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帶一路」機遇不可估量 人才匱乏成最大難題

「一帶一路」機遇不可估量 人才匱乏成最大難題

Lalit Johri:國際商務高級研究員,牛津大學Saïd商學院牛津高級管理與領導計劃主任。專長領域包括國際商務中的戰略和領導力,公私夥伴關係,公共政策和體制改革以及新興市場等方面。

「一帶一路」是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將為貿易全球化注入新的動力,成為未來推進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海路」和「陸路」齊驅並進,在輸出產能的同時,更帶動了沿岸國家的輸出和經濟發展,也彰顯著開放包容、互惠互鑒的東方智慧。

4月21日,牛津大學MBA主任,知名戰略、市場專家Lalit Johri受邀到訪水泥網。在會談中,Lalit Johri也詳細談到了「一帶一路」戰略為國內企業「走出去」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Lalit Johri教授用最前沿的國際視角解答了在「一帶一路」中存在的挑戰和機會。他談到,「一帶一路」是提出的偉大夢想,從提出到現在參與國家數量已經由30多個變成64個,而今年5月即將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也會有28個國家的首腦參加,未來「一帶一路」將帶來2.5萬億美元的投資,涉及300個項目,為沿線經濟注入持久活力。

「一帶一路」創造的機遇不局限於基建領域

Lalit Johri分析道:「『一帶一路』的是一個非常有活力的策略,『一帶』通過陸路,分別經巴其斯坦、中亞兩個不同方向,最終跨過英吉利海峽到英國。『一路』則通過海路,經過東南亞,到阿曼、德國的漢堡,最終也到了英國。」

兩條線路連接了和歐洲,覆蓋了非洲、中東、中亞、印度以及東南亞,連接了60多個國家。但是,在沿岸國家中,仍有70%的基礎設施建設沒有達到標準,道路和港口設施的建設和完善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預計總額將達到2.5萬億美元。

有基於此,業內專家紛紛指出,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沿線與基建相關的建築、建材及工程機械等領域將迎來井噴式發展。然而,Lalit Johri認為,「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並不僅限於此。

首先,「一帶一路」發展目標的實現,需要以建立信息高速公路,實現互聯互通為前提,在此基礎上為沿線主要區域提供信息化服務,由此將極大帶動沿線信息通道建設步伐。事實上,目前已經發射多顆衛星用於加強沿線信息連接,未來「一帶一路」沿線信息領域發展將值得期待。

其次,作為一項耗資數萬億美元宏觀項目,「一帶一路」建設需要來自亞投行、絲路基金、當地基金等金融機構的保駕護航。目前的300個項目大部分都是基礎設施建設,其中大多數將會被的建築公司所承建,在這一過程中,通過整個金融的流動帶動將沿岸國家金融的發展和復興。

最後,大型的IT公司將大有可為。Lalit Johri指出,「一帶一路」貿易過程涉及60多個國家50多種語言,文化、配套設施、商業領域有很多的信息不對稱,尤其在報關、通關、信息服務、物流運輸動態更新等方面將為大型IT公司提供巨大的機會。

在過去的國際化貿易中,發展快的國家是受益方,但發展慢的國家僅是勞動力、低價產品和低技能的輸出。Lalit Johri認為,「一帶一路」是一項全方位的經濟建設方案,將為沿線基建、金融、信息建設等方面的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一帶一路」不是的產能輸出,而是帶動沿岸國家的貿易發展。

「我們將會看到,西方人會用上的計算機,人可以喝斯里蘭卡的茶、穿孟加拉的衣服,開著歐洲的汽車。」Lalit Johri說到。

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仍有三大問題待解

「一帶一路」是的大戰略,涉及眾多產業和巨量的要素調動,這其間產生的各種機遇不可估量,但Lalit Johri認為,標準不統一、國際關係複雜、人才支撐不足、與團隊交流合作的語言、文化和技術障礙都是當下亟需解決的問題,尤其是人才匱乏的問題,將是最嚴峻的阻礙。Lalit Johri表示:教育是「一帶一路」戰略的一個重要支點。

第一,沿岸的60多個國家中,基礎設施建設、互聯互通中的標準是不一樣的。「十萬噸的船在上海3天就能裝卸完畢,但是同樣的十萬噸到了印度孟買,卻需要11天。基礎設施差別更大,有的路是10英尺寬的,有的40英尺,離標準的60英尺寬的還相差甚遠」Lalit Johri說到,「一帶一路」時間跨度超過20年,高質量的基礎設施非常重要。

第二,「一帶一路」過程中的政治因素、國際關係的變化也將是不可忽視的挑戰。Lalit Johri指出,受制於歷史因素及地緣政治因素,「一帶一路」沿線並非每個國家都互相友好,導致「一帶一路」在實施過程中面臨更多不可控的政治因素。在這樣的大環境中,各國對「一帶一路」保持一個統一的認識將非常關鍵。

第三,「一帶一路」涉及60多個沿線國家,各國政治、法律、社會和文化差異甚大,要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人的因素是重要環節也是關鍵支撐。Lalit Johri指出,在以往,企業海外投資建廠,多採用從國內輸出人才的模式,但是這一方式不具備長久性。一方面,國內人才有限;另一方面「一帶一路」需要實現與沿線國家在經濟、文化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在項目屬地化的過程中,需要培養當地的年輕人來熟悉「一帶一路」的政策以及擔任項目的領導組織。

當然,目前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並開展了相關的人才培養工作。據Lalit Johri的介紹,北京大學牛津校區已經落地,他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都加入其中。

企業如何走出去?

Lalit Johri:「『一帶一路』最大的特點是面向所有人,不管窮人還是富人,不管是什麼職業都可以參與其中,這是一個全新的理念,也將帶來無數的機遇」。在這樣的大環境中,企業如何參與全球化市場競爭,如何抓住機會,將是一個重大的課題。

Lalit Johri認為,在「一帶一路」中能夠受益的直接可能是建築公司、建築材料公司,因為在一帶一路中涉及到很多的基礎設施建設。像連接巴其斯坦瓜達爾港和新疆喀什的中巴鐵路、另外印度未來的幾年內將建成50多個機場30多個港口,都將為當地人創造就業的機會,也為企業提供機遇。

的企業要「走出去」有兩個方式,一是從國家的角度看,印度、伊朗這些大國可能成為不錯的選擇,企業可以把現有成熟平台的技術或營運模式進行屬地化,提供屬地化的服務,融入當地的商業環境;還有一個方式是從項目角度看,比如緬甸跨過孟加拉到印度的公路,可能分了7-8個標段,每個標段有不同的承包商,企業應該考慮怎麼去跟承包商去溝通、合作。

對於水泥行業走出去,Lalit Johri認為,現在水泥企業在中亞、非洲的項目比較單一,水泥企業在國外能夠生存落地,要控制成本,提高質量,還有就是加快速度。

Lalit Johri 強調,「一帶一路」多數是20年以上的項目,長遠來看,任何一家公司如果能夠提供信息服務,低成本物流以及更簡單、安全的金融服務,都能搭上「一帶一路」這趟列車並獲得機會。然而,我們也要看到「一帶一路」發展過程中企業面臨的人才困境掣肘著其國際化經營的腳步,對企業進一步「走出去」形成了巨大的挑戰。

(以上信息來源水泥網,詳情可登陸水泥網www.ccement.com查看,僅供參考,如有疑問,請致電或留言,轉載請標明出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