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19年前中江搶劫殺人拋屍案告破 兇手為當年三個未成年人

19年前中江搶劫殺人拋屍案告破 兇手為當年三個未成年人

原標題:19年前中江搶劫殺人拋屍案告破 兇手為當年三個未成年人

1998年2月20日,農曆戊寅年正月二十四。

剛過完大年不久,因為遭遇搶劫殺人,庄成華的生命被終止在了22歲。

因一直未能破案,19年前的這起搶劫殺人拋屍案,一度成為德陽市中江縣公安刑偵民警難以釋懷的心病。

直到2017年7月9日,案件全面告破,三名殺人兇手落網被擒。

犯罪嫌疑人王建設(化名)在警方押解下指認當年的犯罪現場

男子被捅20多刀 致死還遭燒

1998年2月21日,李承偉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一天。

當天上午9時許,中江警方接到報案稱,黃鹿鎮紅金村2社鵝蛋埡路口公路邊發現一具男屍,渾身是血。時任黃鹿派出所所長的李承偉,立即帶著民警趕到了現場。

雖然當時就已從警多年,但現場的慘狀還是讓李承偉有些不寒而慄。「死者是個年輕小夥子,屍體被扔在離埡口不遠的窪地里,捅了很多刀,還澆上汽油燒過。」

稍後法醫的檢驗結果證實了李承偉的觀察,死者脖頸、胸部、腹部及腿部共被捅了22刀之多,遇害后曾被澆上汽油點火焚燒。

警方很快查明遇害小夥子的身份:庄成華,22歲,廣漢市雒城鎮人。

赴廣漢調查的民警很快了解到,死者庄成華長期在廣漢當地及附近從事『野的『生意,未與誰有過明顯的矛盾和衝突。就在遇害前幾個月,家裡剛給他辦過喜事娶了媳婦。

調查中有群眾反映,1998年2月20日傍晚,曾在108國道廣漢收費站附近,看見庄成華駕車載客離開。但搭載的客人是誰、去往何處,則無人知曉。

犯罪嫌疑人趙晉(化名)接受警方審訊

積案一直未破 壓力下不甘

「19年前,連城裡都還沒啥監控,更不要說黃鹿這些地方了。」已經50歲出頭的董濤,是中江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一名老資格民警,當年剛過而立之年的他,第一批介入了該案的偵破。此後漫長的19年裡,他和同事一直沒有放棄過對這個案子的調查。

從死者職業、現場痕迹、車輛情況等綜合研判,案件被定性為搶劫殺人。鑒於死者被捅了20餘刀,又被澆上汽油焚燒,警方初步判斷作案者不止一人,且極有可能或有前科,或生性兇殘,或系流竄作案。

這個判斷,也成為了當時案件偵破的方向。

然而,所有被納入視線的嫌疑人最後都被一一排除。19年裡,雖然警方一直沒有放棄這起案件的調查,但卻始終毫無進展。這期間,死者家屬也多次找到警方,希望能儘快將兇手繩之以法。

案子遲遲未破成了積案,負責這起案件的董濤和同事心情極其複雜,有愧疚、有尷尬,但更多的是不甘。

犯罪嫌疑人趙晉(化名)在警方押解下指認當年的犯罪現場

數據篩出線索 查到嫌疑人

2017年4月一天,在對警用資料庫中,中江籍犯罪嫌疑人、服刑及刑滿釋放人員進行篩查時,一個叫鍾豪的中江縣黃鹿鎮人,引起了董濤的注意。資料顯示,2003年,當時20歲的鐘豪因搶劫,在廣東汕頭被判刑5年,后獲減刑,於2007年出獄。

也許是出於刑警的敏感,也許是被資料中「黃鹿」這兩個字所觸動,董濤開始對鍾豪的情況展開了全面調查。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是,他的這一舉動,竟掀開了沉寂19年的庄成華被害案的冰山一角。

通過調查董濤發現,上世紀90年代末,14歲出頭的鐘豪因早戀被學校開除后,便跟隨承包建築工程的父親走南闖北。1998年2月中旬,在陝西與家人過完春節后,鍾豪回到了黃鹿。然而僅僅一周多以後,便又匆匆離開黃鹿去了陝西。此後的10多年裡,鍾豪便很少再回過黃鹿。

董濤和同事們進一步調查發現,當時與鍾豪交往甚密的兩個17歲多的男孩趙晉、王建設,不僅也家住黃鹿,而且差不多跟鍾豪同時,在1998年2月下旬,也突然匆匆離開了黃鹿,而且此後同樣基本沒有再回過老家。

其實在當年的調查中,鍾豪、趙晉和王建設就曾進入過警方的視線,但由於他們當時都還不滿18歲,因此很快排除在嫌疑對象之外。

根據調查獲得的線索,以及進一步偵查掌握的情況,鍾豪、趙晉、王建設被列為了1998年2月20日庄成華被害案的重大嫌疑人。

2017年7月初,通過偵查,由德陽、中江兩級警方組成的專案組獲悉,王建設在德陽市區某小區幫人搞家裝,而鍾豪和趙晉,則同在西藏拉薩鍾豪承包的一處建築工地上。

犯罪嫌疑人鍾豪(化名)在警方押解下指認當年的犯罪現場

遠赴西藏緝捕 千里終收網

專案組民警隨即飛赴拉薩。鑒於案情重大,德陽市局及市局刑偵部門主要負責人,也飛赴拉薩坐鎮指揮。7月9日清晨,經過周密部署,在當地警方的大力配合支持下,對鍾豪、趙晉的抓捕按計劃展開。

當天清晨8時許,抓捕民警和當地民警出現在拉薩城郊結合部一個擁擠不堪的小院時,住在這裡的20多個男男女女正在洗漱。根據事先掌握的情況,鍾豪和他現在的妻子,以及趙晉都居住在此。

為了不打草驚蛇,當地民警以檢查暫住證為由開始了盤查,並很快確定了鍾豪的身份,但並沒有發現趙晉的身影。鍾豪說,趙晉前一晚住在了10多公里以外的工地上。

隨即,在警方要求下,鍾豪帶著民警趕往郊區的工地。路上,抓捕民警與當地民警交談中不經意漏出的四川話,讓鍾豪有了些許「不祥預感」。他撥通趙晉電話故意問到「你在四川那邊是不是有什麼事」?不過,懵懂的趙晉並沒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

到達工地后,抓捕民警很快找到了趙晉。至此,鍾豪和趙晉順利落網,並隨即被押解回中江。同一天上午,另一組抓捕民警也在德陽市區成功將王建設抓捕歸案。

犯罪嫌疑人鍾豪(化名)和趙晉(化名)被警方從西藏押解回川

三個未成年人 「干一票」犯下命案

經過突審,鍾豪、趙晉和王建設如實交待了19年前那個下午發生的一切。

在當時的黃鹿鎮上,鍾豪和趙晉、王建設是要好的朋友。趙晉在家人支助下,在鎮上開了一家經營小禮品的精品店,但生意非常一般。三個人常常聚在一起,商議如何「找錢」、「發財」。

1998年2月中旬,鍾豪從陝西回到黃鹿后,三個人又聚在趙晉的精品店裡,再次謀划怎麼搞錢。

1998年2月20日下午,根據事先「謀划」,三個人懷揣尖刀,乘車趕到成都,準備「干一票」,但終因大街小巷行人太多沒敢動手。

傍晚時分,三人乘車返回,在108國道廣漢收費站附近下了車,打算重新物色作案目標。恰在這時,正在攬客的庄成華駕車來到三人身邊。

「上車以後,鍾豪坐在了副駕上,我和王建設在後排。」趙晉供述稱,當車子行至黃鹿鎮紅金村2社鵝蛋埡路口附近時,他們讓庄成華停下了車,他隨即從背後勒住庄成華的脖子,並連捅了2刀,接下來幾個人又幾近瘋狂的用刀,在庄成華身上一陣亂捅。

把庄成華的遺體抬下車扔在不遠一處窪地里,三個人用礦泉水瓶打來汽油澆在遺體上點著了火。鍾豪駕駛著庄成華的車子,帶著趙晉和王建設向綿陽方向一路狂奔……

當晚,三個人折回黃鹿,並在隨後一二天里相繼離開老家遠走他鄉……

從1998年2月20日案發,到2017年7月9日三名殺人兇手落網被擒,歷時19年,這起當初曾轟動一時的惡性案件終告破獲,長期籠罩在中江公安刑偵民警心頭的陰霾,一掃而光。

已是滿頭華髮的董濤也終於放下了一直壓在心頭的這塊石頭。

董濤說,對自己來說這是一個解脫,「終於能給受害者家人一個交待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