人什麼事?莫不是乾爹現在看著我心煩了,想將我掃地出門?」

2

「說什麼渾話呢?」神色一厲,語氣顯得有了幾分嚴厲,慕遠怒斥道。

「呵……」擺了擺手,當她什麼都沒說好了,反正不是第一次將他給激怒了。

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模樣,慕遠再嘆了一口氣,道,「黛兒,這次叫你回來是真的有事,你不是一直說乾爹我偽善嗎?今天也不就跟你兜圈子了,這次乾爹是想求你幫幫青青。」

「幫她?怎麼說?」若有若無的看慕青青一眼,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堂堂申遠集團的董事長如此慎重其事的,甚至隱約有幾分低聲下氣的味道了。

「黛兒,那我就直說了,是這樣子的,你也知道,申遠集團前段時間出了點問題,到現在財務上還一直存在著巨大的漏洞,如果月內還不能補足的話,我們慕家,這好日子就算是到頭了。而利家三少爺那邊,雖然有意融資申遠,但是這次卻提出了一個很為難的條件。」慕遠無奈的道。他也算得上是濱海市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卻沒想到這一次會鬧的這麼狼狽。

「什麼條件?」利家那個三少爺她聽說過,不是什麼好鳥,想必這條件亦是苛刻至極。

「利墨染的意思是,讓青青嫁給她,兩家聯姻。」

「呵,這對你來說是好事啊,對你來說可是佔了大便宜,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她不解的道。

「好事是好事,但是你也知道,青青是有男朋友的人啊,都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我雖然唯利是圖,但是也不敢賠進去自己女兒的幸福啊……所以,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替青青嫁過去。」豁出去一張老臉,終究是將目的講了出來。

「替嫁?」有沒有搞錯,從來只存在於虛幻的言情小說中的狗血情節降臨到自身頭上了,而且對象還是那個以夜店為家的利家三少爺。

嫁你妹啊,沒好氣嘀咕一聲,這老傢伙最近該不會是吃壞什麼東西了吧,居然如此的異想天開?

利墨染這三個字,也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沒辦法,人家實在是太紅了,但凡有點桃色新聞,一定是和這位花花大少有關的。而且傳聞這位利家少爺脾氣古怪,虎背熊腰,酒糟鼻麻子臉,禿頂並且腆著一個啤酒肚,每次上財經雜誌還要在照片上打上馬賽克……這樣的人物,居然要她去嫁?

「那利墨染是什麼貨色你又不是不知道,居然還讓我嫁過去?」陳黛兒怒了,欺負人也不帶這樣子的啊。

慕遠難堪一笑,解釋道,「黛兒,我知道你有聽過一些不好的傳聞,但是為父保證,那些都是假的,利墨染替利家經營那麼大一個攤子,每年經手的經費以億萬計,怎麼可能是草包?」

「既然這麼好,怎麼不讓青青嫁過去?」心裡還是怒氣難平。

慕遠捶胸長嘆,「青青已經有了心上人了,嫁過去又怎麼會幸福?」

「可是替嫁就是商業欺詐啊,你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連基本的誠信都沒有,難道就不怕日後被穿小鞋嗎?」沉下臉來,她看著那個被她喚作乾爹的中年男人。

「呵……這點你倒不用擔心,利墨染只是提出兩家聯姻,並未言明要娶青青,嚴格來說,你也是我的女兒啊。」為了親生女兒的幸福,慕遠一張老臉算是給丟掉不要了,極力編排著。

「我姓陳,你姓慕,這樣也可以?」

「我已經想好了,這兩天就和公安局那邊聯繫一下,將你的姓氏改過來,從今天起,你就跟著我一起姓慕。」

「還真的是全部算計好了呢。」輕聲嗤笑,帶著一絲不屑。

「黛兒,乾爹我也是迫於無奈。申遠集團目前是個什麼情況想必你也清楚,如果月內再得不到資金注入的話,就真的要宣布破產了,難道你忍心看到我苦心經營幾十年的家業付之一空?」苦著臉,慕遠打悲情牌道。

聽他吐完苦水,陳黛兒將視線轉到了一旁的慕青青身上,眉頭輕皺,慕青青瞪她一眼,「你看我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很好奇,你什麼時候有一個談婚論嫁的男朋友了?不是上個月才分手嗎?這速度可真快的啊,該不會是不想嫁給那個花心大蘿蔔就故意找個理由將我推出去吧?」陳黛兒淡淡的道。

「哼……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慕青青紅著臉道,生怕被人看穿了心事一般。

「慕青青,你最好跟我客氣一點,別忘了你現在是在求我,惹毛了我,這個家我大不了再也不回了,你還不是得乖乖滾到利墨染那邊去做你的怨婦。」冷笑一聲,陳黛兒不悅的道。在慕家這幾年時間,她和慕青青一直看不對眼,兩個人從沒好生說過一句話。

「你……」慕青青怒了。

「好了,都什麼時候了,別吵了。」見狀,慕遠趕緊將兩人制止住,看著陳黛兒道,「黛兒,這次就算是為父求你,你知道青青她媽死的早,為父就這麼一個女兒,為父是真的希望她能幸福。你看她這嬌滴滴的大小姐性子,一點委屈都不能受,這嫁過去日子怎麼過的下去啊。」

「她過不下去,難道我就可以?」斜睨他一眼,陳黛兒沒好氣道,「我知道她是你的親生女兒,也不用你老是提醒我,但是我好歹叫你一聲乾爹,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我?」即便向來要強,此時也不免有幾分凄涼的傷感,畢竟不是親生的,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乾女兒就是比不上親女兒啊。

慕遠低嘆一聲,「黛兒,不是為父不擔心你,但是你性子機靈,走到哪裡都吃的開。青青除了一點大小姐脾氣,卻是四肢不勤,五穀不分,什麼都不會……而且申遠集團到了現在這種地步,就算是苦了我自己,我也不願意委屈她的……」彷彿一下子,就老了十歲一般,大有日薄西山的凄涼之感。

「好了,好了,別說了。」無奈的轉過頭,最煩的就是這個,她清楚的知道,她現在所擁有的這一切,一大半是慕遠給她的,如若申遠集團真的因為一樁婚事就破產,那並不是她想見到的。

牙關輕咬,她接著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就當是我報答你兩年多來的養育之恩吧。從今以後,我們互不相欠。」

「說起來,是為父一直虧欠於你啊。上次要不是你冒死救我,為父這把老骨頭,早就都撿不起來了。這次你又幫了青青,無論如何,這個恩情,我們慕家都會記住的,以後你有什麼困難,隨時都可以告訴我。」心中石頭落地,慕遠說話輕快許多。而慕青青雖然一直板著張臉做鬥雞狀,卻也沒那麼緊張和擔心了。

「免了。」輕聲嗤笑,陳黛兒看向父女倆道,「煽情的話也不必多說,免得到時候兌現不了打了自己的嘴巴。說起來,我們之所以毫無血緣關係而能成為父女倆,這骨子裡的秉性還真的是很對頭啊,一樣的兩面三刀卑鄙無恥,也一樣的……忘恩負義見利忘形,只是這家裡以後沒人陪著您老玩了,不要寂寞才好。」說罷,絲毫不理會慕遠目瞪口呆的模樣,推門揚長而去。

下面才精彩,請閱讀原文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