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山羊不吃天堂草》:從小說到戲劇

《山羊不吃天堂草》:從小說到戲劇

兒藝目前正在上演的新戲《山羊不吃天堂草》,是我據獲國際安徒生獎的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同名長篇小說改編的。之所以選定這部他在90年代初創作的作品,是因為它具有結實的社會背景、深刻的思想性和獨特的寓言性。

小說主人公的年齡以及由此帶來的觀眾群的年齡,是超乎兒藝常規作品的。作為編劇,我曾經想過把主人公的年齡降低,但那註定會削弱人物刻畫和主題挖掘。查明哲導演介入后,與尹曉東院長共同商榷,最終劇院決定在此劇的創作上,放棄常規「兒童劇」的駕輕就熟,以文藝工作者的社會責任為己任,由此進一步開拓兒藝的觀眾年齡,直面孩子們應該接受的「苦難教育」,為更多青少年提供他們需要的舞台藝術作品。

兒童文學領域,有一種文學樣式叫「成長文學」,曹文軒的作品是具有開創性和代表性的。「成長戲劇」之稱就是由此借用過來的。

該劇講述了一個孩子從農村走向城市、從家庭走向社會、從孩子走向成人的心靈成長過程,在不斷越過「溝溝坎坎」、在誘惑和危機的懸崖邊兒上收手駐足,在人生苦難和生活磨礪中逐漸形成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從而長大成人的故事,讓走進劇場的觀眾在這個並不熟悉的社會階層的人物身上,看到熟悉的自己。劇中人物所經歷的心靈成長曆程,會令每一位青少年甚至成年人感同身受。

首先,我要感謝曹文軒老師的小說為我提供了豐富的文學基礎。作為小說,《山羊不吃天堂草》是非常成功的。所有的矛盾衝突和心靈激蕩,都隱在長篇小說從容的結構和不徐不疾的敘述之中。好的改編作品應該是保持小說的文學品質,創造戲劇的獨特藝術魅力和審美價值。

劇本首先在結構上作了符合戲劇藝術特性的巨大調整:全劇由兩條線索構成:一條是具有懸念的情節線,倒敘式的回溯。從明子「涉嫌詐騙」被帶到了派出所,面對受騙業主的指控和警察的詢問,明子除了點頭、搖頭,始終一言不發。明子的舉動令警察不解、令前來營救的師傅不解,也構成了所有觀眾的懸念。在各種人的不斷追問中,在派出所「現在進行時」的外部框架里,故事沿著明子獨自思索的心理線推進,不斷跳回到「過去進行時」,即明子從進城開始,一路經歷過的人和事,這些人和事對他形成的刺激、令他從中做出的選擇、選擇過程形成他人生價值觀不斷建立、自我懷疑、變化跌宕的心路歷程。另一條線,是把原小說在最後才托出的「山羊不吃天堂草」的故事,化為明子巨大的內心疑問,在一開場就提出,形成具有形而上意味的叩問。一路探尋著「山羊為什麼不吃天堂草」的答案,將一個人生問題的思索過程,形象化地貫穿全劇。導演把這部戲的風格定位為「現實生活寓言劇」。

小說是「敘述」的藝術,憑藉的多是文字描述。而戲劇是「動作」的藝術,需要通過戲劇動作和人物台詞來完成。

劇本遵循小說原型,對主要人物都做了集中、加強、提煉和形象意義的升發:比如羊群和頭羊黑點兒的擬人化。對個別人物,在基調上作了較大調整:比如紫薇,雖然她仍像小說中一樣,是明子生命中吹過的一陣風——註定擦肩而過,但她沒有「貴賤之分」的乾淨、她與明子身處弱勢的同病相憐、由此產生的彼此理解和關懷……都構成明子生命中的暖色和亮色,構成明子走過苦難,認識生命美好的信念。

這次劇本還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時空的頻繁、自由跳躍,有時可以像思維一樣迅疾。我就想到了用多媒體代替傳統的布景。通過多媒體的設置和一些巧妙的機關裝置,整個舞台空靈且詩意,充滿時尚感,似行雲流水、出神入化,甚至,令人匪夷所思。

小說和戲劇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在於:小說是一個人的創作,而戲劇是集體智慧的結晶。在導演的總體構思和整體把握下,簡捷立體的舞台美術樣式、大量戲劇性的多媒體呈現、不同形象系統的同台并行、「現實主義戲劇」「表現性」的現代舞、「寫意」的歌舞說唱……都有機地熔為一爐。這種舞台呈現在風格樣式上的全面探索和追求,或許不僅會令熟悉兒童劇的人們耳目一新,也會為當下「現實題材」戲劇的創作,提出許多新的話題。

我在改編時始終希望同名戲劇能兼備「民族性」和「世界性」。打通這一點,就可以打通成年人與青少年成長心路的理解,就可以打通不同國家的人對故事的理解。或許,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講好故事」的真正核心。

(作者:馮俐 系兒藝副院長、國家一級編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