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重磅 | 光伏扶貧執行2016年電價,村級電站不再設指標限制

重磅 | 光伏扶貧執行2016年電價,村級電站不再設指標限制

2016年3月23日,國家發改委、國家扶貧辦、國家能源局、國家開發銀行、農業發展銀行五部門聯合下發關於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發改能源〔2016〕621號)。其中明確提出:在2020年之前,重點在前期開展試點的、光照條件較好的16個省的471個縣的約3.5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以整村推進的方式,保障200萬建檔立卡無勞動能力貧困戶(包括殘疾人)每年每戶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之後又把該數字提高到280萬

2016年10月17日,國家能源局、國家扶貧辦聯合下發關於下達第一批光伏扶貧項目的通知(國能新能〔2016〕280號),下達第一批光伏扶貧項目總規模516萬千瓦,其中,村級光伏電站(含戶用)共計218萬千瓦,集中式地面電站共計298萬千瓦。共涉及14個省約2萬個貧困村55.6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戶每年每戶增收不低於3000元脫貧。其中村級電站幫扶貧困戶數43.1萬,地面電站幫扶貧困戶數12.5萬。

2017年2月10日,國家能源局發布了《2017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國能規劃〔2017〕46號),這份計劃中提到,年內計劃安排新開工建設規模2000萬千瓦,新增裝機規模1800萬千瓦,年內計劃安排光伏扶貧規模800萬千瓦,惠及64萬建檔立卡貧困戶。其中,村級電站200萬千瓦,惠及40萬建檔立卡貧困戶;集中式電站600萬千瓦,惠及24萬建檔立卡貧困戶。

經了解,前段國務院扶貧辦與國家能源局針對下一階段「光伏扶貧」項目開展規劃及湖北隨州等地開展光伏扶貧工作中所遇到的問題進行了溝通座談,要點如下:

1.明確了下一階段光伏扶貧開展方式以村級電站(含戶用)為主,集中式為輔,鼓勵發展光伏農業設施扶貧。其中村級扶貧電站建設不再設指標限制

2.針對上網電價下調一事,扶貧辦會同能源局與國家發改委研究穩定光伏扶貧收益的政策措施,爭取給光伏扶貧項目上網電價下調延遲緩衝期。

3.關於發電補貼遲緩問題,扶貧辦和能源局將協調財政部等部門,儘快開展光伏扶貧項目補貼目錄申報和補貼發放工作,加快目錄審核、加快撥付補貼資金。

筆者還了解到,國務院將於下周開會專門討論光伏扶貧,光伏扶貧將繼續執行2016年的光伏上網標杆電價暫不下調,也就是0.98,0.88,0.8元

2016年12月8日,國家能源局關於印發《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國能新能〔2016〕354號),提出開展多種方式光伏扶貧。1、創新光伏扶貧模式。以主要解決無勞動能力的建檔立卡貧困戶為目標,覆蓋已建檔立卡280萬無勞動能力貧困戶,平均每戶每年增加3000元的現金收入。2、大力推進分散式光伏扶貧。在中東部土地資源匱乏地區,優先採用村級電站(含戶用系統)的光伏扶貧模式,單個戶用系統5千瓦左右,單個村級電站一般不超過300千瓦。村級扶貧電站優先納入光伏發電建設規模,優先享受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貼。3、鼓勵建設光伏農業工程。鼓勵各地區結合現代農業、特色農業產業發展光伏扶貧。光伏農業工程要優先使用建檔立卡貧困戶勞動力,並在發展地方特色農業中起到引領作用。

2015年12月15日「太陽能利用十三五發展規劃徵求意見稿」文件內容中指出,「十三五"時期,光伏扶貧工程總規模15GW。每年建設規模約3GW,佔全國年新增光伏發電裝機的20%。佔全國光伏電池產量的10%。」值得注意的是,最終出台的《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並未提到光伏扶貧總規模計劃。如果按照十三五期間光伏扶貧15GW總規模,目標扶貧280萬戶來計算,是按照每戶5KW系統來設計的。但由於扶貧資金並不充裕,最終政策演變成了地面電站每一萬千瓦扶持400戶,村級電站依照地方配套資金多寡多樣化的扶貧模式,若無地方配套資金的情況下,村級電站則相當於每戶25KW,等同於地面電站扶貧模式。若繼續規劃十三五光伏扶貧15GW,明顯針對280萬無勞動能力貧困戶是不夠的,因此在最終的規劃中,我們並未看到光伏扶貧的總規模意見。去年5.16GW的扶貧規模下發到各省各縣后如同蜻蜓點水,而聽說僅江西一個縣實際上申報的光伏扶貧就達到2GW。可以預見的是,光伏扶貧的規模將遠超過15GW,依照2016年2017年光伏扶貧下達規模共13GW,扶貧貧困戶120萬戶來計算,我大膽推測光伏扶貧總規模到2019年將累計達到30GW

我們來算一筆賬,以位於光照三類地區的一萬千瓦也就是10MW規模的地面電站光伏扶貧為例,按照太陽能年利用小時數1100來計算,該電站年發電量是1100萬千瓦時,按照0.98元的光伏上網標杆電價,該電站年度收益1078萬元。減去光伏扶貧所需資金每年400戶120萬元,實際凈利潤為958萬元。摺合實際每千瓦時上網電價收益是0.87元。這已經高於2017年的三類地區的光伏上網電價2分錢。何況根據2015年底光伏發電規模管理和競爭方式配置項目徵求意見稿以及2016年6月的最終稿,普通地面電站還要參上網電價競價的廝殺。

如果按照新的上網電價三類地區0.85元來計算,一萬千瓦光伏扶貧電站太陽能年利用小時數1100小時,年收益是935萬元,如果繼續按照400戶扶貧減去120萬,凈收益是815萬元,摺合電價收益是0.74元每千瓦時。扶貧項目對企業來說已經無利潤甚至虧損。以每瓦6.5元的造價計算,不考慮資金利息不考慮運維成本,靜態收益可以8年回本。這已經超出了大多數企業的成本底線。因此光伏扶貧執行2016年上網電價也是行業的預期,也有助於我們十三五扶貧攻堅戰的勝利完成。

可以預見的是:除去普通地面電站,光伏扶貧由於其更高的利潤率和附加的企業社會責任榮譽,將成為超越領跑者和分散式的一個更加重要的戰場

筆者曾經最早撰寫過光伏扶貧模式匯總,后經王淑娟老師修改,撰寫過更加完善的稿件。光伏扶貧關於包含戶用的村級電站的模式,已經比較全面。如何落實《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里的多種方式光伏扶貧的第3條「鼓勵建設光伏農業工程」,卻是面臨著土地政策的限制。國土部5號文(國土資規〔2015〕5號)明確規定:「對建設佔用農用地的,所有用地部分均應按建設用地管理。」2016年10月國土資源部向天津國土和房管局回復關於光伏發電用地有關事項的函也再次做了明確。無論是普通光伏農業和扶貧光伏農業,在這裡需要重點關注的是中利騰暉的「光伏扶貧農場」扶貧模式,被國務院扶貧辦作為「可複製」重點扶貧項目,得到了國務院扶貧辦、扶貧促進會、地方各級政府的讚揚和肯定。或許此模式會成為解鎖光伏農業的一把鑰匙

中利創造了「智能光伏+科技農業」,實現了光伏『嫁接』水稻等大農業的全球首創項目。科學合理地將光伏支架抬到4米以上高度,光伏支架樁距達到10米以上跨度,採用單板組件安裝、傾斜度等創新技術,既能滿足大型農業機械化耕種,又能滿足光伏下面農作物的太陽光照條件。在這種創新模式下,光伏建設不影響農田性質,既為光伏產業找到了土地瓶頸的新突破,又提高了農業畝產和農民增收。目前中利騰暉已投資30億,與30多個貧困縣簽訂了包縣「光伏扶貧農場」脫貧協議,2017年上半年努力將10個以上貧困縣建成併網發電。靈璧縣光伏「包縣脫貧」項目建成后,將作為全國性可複製示範項目。

光伏農場除了與種植結合,還可以與養殖結合,例如德青源,在農村專門開闢雞舍請貧困戶養雞,如在雞舍上面建設光伏,就會成為綜合化的光伏扶貧農場。集光伏、農業、旅遊、科普、就業為一體的扶貧模式期待著更多企業的參與和創新。協鑫、天合、漢能等眾多知名企業早已經在布局光伏扶貧工作,愛康在江西的光伏扶貧也卓有成效。光伏扶貧模式亟待更多創新,從光伏收益里劃撥資金給貧困戶之外,以運維等方面帶動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就業增加收入的方式,不失為一個更好的扶貧方式。

光伏補貼價格相關政策

  • 2013-2015年及分散式補貼標準發改價格〔2013〕1638號《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發揮價格槓桿作用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通知》

  • 2016年補貼標準:發改價格〔2015〕3044號《國家發改委關於完善陸上風電光伏發電上網標杆電價政策的通知》(已失效)

  • 2017年補貼標準:發改價格〔2016〕2729號《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調整光伏發電陸上風電標杆上網電價的通知》

  • 余電上網脫硫標杆電價:發改價格〔2015〕3105號《國家發改委發布降低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和一般工商業用電價格的通知》

2017年東北分散式光伏投資與設計研討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