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系列客機沒賣出多少,波音就要起訴"傾銷"?

C系列客機沒賣出多少,波音就要起訴"傾銷"?

原標題:C系列客機沒賣出多少,波音就要起訴"傾銷"?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晨楓

► 自由撰稿人

4月27日,波音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訴訟,指控加拿大龐巴迪爾飛機公司涉嫌傾銷C系列客機,不當損害波音的商業利益。6月9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裁決,有理由認為波音的商業利益已經受到龐巴迪爾的不當影響。

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尚未確定波音商業損失的數額,美國商務部也還在繼續調查。這兩個調查一旦完成,可能導致對龐巴迪爾的反傾銷制裁,包括懲罰性關稅,這對龐巴迪爾將是巨大的打擊。

首架交付商業運營的CS100,瑞士國際航空公司用該機執行蘇黎世飛往巴黎戴高樂機場的航班,圖片來源:龐巴迪公司官方

另一方面,6月1日,加拿大媒體透露,特魯多政府對波音的傾銷指控感到憤怒,已經暫停與波音就18架F-18E戰鬥機採購案的談判。6月7日,特魯多政府宣布新的國防計劃,將戰鬥機需求從65架上調到88架。

龐巴迪爾代表加拿大碩果僅存的航空工業,C系列現在包括108座的CS100和130座的CS300,未來可能擴展到160座的CS500。這代表了龐巴迪爾的未來。這是介於ARJ21和C919之間的客機,每排座位2+3,採用了新一代設計理念,包括更寬大的機艙和座位、復材機翼和機身、普拉特-惠特尼PW1400G齒輪驅動渦扇等,在省油、降噪和舒適方面達到了新的高度。

應該說,C系列在技術水平上領先於波音737,包括最新的MAX系列。這不是龐巴迪爾的高明,而是波音的無奈,50年的成功使得波音背上了沉重的歷史包袱,只能對737一代一代地小改漸改,但還是要繼承基本的技術框架,以保護用戶對技術保障和訓練體系的投資,因此反而難以放手採用新技術。

CS100比波音737MAX系列里最小的-7還小,並不與波音競爭,CS300、CS500與-8、-9的載客量重疊,構成競爭。但CS300、CS500是否能影響波音,還要看航空公司的技術路線。如果確定要運作波音737MAX-10,或者已經運作波音737-700、-800、900,那為了簡化技術保障和訓練體系,全波音路線是最合理的。對於大多數美國航空公司來說,這是現實情況。換句話說,龐巴迪爾的威脅更多是理論上的,而不是真實的。

波音737MAX 圖片來源:波音公司

波音指控的基礎是龐巴迪爾與達美航空在2016年4月簽訂的75架(加50架增購選項)CS100,波音認為這75架的單價是不合理之低的2000萬美元,遠低於龐巴迪爾在財務報告中透露的3300萬美元的成本價,構成傾銷。另外,龐巴迪爾與加航的協議單價也高於達美航空,側面證明了龐巴迪爾在美國市場的傾銷。

達美航空反駁:波音在談判中從未提議過波音737-700或者MAX-7,而是提議二手的巴西航空E-190(應該是波音在賣出新機時接手作為抵扣的二手飛機)和波音717(原麥道MD90,已停產),因此波音的指控不成立。

龐巴迪爾聲稱這是項目啟動時的優惠價,符合商業慣例,波音在啟動波音787計劃時,也以低於成本的價格促銷,這是波音也不諱言的事實。波音則反駁:龐巴迪爾的項目啟動是在2008年,早就促銷過了。龐巴迪爾無奈地再反駁:當年的促銷不成功,多年來一直賣不動,所以需要在2015年「再啟動」,再次促銷。

波音還指責加拿大聯邦政府和魁北克政府對龐巴迪爾的財政補貼。由於C系列在很長時間裡沒有買家,龐巴迪爾幾度陷入困境。2015年,龐巴迪爾試圖把C系列的主要股份賣給空客,但空客不領情。龐巴迪爾想把C系列推銷給中航的消息也時有所聞,但中航商飛在研發自己的ARJ21,同樣沒有了下文。

2015年10月29日,龐巴迪爾把C系列的32億加元債務作為虧損註銷。同一天,魁北克政府提供10億加元的援助。2017年2月,加拿大聯邦政府提供了3.725億加元無息貸款。這些財政援助確實有政府補貼的嫌疑。

加拿大空軍的CF-18,機體已經面臨老化的狀況,圖片來源:加拿大空軍

但波音對於政府補貼的指控依然是十足的虛偽,同樣的理由也用來指控空客,兩家的官司打成一團狗屎。美國政府通過NASA和軍購對飛機公司的隱性補貼不是秘密,這正是空客反訴波音的主要依據,當然這不妨礙波音理直氣壯地指控別人。

但商場從來不那麼簡單。面對明擺著的F-18E訂單,波音不可能不想到連帶影響,為什麼波音為了並不緊迫的潛在競爭而放棄垂手可得的戰鬥機訂單?

加拿大的CF-18相當於美國的F-18A/B,已經很老舊了,近年來接連出現因為機體和發動機的老舊而發生的失事,從公關和作戰實力來說都是災難,在利比亞、阿富汗等盟軍作戰中,要麼小心輕放,要麼索性缺席。美國海軍的F-18A/B早已退出一線了,僅剩的都是輔助用途,比如科研測試和訓練。

哈珀政府不經競標直接打算訂購65架F-35A作為下一代戰鬥機,引發巨大的爭議,只好取消。幸好當年只簽訂了備忘錄,取消也就取消了。但下一代戰鬥機的問題還在,CF-18在繼續老化。特魯多在競選時,口號之一就是拒絕F-35A,用性價比更高的F-18E代替。

上台後,不敢貿然直接選擇F-18E,而是暗渡陳倉,先訂購18架F-18E作為過渡,其餘47架通過競爭選擇。這實際上是一個圈套。如果這18架F-18E先期訂購了,後面的47架再選擇其他飛機,在後勤保障上就是災難,在採購上也沒有了批量優惠,實際上不大可能,但這畢竟是一個可能。

美國海軍F-18E戰機,圖片來源:美國海軍攝於阿富汗

波音剛與美國海軍達成協議,推出F-18E Block III。除了保形油箱、結構壽命延長到9000小時外,重點是電子系統,具有更加先進的計算機架構和大屏幕座艙顯示,還有分散式目標導引處理網路(Distributed Targeting Processor Network,簡稱DTPN)和更加高速寬頻的戰術目標導引網路技術(Tactical Targeting Network Technology,簡稱TTNT),用高速數據鏈實現作戰雲。

美國海軍對F-18E/F相當滿意,對隱身的作用與美國空軍有不同的理解。由於艦載要求帶來的增重和其他因素,艦載戰鬥機總是比同時代陸基戰鬥機的飛行性能差一點,因此美國海軍已經習慣於以戰術、遠程武器、作戰體系和飛行員的技藝制勝,從來就不是技術至上主義,F-18E只有半隱身並非了不起的弱點。在先進電子戰和遠程武器配合下,F-18E能夠完成艦隊防空和對海對陸打擊任務,還將與F-35C一起使用至少30年。

波音對F-18E的改進也非常用心,仔細控制成本,突出雲作戰能力,但放棄了隱身效果有限的外掛保形武器繭包,也放棄了受到空間和環境限制而難以實現遠距離探測的內置IRST,沒有採用增推20%的F414EPE,也沒有整合EA-18G一級的被動探測能力。

這些都在波音的技術能力之內,但一旦成本顯著上升,將危險地逼近F-35A/C的成本,性價比優勢就蕩然無存了。如果有需要,在成本上也可以接受,這些都是可以容易地添加的中期升級選項。這比漫天承諾、落地追加要靠譜得多。

加拿大空軍的A310MRTT加油機正在給CF-18加油

加拿大已經使用CF-18有30多年了,改用F-18E對訓練、技術保障體系的壓力很低。加拿大的A310MRTT加油機是為CF-18改裝的,只有軟管加油系統,可用於F-18E,但換用F-35A的話,需要硬管加油,不僅需要更換加油機隊,也需要完全不同的飛行員和加油機操作員的訓練體系。

加拿大國內不乏對F-18E的反對之聲,但大多站不住腳。最大的反對理由是盟國都採用F-35A,如美國(空軍)、挪威、荷蘭,加拿大若採用F-18E,將難以確保與盟國的無縫協同作戰。這個說法是荒唐的,莫非美國海軍與美國空軍無法無縫協同作戰?

在美國海軍自己的F-18E和F-35C之間呢?F-35A/B/C之間的差別在於機體和發動機,但航電、武器系統是相同的。也有說F-18E不夠先進的,這也站不住腳。美國海軍有信心依靠F-18E在未來30年內保衛航母的安全,加拿大沒有理由懷疑F-18E的先進性。

另一個反對理由當然是F-18E不夠隱身,但加拿大空軍的首要任務不是深入敵後打擊地面目標,而是保衛加拿大的領空,F-18E是為艦隊防空設計的,比以對地攻擊為主的F-35A更加適合加拿大的需要。

還有一個理由也站不住腳:F-18E是海軍戰鬥機,加拿大需要空軍戰鬥機。CF-18就是海軍戰鬥機,加拿大用了30多年了,很滿意,怎麼突然就不適合了?說起來,加拿大北方廣袤的冰原只有有限而且分散的基地可用,未必不像固定的航母,海軍戰鬥機並非不適合。

反對之聲很可能來自航空工業界。加拿大是F-35研發的國際合作夥伴,「按理」應該分得一定的工作份額,價值幾十億美元。在理論上,F-35不搞補償貿易,各國供應商的工作份額不按該國採購案的總值返還工作份額,買得多不保證工作份額就多,買得少也未必見得工作份額就少。

幾乎美國所有的盟友都參與了F-35項目的生產工作

這樣做法的原意是促進擇優選擇,確保最低成本。在理論上,如果供應商確保質優價廉,該國不採購F-35都是可以入選的,實際上當然就兩說了。洛克希德果然威脅說,如果加拿大不購買F-35A,就將把加拿大供應商排除在外。這或許是反對派的最大動力所在。

但是戰鬥機採購畢竟是大項目,拖沓、討價還價是免不了的。由於石油跌價的影響,加上川普「美國第一」政策的波及,加拿大經濟遇到困難,在預算上不免拖泥帶水、瞻前顧後。波音等不及了。波音現在手裡的訂單隻能保證F-18E的生產線在2017年繼續開動,正在試圖說服美國海軍再採購一批,或者落實加拿大、科威特、芬蘭的訂單,但要是沒有進一步訂單,將被迫關閉。

但敲打龐巴迪爾除了可能丟掉加拿大的F-18E訂單,還有更大的問題。加拿大的WestJet大量使用波音737NG(主要是-600、-700、-800),波音737MAX是未來升級換代的自然選擇。但這不等於空客A320NEO就自動排除了,加航當年就是從波音737大轉彎改用A320的,儘管那筆訂單沾滿了貪腐的狗屎,前總理莫魯尼至今因此灰頭土臉。

波音如果堅持要以傾銷罪在美國市場懲罰龐巴迪爾,不僅可能迫使特魯多政府轉向F-35A,還可能招來加拿大對波音737MAX回敬某種懲罰,事實上迫使WestJet和其他加拿大航空公司轉向空客。波音以超常的低價向聯航出售波音737NG,用以填補在NG和MAX之間的生產空隙,但這也在事實上構成了傾銷。加拿大未必不能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反正波音聲稱CS300、CS500與波音737MAX-8、-9形成競爭。

波音737NG

弄到最後,各自退讓一步是最有可能的前景:波音與加拿大達成協議,波音撤回對龐巴迪爾的傾銷指控,加拿大不僅迅速落實18架F-18E的訂單,而且取消後續競標,直接訂購F-18E。特魯多政府在沒有任何預警和公開討論的情況下,突然把加拿大空軍的戰鬥機需求從哈珀時代的65架提高到88架,也可能與此有關。

加拿大在理論上正在對包括F-18E、F-35A、「颱風」、「陣風」的多種戰鬥機進行評估,但「颱風」、「陣風」基本上沒有可能入選,武器、技術保障體系都與加拿大的現有體系太不相同,真正的選擇只有F-18E和F-35A。

自由黨在競選時堅決反對選擇F-35A,F-35A也確實不爭氣,如果在成本和進度控制上像樣一點,在哈珀時代就已經既成事實了。但F-18E Block III的成本優勢已經沒有以前那麼顯著,2016年的離地單價達到9830萬美元,這還是Block II,不是最新的BlockIII。另一方面,F-35的生產漸入正規,批量也初步形成,第10批低速預生產的F-35A離地單價(包括F135發動機)竟然降低到9460萬美元,2018年預計離地單價還可能進一步降低到8500萬美元。這些價格不一定完全可比,但F-18E的成本優勢在迅速消失,是不爭的事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波音只有劍走偏鋒了。

茶杯里的這場風波最後會怎麼收場,吃瓜群眾表示喜聞樂見。

猜你喜歡

伴娘遭婚鬧襲胸,迎來「式結局」? 哈佛教授盛讚中華民族的一個特徵,卻連人自己都不知道? 打擊台毒!巴拿馬宣布與台灣「斷交」

殘忍震驚英媒!老人被當街暴打致死,19歲兇手簡訊炫耀!

轉載規範請後台回復:轉載

商務合作/廣告投放

market@guancha.cn

QQ 2920915625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觀察者網」】

此新聞來源於新浪新聞app頭條頻道

http://k.sina.cn/article_1887344341_707e96d5019002g0p.html?cre=tianyi&mod=f&loc=11&r=0&doct=0&rfunc=52&tj=param_test&s=0&tr=12&fromsinago=1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