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要輕易撤離一線城市,更不能撤離中國

不要輕易撤離一線城市,更不能撤離中國

藍色字關注,即可免費收閱

對話老闆,和大成者對話!

文:寧南山(ningnanshan2017)

作為普通的人,和世界發展的大勢是要看清的,普通人的行為絕對不能逆大勢而行,不然只會粉身碎骨。

典型的例子,我就有認識的人在2015年初把深圳的房子賣掉了,沒想到房價大漲,現在追悔莫及,不過好歹收入高底子厚,現在還是重新買了房,不過損失就大了。到今天,由於國家政策的嚴厲管控,深圳的房市已經趨於穩定將近一年了,媒體說什麼房價連續多少個月下降,我看了下,下降不過區區幾十元,幾百元,這叫什麼下降,應該說是房價處於穩定。

在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經常有人在論壇上問這樣的問題:

我由於在深圳覺得生存壓力比較大,不想過的太辛苦,想把房子賣了,拿著三四百萬的現金回老家,在老家市中心本來就有120平米的大房子,三四百萬做個理財,一年也有個20萬的收入,日子可以過的很輕鬆,各位網友怎麼看?

今天我們就來簡單的聊聊未來幾年城市的發展走向。

Part.1

從深圳人均GDP 2020年超西歐和日本開始,各個地區人均GDP將陸續超過西歐和日本,到2025年將有20個以上大城市人均GDP超過西歐和日本。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稱之為的一線城市。

的一線城市,也即是這四個。為什麼剛好是這四個?網上的分析很多了,但是我們還是從最簡單最直接的指標GDP來看:

2016年上海是第一 27466億,北京是第二24899億。可以看出上海和北京是遙遙領先的兩個巨型城市,也是僅有的兩座GDP超過兩萬億人民幣的城市,兩個城市的人口都超過了2000萬。無怪乎你問外國人的城市,十有八九能說出來的就是北京和上海。

上海的經濟總量在是什麼地位呢?大家都知道的西北地區綠化很嚴重,很擔心西北要是綠化了,西北經濟受到影響了,會不會對經濟總體形成很大負面影響啊?答案是不會,西北地區的經濟弱小到什麼地步?

2016年一個上海的GDP比甘肅省+新疆自治區+青海省+寧夏自治區加起來還要多,事實上如果這西北兩省兩區再加上一個海南省,經濟總量才等於上海一個市。

所以你要知道,在你的公司裡面,上海地區銷售總監和西北地區銷售總監,儘管西北地區聽起來是個大區域,而上海聽起來只是個城市,兩個總監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北京和上海下來,就是祖國南邊的兩個大城市了,廣州和深圳。

廣州2016年GDP總量為19611億元排第三,深圳為19493億元排第四,今年兩座城市雙雙突破兩萬億人民幣肯定沒有問題。看到廣州和深圳的GDP數字,2016年已經非常接近了,深圳是廣州的99.4%。

所以四大一線城市,北京上海GDP遙遙領先短時間不可動搖,而GDP總量稍微落後的廣州和深圳都保持著8%上的高增長速度,所以四大一線城市地位是穩固的。

四大一線城市,深圳勢頭最強大,在過去的幾年,一線城市中都是深圳增速最快,深圳的地位在穩步上升。

2014年增長率,北京7.3%,上海6.8%,廣州8.6%,深圳8.8%

2015年增長率,北京6.9%,上海6.9%,廣州8.4%,深圳8.9%

2016年增長率,北京6.7%,上海6.7%,廣州8.2%,而深圳是9%

2017年上半年增長率,北京6.8%,上海6.7%,廣州8.2%,深圳8.8%

可看出,最近三四年,深圳一直增速最快,當然廣州也很快,但是同樣在被深圳趕超。

深圳弱小在哪裡呢?在於深圳的面積小,才2000平方公里多點,這限制了深圳人口總量的擴張。不過最近幾年,深圳常住人口在快速增加,深圳在補齊人口總量這個短板。

以上海為例,常住人口近兩年在減少,2014年末為2426萬人,2016年末是2420萬人,少了6萬人。北京2016年常住人口僅僅增加了2萬人,達到2173萬人,也幾乎沒有變化。

而深圳2015年常住人口增長5.56%,2016年增長4.66%,增加了53萬人,達到1190.8萬人,換句話說,即使深圳市勞動生產率一點不增加,單靠人口增長也能支撐GDP增長4—5%。

如果對城市之間人口遷徙的數據比較了解的話,就知道深圳一年增加53萬人是非常驚人的數字。這代表什麼意思呢,2016年人口增加為809萬人。深圳一個城市增加的人口是全國增加人口的6.55%。

當然深圳的常住人口統計數字的增加也跟政府統計手段更加精準有關係,一般認為從手機號碼,國小入學數量來看,深圳統計的常住人口數字一直大大低於實際值,但是人口快速增長這個趨勢毋庸置疑,這個不展開分析。

所以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凡是有想賣掉深圳房子回老家的,非常簡單,回老家可以,深圳的房子千萬不要賣,把深圳的房子租出去,帶著存下的現金回老家就可以了,深圳的未來十年將會繼續快速發展,地位將會持續上升,深圳的房子將給你帶來超過你在老家收入的財富。

以人均GDP為例子,2016年深圳為2.52萬美元,遠遠高於廣州的2.1萬美元,北京的1.73萬美元和上海的1.71萬美元,而深圳在四個一線城市中經濟增速最快。

一線城市的人均GDP什麼時候趕超發達國家?可能讓我們意想不到,也就是四五年的時間,遠比我們想象的快。在這裡我說的發達國家,顯然不是希臘,葡萄牙這種人均GDP不到2萬美元的下限型發達國家,一線城市早就超過他們了。

希臘,葡萄牙這種落後發達國家的國民,人均只有一萬多美元,普遍拿1000歐元左右的月薪,7000多元人民幣,甚至只有幾百歐元的月薪,還不如在大城市當外教收入高,所以在遇到白人老外,你問下where are you from,在做什麼工作?他只要回答我來自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等等之類的國家,來當英語外教,你對他的經濟收入狀況基本就有數了。

我們要趕超的目標也不是韓國這種2萬+美金的發達地區,我說的是要趕超發達國家的中上水平,也就是人均四萬美元,一線城市嘛,目標當然要高點。

人均四萬美元是什麼概念呢?遠遠超過了韓國,希臘,西班牙,葡萄牙這些發達地區,比香港的人均GDP還要高。

2016年日本人均GDP 3.89萬美元,德國人均GDP 4.19萬美元,法國人均GDP 3.69萬美元,英國人均GDP 3.99萬美元,美國人均GDP 5.75萬美元。所以四萬美元就已經超過了日本,英國,法國,也就是離西方大國中最高水平的美國和德國還有點距離。

有人說了,你不公平啊,拿的城市跟別人一個國家比人均,嗯我想說的是城市的人口體量,跟歐洲國家比毫無壓力,四大一線城市的人口加起來有7200萬,比英國,法國人口都多,例如英國人口6450萬,法國人口6600萬。

另外,大型國家的人均GDP一樣可以通過體量優勢超過小型經濟體,我們可以看到,三億人口的美國人均GDP 5.75萬美元,居然遠遠超過歐洲和日本三四萬美元的水平,這是歐洲和日本持續衰落的結果。事實上,美國的人均GDP在2016年排在世界第五位,比新加坡,香港這種城市地區都要高。

那麼一線城市的人均GDP什麼時候達到發達國家中上水平的四萬美元呢?我們以人均的排頭兵深圳為例,在官方統計的常住人口比2010年增長15%的情況下,2016年深圳人均名義GDP比2010年增長了77.5%,平均每年增長9%以上。

2016年深圳GDP總量的名義增幅為11.37%,達到了1.94萬億人民幣,但是由於官方統計的常住人口大大增加了53萬人,增幅達到4.66%,達到了1190.8萬人。因此2016年深圳人均GDP名義增幅只有5.96%。

我們就低不就高,按照人均GDP 6%的名義增幅計算,考慮到人民幣對美元升值10%,到2020年,深圳人均GDP將達到3.5萬美元,到2023年將達到4.16萬美元。也就是還有6年的時間超過西歐和日本。

這是非常保守的演算法,因為深圳的人口統計數字不可能一直像去年那樣保持4%--5%的超高速增長。也就是人均GDP名義值增長不會一直才6%;未來四五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也有可能高於10%,因為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平均匯率是6.6423的低點。

以2017年上半年為例,深圳市經濟總量名義值就增長了12.76%,人均美元GDP的名義增幅至少在8%-10%以上,和過去6年9%的平均水平差不多。

所以如果樂觀一點,2020年深圳人均GDP就將超過日本,英國和法國。到2025年,廣州,北京,上海人均GDP也都會陸續超過日本,英國和法國。

以上海為例,2016年雖然經濟實際增長只有6.7%,但是名義值增長更快啊,加上常住人口數量下降,人均GDP名義增速為9.3%以上。

很明顯,在2025年超過西歐和日本之後,四大一線城市的增速還是會比他們快,所以之後會大幅的超越他們。

又有人說了,你這是報喜不報憂,四大一線城市就算超過日本和西歐發達國家了,總共加起來才7200萬人口,占人口比例才5%多一點,其他95%的人被你忽略了,這才是的主流。

事實上,很多人忽略了一個事實,正如我在文章開頭強調的,一線城市之所以是一線城市,是因為他們的經濟總量排在前四位,說白了還是人多,要是看人均,除了深圳明顯領先以外,其他三個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並沒有距離。

以2016年的人均GDP為例,華北地區的天津就比北京高;在華東地區,不要說江蘇省省會南京,浙江省省會杭州人均比上海高,連江蘇蘇州,常州,無錫,鎮江都比上海高;廣東的珠海人均也接近廣州和深圳的水平。

你以為就完了嗎,中部的武漢,長沙人均GDP都比北京和上海要高。另外青島,煙台,威海,中山,寧波,佛山這些城市人均GDP都和北京上海差不多。

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

另外就說遼寧大連市,我們都知道遼寧GDP造假注水,結果大連市發狠進行治理,把2016年GDP大幅從超過8000億壓縮到了6730億人民幣,結果壓縮完一看,人均GDP仍然有1.45萬美元,離北京上海的1.7萬美元也並沒有差太多。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感覺這些城市和北京上海發展差距很大呢?

首先人口是很大一個因素,舉個例子,大連,長沙人均GDP都和北京上海在一個水平線上,但是這兩個城市常住人口都只有700萬左右,只有北京上海的30%甚至不到。再比如說武漢,中部大城市是吧,人口1076.6萬人,只有北京上海的40%左右。我們都知道一線城市居民的收入和資產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房價上漲和房租,人口是城市經濟發展的核心推動力之一。

其次產業結構差異也是一個很大的原因,以大連,武漢為例,人均GDP雖然高,但是直到今天重工業仍然占很大比例。北京和上海早就第三產業主導了。另外北京和上海還佔了總部經濟的便宜,大公司全國總部,北京和上海天然佔優勢。不同的產業對收入分配的差距很大。

另外還有個重要原因,北京和上海都很大,面積非常大。我們說的北京和上海,都是說他們的市區,你如果到上海的崇明縣,寶山區,松江區這些地方,你看到的是一個和靜安,黃浦,浦東,徐匯,長寧區不一樣的上海。

北京同理,同樣在北京,東城區,西城區,朝陽區,海淀區和門頭溝,昌平,平谷,通州,延慶不是一個概念。

所以到2025年,不只是四個一線城市,2025年二線的南京,蘇州,杭州,無錫,常州,天津,珠海,長沙,武漢等大約20個城市人均GDP也將超過日本,英國,法國,覺得不可思議?

就以蘇州為例,2016年人口1061.6萬人,人均GDP2.2萬美元。蘇州2017年上半年GDP總量名義增速為9.7%,而常住人口變化不大,即使匯率不變,蘇州2025年人均破4萬美元毫無壓力,更不要說人民幣對美元還在升值,蘇州2025年的人均GDP是奔著五萬美元去的。

有人會問,難道發達國家不會發展嗎?答案是肯定的,大多數發達國家的人均GDP基本不會有太大變化。發達國家過去幾十年增速一直停留在1.5%左右的水平,我在之前的文章裡面寫過,2010—2016年這7年,西方世界經濟增速最快的是美國,平均增速也只有1.9%。像義大利,西班牙,希臘這些國家甚至還是負增長。我們就不看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希臘這種失敗國家了。我們看英法日三強。

英國2006年人均GDP 3.86萬美元,2016年為3.99萬美元;

法國2006年人均GDP 3.54萬美元,2016年為3.69萬美元;

日本2006年人均GDP 3.85萬美元,2016年為3.89萬美元。

以日本為例,日本2015年人均GDP為3.2萬美元,2016年靠著日元升值飆升到3.89萬美元,和1994年差不多。但是去年日元高匯率不可持續,今年日元兌美元又在貶值,看下圖就知道,今年平均比去年的高點又貶值了10%左右,所以今年日本的人均美元GDP還會從3.89萬美元往下掉。

發達國家裡面,美國和德國情況相對較好,人均GDP進步比較快。

當然,我上面的演算法裡面,完全沒有考慮國家統計局將在今年實施新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2016》,這個新核算體系根據SNA 2008進行修訂,美國等絕大部分發達國家已經應用了SNA 2008,印度等發展家也應用了SNA 2008.這些國家在使用SNA 2008的演算法之後,當年的GDP都有不同幅度的提升。

因此在新的核算體系下,預計我們的GDP還會上升,更接近真實值,也更有利於國際橫向比較。

Part.2

人口決定未來,2025年現有的四大一線城市格局將會被一個城市打破,經濟將會形成四個超強大區,極大的增加的經濟戰略安全。

北上廣深作為人們心目中的一線城市已經十幾二十年了,這個格局到今天為止一直沒有被打破。

但是,世界上沒有永恆的強者,強弱之勢改變往往也就是十幾年的時間。一線城市是的經濟四強,要打破一線城市的銅牆鐵壁,必須是經濟總量上的超越,人均的超越並沒有太大意義。要說人均GDP,華北地區的天津就比北京高;江浙地區的蘇州,杭州,南京,常州都比上海高;然而他們並不能成為一線城市。

四大一線城市,人口都在1200萬以上(人口最少的深圳是1190萬,但是人均GDP極高),廣州1400萬,北京和上海都是2000萬人口級別城市,北京2173萬人,上海2415萬人。深圳的人口也在迅速增加,預計2020年很可能也追上廣州的水平,接近1400萬。

所以我們把一線城市人口的底線定在1400萬人。

所以要想在經濟總量上趕超一線城市,躋身列強行列,必須要有強大的人口體量,這個至少要以1000萬人口為底線。那麼除了四大一線城市,還有哪些城市2016年常住人口過了1000萬呢?

天津1562.12萬,蘇州1061.6萬,成都1591.8萬,武漢1060.77萬,哈爾濱1063.6萬,重慶3016.6萬人。總共六個潛在的挑戰者。

當然大家發現了,青島,南京,長沙,杭州,西安,大連這些大家心目中的大城市,人口都只有幾百萬,所以他們未來十年幾乎沒有任何可能在經濟總量上挑戰一線城市,好好把人均做上去,安安靜靜的做一個中等大城市就可以了。

說起人均GDP,就不得不提一下杭州了,杭州常住人口雖然沒有達到1000萬(2016年末為918.8萬人),但是這兩年由於阿里,網易為代表的信息產業,吉利集團為代表的自主品牌汽車產業等的蓬勃發展,經濟保持超高速增長,2016年經濟增速竟然高達9.5%,比深圳還要耀眼,可以稱之為杭州奇迹。在未來幾年,杭州雖然由於人口總量的原因,在經濟總量上無法挑戰一線城市,但是人均GDP到2025年將會突飛猛進。

除了這幾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城市,我們也可以發現作為人口大國的力量,還有四個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的城市,常住人口居然都過了1000萬:

分別是河北石家莊,河北保定,山東臨沂,河南南陽,這些城市在人們心目中是中等城市或者是小城市,但是常住人口居然過了1000萬,簡直是人口大國的奇迹啊!

為什麼內地只有川渝地區能夠形成兩個全國十強城市?

說白了主要還是人口多。四川+重慶有1.12億人,四川面積雖然大,但是西部廣大的區域是藏區和橫斷山脈,大部分人口還是集中在四川省東部地區,可以說成渝經濟帶上人口稠密,經濟繁榮。

重慶的人口全國第一位,成都的人口全國第四位。這樣的人口體量妥妥的全國十強無懸念。成都的媒體為什麼喜歡說自己是第四城,至少人口在重慶,上海,北京之後排全國第四啊,人口就是底氣。

從城市的競爭,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出,人口對一個城市的綜合實力影響力有多大。這放在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也同樣適用。我們都知道,在未來十年經濟實力超過美國幾乎毫無懸念,而且超過之後還會進一步大幅超越,背後的原因還是因為我們有13.8億人。

在過去的十年,實際上已經有一個趨勢在逐漸發生,就是經濟的重心在逐漸向內陸移動,中西部地區的發展明顯快於東部沿海,內地的成都,重慶,西安,武漢,鄭州,合肥,貴陽等都發展迅速,像成都,重慶,武漢這樣的城市,2017年月入過萬自主申報個稅的人數都突破了20萬人,且增速驚人,像成都申報人數增長了80%,武漢申報人數增長更是超過100%,就是內陸迎來經濟復興的表現之一。

不要輕易完全撤離一線城市,短期內一線城市地位不可撼動,不過就算撤離了,在很多二線城市,同樣可以找到很好的未來。

附讀:做空人民幣全軍覆沒,機遇到來!

作者:阿童木 文環球時報(hqsbwx)

這幾天,人民幣漲勢大好,給國人帶來了頗多好處;而另一位在投資界堪稱傳奇的美國「大鱷」卻要哭了……

9月8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5032,上調237點,這已經是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連續第十個交易日上升,創2011年初以來最長連漲!

人民幣的高歌猛進自然給國人帶來了頗多好處:海淘更便宜了,留學學費少了~

不過,這另一面,卻是人民幣空頭的哀嚎遍野。比如下面這位做空人民幣的美國「大鱷」Mark Hart,就在今年人民幣的大幅升值中虧損了約16億元

▲馬克·哈特 (圖片來源:彭博社)

據彭博社報道,對沖基金公司Corriente Advisors的創始人馬克·哈特(Mark Hart)花費了7年時間,投注2.4億美元等待貨幣「崩盤」。在此之前,馬克曾成功預測過美國次貸危機和歐洲債務危機。這次,他把賭注下在了人民幣身上。

這7年來,因為時差,他放棄了整夜的睡眠,只為盯著人民幣匯率市場的最新動態。

他喪失了客戶,也幾乎喪失了理智,持續押注人民幣一定會崩盤。直到今天,他終於喪失了自己的信念:去年還被他號稱將會貶值50%以上的人民幣,漲了。

彭博社報道稱,不管是否獲得了其他G20成員國的幫助,政府確實是明顯地成功穩定了人民幣匯率。人民幣在去年12月結束了3年來的下滑,今年(2017年)以來上漲了約7個百分點,僅僅上周四一天就漲了0.5%。這是一年多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所持的最強勁水平。

據彭博社估算,馬克·哈特(Mark Hart)今年的投資損失約在2.4億至2.5億美元之間,約合人民幣16.1億元。他不僅消耗了自己的身體,還面臨巨額的虧損,真可謂是人財兩空啊。

報道稱,這對久經沙場的馬克而言,的確是一次罕見的誤判。馬克本人稱:「我始終認為這是一筆良好的風險回報交易,但我們錯了,也太著急了。」他還在採訪中感嘆道:「現在,這世界已經變了。

美元霸權正在瓦解,前所未有的機遇到來

作者:黃生看金融(fengyuhuangshan)

這個周末,一個這幾年一直處於世界輿論漩渦中的國家委內瑞拉,他們宣布棄用美元,選擇人民幣!

雖然人民幣國際化越來越前進,但是一個國家的總統突然如此公開宣布,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具有特別重大的意義。

委內瑞拉總統宣布,委內瑞拉將在國際支付機制中使用人民幣為首的一攬子貨幣,取代美元在委內瑞拉國際支付中的主導地位。他說,委內瑞拉將有人民幣、俄羅斯盧布、印度盧比,完全有能力來擺脫美元帶來的桎梏。

他還表示,委內瑞拉將以非美元的方式出售石油和黃金。這句話很重要,這意味著在委內瑞拉的石油貿易結算中將拋棄美元結算,取而代之的肯定是以人民幣結算為主。

一旦人民幣成為石油貿易的結算貨幣,那意味著可以用人民幣從委內瑞拉獲得大量的石油進口,這對是巨大的利好,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人民幣國際化成功,最重要的是成為主要貿易領域的結算貨幣,以及世界上一些國家的儲備貨幣,也就是可以用人民幣購買到全球的主要商品,而不是通過美元、歐元等中轉。

一旦人民幣可以直接購買到原油、黃金、鐵礦,那麼人民幣在國際上的信用就很高很高了,俗話說就可以在全世界收取鑄幣稅了。

這將是人民幣邁向人生巔峰的道路,而現在這條道路變得越來越可能實現,這無疑讓國人振奮。

委內瑞拉之所以這麼干,是因為最近美國總是制裁這個國家,在這個國家陷入債務危機的時候,美國不斷對其落井下石。

這個國家現在是商品極度緊缺,各種生活用品價格奇高無比,也只有能滿足其各種生活所需要的商品,這個時候用人民幣進口商品是很好的選擇,也只有能挽救這個國家的民生。

於是就產生一條新的道路,不但能躲避美國的制裁,還能擺脫美元的桎梏,那就是委內瑞拉賣原油給,給委內瑞拉人民幣,委內瑞拉再用人民幣購買國內所需的民生用品。

這一個選擇,皆大歡喜,人民幣又國際化了,成為石油、黃金領域的結算貨幣,畢竟委內瑞拉的資源實在太豐富了,尤其是原油。

隨著美元的疲弱,現在美元指數從102大跌到現在不到92,大量的資本開始拋售美元,選擇人民幣。

同時因為美國在全世界充當世界警察,對一些國家進行經濟制裁,過去一旦受到經濟制裁,這些國家民生就舉步維艱,因為沒有美元進口民生所需的商品。

而且現在是全球經濟失衡期,很多國家容易發生經濟危機或者貨幣危機,過去向IMF求助,又經常被IMF拒絕或者條件極度苛刻,使得這些國家很難度過危機。

現在人民幣成為了他們的救星,現在人民幣很堅挺,最重要的是國內經濟體系健全發達,能夠滿足這些國家對各種商品的需求,如果儲備人民幣,一旦國家發生危機,就可以用人民幣進口的各種商品,對於穩定國計民生有很大的幫助。

現在的人民幣,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重要機遇,人民幣國際化大跨步向前,而美元在全球的霸權在逐漸瓦解,一些國家正在逐漸拋棄美元。

人民幣的崛起,是一個奇迹,和平崛起的大國貨幣,沒有給世界帶來任何戰爭,這是最偉大之處,這是歷史上不曾有過的,充滿了智慧,為我們的祖國自豪,為人民幣自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