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市值縮水三成,兩大股東以減持為目的的結婚,游久遊戲的悲劇是怎樣煉成的?

市值縮水三成,兩大股東以減持為目的的結婚,游久遊戲的悲劇是怎樣煉成的?

這是昨日的舊聞,昨天的解讀中,我說游久遊戲隱婚的兩位大股東可能快要減持了,今天游久遊戲的工作人員跟我溝通了一天,我認為措辭的確不嚴謹。

因此重發一遍特意聲明:即使游久遊戲說過,兩大股東(劉亮、代琳)可能擇機適量減持所持公司股份;即使 4月份開始,這倆人的股票就解禁了。

那也不能說明,他倆會「很快」減持。(因為他倆被處罰了,半年內不能減持)。

今天聊兩個事情,一是傳媒行業跌跌不休,二是游久遊戲兩大股東隱婚被罰60萬。這兩件事情沒有直接關係,之所以放在一起寫,就是因為我樂意。

說句題外話,從 2017 年種種現象可以看出,娛樂行業的泡沫逐漸被擠出,價值窪地已經築底。

4 月 19 日,王長田微博喊話,股價下跌怎麼辦?

第二天,光線發布了 2016 年年報,公司實現營收 17.31 億元,同比增長 13.66%;實現凈利潤 7.41 億元,同比增長 84.27 %;每股收益為0.25元。

然而,優異的成績,並沒有影響股價的跌勢。截止到4月24日,光線傳媒收盤價 8.45 元/股,與 2017 年以來 10.66 元/股的最高價相比,已經跌去 20%,市值縮水 64.34 億元。

可以相信,跌在二級市場,心疼在王長田心裡。不過,光線並不是個例。Wind數據顯示,按照中信行業分類,截止到 4 月 24 日,有 98 家傳媒行業上市公司發布了年報及業績快報中,近八成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最近半年以來,傳媒板塊公司股價持續大範圍下跌。Wind 數據顯示,最近半年,傳媒行業上市公司股價跌了17%。同期,大盤穩如泰山。

尤其2017年以來,傳媒板塊股價跌勢難掩。年初至今,傳媒板塊跌幅達到11.12%,最近5日跌幅3.53%。

具體來看,年初至今,在傳媒板塊 112 家公司上市公司中,只有 16 家公司股價呈現增長,除 4 家公司停牌無法統計外,其餘 92 家公司股價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跌,佔比 82.14%。

其中,7家公司跌幅超過三成,分別為大晟文化(-42.6%)、萬里股份(-38%)、暴風集團(-37.17%)、華媒控股(-35.62%)、凱撒文化(-34.11%)、天龍集團(-32.75%)、游久遊戲(-30.19%)。

怎一個慘字了得!

然而,目前的境況是,在「脫虛入實」的大背景下,傳媒行業恐怕短時間難有起色。分析師認為,傳媒板塊股價下滑的主要原因在於三個方面:

第一,2017年是傳統的電影小年,國內票房不給力,進口片持續霸屏;

第二,中美電影協議即將到期,分賬片配額將於今年進一步放開,對尚未成熟的國產電影行業來說,壓力不小;

第二,監管持續趨嚴,最近有傳言稱影視行業再融資遭封殺,雖然已經闢謠,但是目前看來,監管層偏向一案一議,除特別優質的案例外,再融資的局勢也不容樂觀。

接著說游久遊戲股東隱婚的事情。上面說了,年內以來,游久遊戲市值縮水超三成。屋漏偏逢連夜雨,在這個跌跌更健康的時候,游久遊戲被處罰了。

4 月 25 日晚,游久遊戲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上海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上海證監局決定:對公司股東劉亮、代琳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 30 萬元罰款。

這件事情,要從三年前說起。2014年,游久遊戲籌劃借殼上市。愛使股份(游久遊戲前身)以11.8億元的價格,收購劉亮、代琳、大連卓皓貿易有限公司持有的游久時代100%股權。

重組時有一條承諾,實際控制人 36 個月內不變更。

2014 年 11 月,重組完成後,劉亮與代琳成為公司第二和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分別為10.28%、9.31%。有一點值得玩味,當時,女方代琳表示,放棄所持有的 3000 萬股股份在重組完成後 36 個月內所對應的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剩下的具有表決權點股份佔總股本的 5.70%。這說明,當時 2 個人就有結婚的打算。

2個月後,2015 年 1 月 18 日,劉亮與代琳登記結婚,形成一致行動人關係,合計持有公司股份比例達 19.59%,但是由於代琳放棄了部分表決股權,所以夫妻倆人合計持有表決權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5.99%。而當時公司第一大股東天天科技持股比例只有17.11%。

問題是,這一事項並未如期披露。

直至一年後,2016 年 1 月 12 日,游久遊戲發布《關於上海證券交易所問詢函回復的公告》,才首次對外公開披露上述事項。當時游久遊戲表示,為確保公司 2014 年重組完成後 36 個月內第一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不因劉亮、代琳新增一致行動關係而發生變更,劉亮、代琳可能擇機適量減持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這一說法引發輿論討伐,「以減持為目的的結婚」是不是刷流氓,成為熱點話題。

2016 年 1月18日,劉亮、代琳作為信息披露義務人,簽署並披露《上海游久遊戲股份有限公司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隨後,監管機關展開調查。上海證監局認為:

劉亮、代琳形成一致行動人關係后,未按照《證券法》第八十六條、《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第十四條、 第十五條的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構成了《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的違法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 《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的規定,上海證監局決定:對劉亮、代琳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 萬元罰款。

可以肯定的是,截至目前,劉亮、代琳還未公布減持計劃,估計主要原因是夫妻 2 人的股票還在禁售期。

根據其年報,按照《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協議》約定,在公司公布2016 年財務報表和游久時代 2016 年度《專項審核報告》及《減值測試報告》后就可轉讓該部分股份。

3 月 31 日,游久遊戲發布了《專項審核報告》、《減值測試報告》以及2016 年年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