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貼士】對抑鬱症,要正面宣戰

【貼士】對抑鬱症,要正面宣戰

「最近在工作中發現自傷自殺的人數明顯增多,看到這些真的讓人很痛心,本來可以治好的抑鬱症,為什麼非要讓其發展到這步田地呢?希望我們多多關心身邊人」。在「好大夫在線」上,北京安定醫院抑鬱症治療中心的王威醫生髮出了這樣的感嘆。」

近日,記者來到北京安定醫院抑鬱症治療中心,對王威進行了採訪。王威說:「2013年的Meta分析資料顯示,大陸抑鬱症的現患率為1.6%,年患病率2.3%,對於一個單獨病種來說,這是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了;目前全國地市級以上醫院對抑鬱症的識別率不到20%;患者發病後要麼不去醫院治療,要麼輾轉於各綜合醫院進行治療,最後才到專科醫院進行診治,這段時間平均在3年左右;現有的抑鬱症患者中,只有不到3%的人接受了相關的藥物治療。」王威認為,這一系列的數字說明,抑鬱症有很高的發病率、很低的識別率及就診率,現狀很讓人痛心。

有些報道把抑鬱症描寫成「心理的感冒」,而北京安定醫院院長王剛主任醫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這個比喻很不恰當。從疾病負擔來講,抑鬱症導致的疾病負擔比感冒大太多了。它不是單純的情緒、心理問題,它確是一種有生物學基礎的疾病。

王威告訴記者,從全球來說,預計到2020年,抑鬱症在疾病負擔上將會排在所有疾病的第二位。而具體到每位患者來說,該病帶來的危害也是很大的。首先是對患者精神的折磨。患者會出現注意力下降、自責自罪、無用感、焦慮、悲觀絕望等精神癥狀,生活和工作能力嚴重下降。其次是對機體的損害。患者會出現各種各樣的軀體癥狀,比如表現為消化問題、心血管系統問題等等。最為嚴重的是,患者會因為悲觀絕望或不想拖累家人等因素而自殺。

通過規範的治療,抑鬱症完全可以治癒,而且可以通過各種辦法預防複發。但是什麼因素影響到患者的就醫和規範治療呢?王威分析說,第一是病恥感。抑鬱症屬於精神疾病,要去精神病院去看病,很多病人會感覺到恥辱。這種病恥感在世界各國患者中都有,但是在患者中更為嚴重。第二跟疾病的特點有關。抑鬱症有可能自發緩解,有自限性特點,特別是在疾病早期。這樣就會給患者一個錯覺,他會覺得這不是個事,過一段時間就好了;或者是通過各種各樣的辦法去跟疾病抗爭,如,拚命地鍛煉、旅遊、禪修等等,並將疾病的自限性誤以為是自己戰勝了疾病。疾病的自限性特點,給患者造成很大的迷惑。所以,當他們的病情出現反覆時,他們仍不會去找醫生。疾病早期,自限性特點可能會明顯一些,但是如果不進行治療,以後再發作,會越來越重,持續時間越來越長,自限性的特點可能就不明顯了。第三是一些軀體癥狀明顯的患者,不會想到自己患的是抑鬱症,如果就診的綜合醫院的醫師沒有精神專業的相關知識,不能及時幫患者理清情況並建議其到專科醫院就診的話,患者的抑鬱症診治也會被延誤。

當懷疑患了抑鬱症時,要到專科醫院做個檢查,判斷「是」或「不是」,「是」就進行正規治療,「不是」就讓自己少了一塊心病,王威說這個過程很簡單。王威常對患者說的話就是,抑鬱症不是絕症,希望患者要有信心,希望家屬們要及時引導患者來正規的醫院門診就診,正視並積極應對,才能最大限度減少抑鬱症帶來的傷害。

「對於抑鬱症,藥物治療是基礎。」王威告訴記者,目前治療抑鬱症的葯種類很多,一線葯有以下幾類: 5-HT(5-羥色胺)再攝取抑製劑,是近年臨床上廣泛應用的抗抑鬱葯,具有療效好,不良反應小,耐受性好,服用方便等特點,常用的有:氟西汀、帕羅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蘭和艾司西酞普蘭;5-HT及NE(去甲腎上腺素)再攝取抑製劑,代表藥物主要有文拉法辛、度洛西汀;NE能和特異性5-HT能抗抑鬱葯,是近年開發的具有NE和5-HT雙重作用機制的新型抗抑鬱葯,米氮平是代表葯。

用藥到兩周末的時候,如果癥狀改善幅度能夠達到20%,就可以認為這種葯是早期有效。用藥的原則是盡量用單一藥物治療,藥量給足療效仍不好時,可換用其他葯,而不是在原有用藥的基礎上增加另外一種葯。王威說,簡單地說就是A藥效果不好時,可換用B葯,而不是採取A葯+B葯的方式。當換藥治療還無效時,才考慮兩種作用機制不同的抗抑鬱葯聯合使用,一般不主張聯用兩種以上抗抑鬱葯。

王威說他們在門診中經常會碰到一些患者,之前在非專科醫院治療抑鬱症,同時服用了幾種葯。這類患者治療起來更加麻煩,首先要幫患者減停之前服用的藥物,這個過程本身就很複雜,最後才能回歸到規範的療程中,使治療過程更長。因此,對抑鬱症的治療強調要儘早到專科醫院進行正規的治療。

對於治療的時限,抑鬱症治療相關指南指出,抑鬱症為高複發性疾病,目前倡導全程治療。抑鬱症的全程治療分為:急性期治療、鞏固治療和維持治療三期。急性期治療要控制癥狀,盡量達到臨床痊癒。鞏固期治療至少4~9個月,在此期間患者病情不穩,複發風險較大。單次發作的抑鬱症,50%~85%會有第2次發作,因此常需維持治療以防止複發。維持治療結束后,病情穩定者,可緩慢減葯直至終止治療,但應密切監測複發的早期徵象,一旦發現有複發的早期徵象,要迅速恢復原治療。

抗抑鬱葯不會損傷大腦

由於存在各種各樣的錯誤認識,在抑鬱症的治療當中,有一個大的問題,就是治療的不系統、不規範。而導致不規範、不系統治療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患者對所謂抑鬱症治療藥物副作用的恐懼。

有些患者覺得抗抑鬱葯會導致肥胖,其實治療抑鬱症的藥物有很多,但能引起肥胖的則很少。王威說,還有的患者認為,吃藥會損傷腦子。事實上,不積極進行藥物治療才會使腦子變壞。過去十幾年的研究已經充分證實,抑鬱症如果不經過系統治療,會出現特定腦區的萎縮,而有效的藥物治療是可以逆轉這些變化的。特別是過去20多年時間裡,新葯的研發進程加快,大量療效好、副作用少的藥物不斷湧現。總體而言,和以前相比,治療抑鬱症藥物的副作用明顯減輕。抗抑鬱葯也不會成癮,所謂成癮,在精神科的治療藥物當中,比較常見的是安定類藥物,這些藥物在抑鬱症的治療當中會應用,特別是伴發焦慮和睡眠障礙的時候,但是不會作為主要的治療藥物,醫生只會短期使用。而安定類藥物在短期使用當中的風險並不高。

電療和心理療法的應用

在藥物治療的基礎上,抑鬱症的治療中還會用到電療和心理治療。對於一些必須要進行快速治療的抑鬱症患者來說,電療是非常有效的。比如,抑鬱症木僵狀態時,患者完全不能活動,也無法服藥,就需要採用電療的方式緩解癥狀。再比如,有的患者出現嚴重的自殺觀念,用藥物扭轉這種自殺觀念可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此時也可以用到電療。現在的電療是在麻醉狀態下實施的,患者感覺不到痛苦。王威提醒,電療相當於一種手術操作,在手術之前醫生要進行詳細的檢查、準備,要讓患者家屬知情,獲得其同意。

心理治療也是一種很重要的方式,但抑鬱症需要在服藥的基礎上進行心理治療,否則會導致患者延誤治療。

抑鬱症「量化治療」的提出

抑鬱症「量化治療」是抑鬱症研究的新成果。北京安定醫院抑鬱症治療中心王剛憑藉在國外學到的先進疾病管理理念,結合精神疾病的治療模式,在國內首次提出抑鬱症「量化治療」理念,他將心境障礙患者自我評估(Patient Report Outcome)概念納入臨床診療體系,在中心開設了國內首個集抑鬱症治療、預防和隨訪為一體的綜合干預體系——抑鬱症標準化評估系統,並在人群中率先驗證了「量化治療」技術的療效與安全性。一改過去主觀判斷為主導的「經驗性治療」模式,將抑鬱癥狀進行客觀而精準的量化評估,以提高不同醫院對抑鬱症的診療規範性,提升臨床服務能力,降低治療成本,減輕國家和個人的疾病治療負擔。(來源:醫藥報)

關注求是漫評微信

關注群眾雜誌微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